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情怀 >> 感恩随笔 >> 无心插柳柳成荫(环佩的女子)
    
  双击自动滚屏  
无心插柳柳成荫(环佩的女子)

发表日期:2010年9月2日  出处:原创  作者:环佩的女子  本页面已被访问 5364 次

 



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的文学心路历程

作者:环佩的女子

编辑:心缘之恋

对于写作的最初动机追溯到二哥在高中时发表在《田林文艺》的前身《春笋》上的一篇文章《我的外祖母》,记得那篇文章很长,几乎占了整个版面,也记得当时母亲的神情很自豪,逢人便拿出那张有哥哥名字的报纸,那时的《春笋》还是一张小报,纸质也不是很好。我心下就想,赶明儿我也写一篇试试,让母亲也为我乐一乐,傲一傲。 

94年我刚参加工作不久,起初是在乡下供销社后来改行到了乡政府,也许每个母亲对她刚长成而又要学着去独自面对风雨的子女总是满含着担忧,这些担忧体现在每回离开母亲回乡下,她便总要到车站来送我,有一天,她居然递给了我一朵带叶的玉兰。她知道我晕车,就想出了这么一招,用玉兰的幽香驱赶汽油味。于是我的处女作《一朵带叶的玉兰》便出炉了。当时的《右江日报》副刊编辑是陈耀龙先生。我拿报纸给母亲看,她很高兴也很自得;在一边看着的父亲坐不住了,“有写母亲的,怎么没写父亲的呢?”“哪一天我肯定会写一篇关于您的文章的。”我笑嘻嘻地对父亲说。后来,在父亲去世后我写了一篇纪念他的文章《云翳》,发在了07年的《田林文艺》上(由于题目晦涩难懂,编辑改为了《看云》),只是父亲看不到了。

发表了处女作之后,我并没有要写作的意识,当时心思全用在了为稻粱谋上了,工作不断更替,每换一次工作就得从头学起,那时又改行做了英语老师,整日忙着学英语,渐渐地文学离我很是遥远了。

0405年兴起了网络文学,而我涉足网络文学很偶然,无意中浏览到了一份贴子,文字极美,画面雅致,配的音乐亦很清幽:原来是一家文学网站《心缘之梦》的贴子,注册成了它的会员后,我便不停地发稿,原因是想要得到编辑配的精美的图片与动听的音乐。后来得知为我配图配乐的是网站的站长心缘之恋,他配的图与乐都极为合我的心意;当然最少不了的是网站评论员的评论,还有其他网友的评语。第一次感觉到可以在这与人通过文字交流情感,分享文字的快意了。最负责任的当属月圆中秋与月魂轻舞了,对《两间老屋》月圆中秋是这样评的:看似平凡的事物在你的笔下皆有了情感与生命。天光云影评:老屋的一切和母亲联系在一起.它是我们心灵的一处温馨港湾。站长给《笑对人生风雨》下了这样的评语:好一个飒爽英姿的女子,笑看人生,乐对人生。谢谢他们,在他们这样无私的鼓励下,给了我极大的动力和灵感,我一口气写下了100多篇文章。也与他们成了知心的文友,月圆中秋也在《燕赵晚报》上发了颇多的文章,受之于她的鼓励,我也把我在网络上写的这些文章投了《右江日报》。

2006112日,一位同事对我说:“我在报上看到了你的文章。”“是哪篇?”“《莫做暗礁》”。事隔12年之后,我再次尝到了那种喜极而泣的感觉,犹如在无边的黑暗中摸索突然现了一线光明。《丢开爱情这双拐》、《童年的界定》、《笑对人生风雨》、《春语》等文章陆续发表了。梁会平这三个字在《右江日报》上重复出现了多次后,县文联主席吴鸿村先生慧眼识珠,(呵呵,如我算得上珠的话)把我纳到了他的麾下,成为了田林县文学协会的一名新成员,在今年继而成为了百色市作家协会的一员。每一篇文章的发表,都及时地得到了主席的评价与鼓励。在我网络文学的热情消退之后,在现实中又遇到了主席这样的伯乐,真感谢有文联这样一个组织,把我们这些散兵游勇般的写作业余爱好者召集到了一起。我也从中认识了本县的其他文友:农绍福、卢安平、蓝绩群、王韩辉、黄芙秀、饶珍珠等,也得以与本县籍的作家黄爽、姚荗勤等结识。才知写作不是独行侠,原来有如此多人同行,且他们都远远走在我的前面。自此,文友之间便通过彼此的文章来关注对方,或景仰,或点拨、或学习,写作蔚然成风,而我们也被称为为田林人民提供精神食粮的工作者了。

我深深沉浸在文字的墨香里,也许每一位平凡的作者身后就站着一位杰出的编辑,作者与编辑之间存在着一种精神乃至灵魂的共通,而这种灵魂上的共通与默契简直美不胜收。我与《右江日报》副刊编辑岑运权先生长达四年之久的写与编、投与发之间的默契是我心灵上最大的一笔财富,获益非浅。岑先生仿佛知晓我每一字里行间所要表达的深意,而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哪一天会在副刊版面的哪个位置登我哪篇文章:比如09年高考在即,我的《蟹爪兰的春天》专为我带的高三毕业班而写的,鼓励他们不要气馁,如我所感所愿地就在高考前几天登出来了;而我那只充满了人性的《小灰鼠》则排在一群名人字画之间,小小一只《小灰鼠》却揭示了“人类又岂能以狭隘的人类法则来衡定自然的一切呢?”这么一个大主题,总之我能知晓他每一编排的深意。

然而更多的是隐藏在我每篇文章发表背后的编辑所付出的辛劳,他们是良师,指出我的很多不足:《十元》中“明与小玉惬意地坐在树阴下。”当时我执拗地认为应该是树荫下,经岑先生查证修改之后才知该是树阴下;《西藏—白云和着阳光跳舞的地方》此文,我原来的题目《西藏印象》平淡无奇,经编辑的修改之后,变得灵动并赋予了生命,而且原文长5000多字减到2500个字,这期间编辑不可谓不辛苦啊。

县文联为了让我们这些业余写作爱好者能得到更高一层次的文学熏陶而特意举办了多次笔会,还有多次采风活动,我们得到了更高一层次的文学大师的鼓励与点拨。原漓江出版社社长彭匈先生点评我的《两间老屋》:“作者叙事从容,波澜不惊,老屋记录了两代人的经历,其中尤其以外婆与母亲为主线,如能更多地刻画在老屋那段艰难岁月,文章就会更丰实。”后来我依彭先生所言,加了1000字左右细细刻画在老屋的那段岁月,文章比原先更为丰实了。此文在《百色文艺》2010年第一期刊出了。

文字是人类独有的除了温饱之外而创的精神层面上的东西,它虽不能带来丰厚的物质收入,却能给心灵带来极大的愉悦,正是在这种巨大的愉悦感里,我们这些散兵游勇们在业余时间里乐此不疲,正所谓无心插柳柳却成荫,不期然地有了一点小小收获;同时文字还为我引来了一群良师,一帮益友,它让我在精神王国里富而不穷,也让我暂时逃离了柴米油盐的围追堵截,让灵魂在它的世界里轻灵地上升,得以俯看芸芸众生,关注着苍生之疾苦……

虽天资愚钝,我仍愿深深地沉浸在文字的墨香里,担负着文字所赋予的使命,直到地老天荒……。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水无痕
发表人邮件:609987484@qq.com发表时间:2010-9-23 19:20:00
如环偑所言,许多文章都是心缘激发出来,更是像中秋妹妹,明月兄弟这样好的挚友鼓励出来的,永远都不会忘记心缘,尽管不常来。问候明月、中秋、环偑!
发表人:环佩的女子
发表人邮件:605749805@qq.com发表时间:2010-9-4 0:10:00
谢谢中秋,明月,好多文章都是心缘激发出来的,写本文表达感激之情,与大家共勉,彼此之间依然温馨如昨。
发表人:月圆中秋
发表人邮件:470011648@qq.com发表时间:2010-9-2 23:51:00
真替佩儿高兴,相识几年来,大家在网站的热闹繁华过后,都归于了以往的生活,唯独佩儿,把网络文学带入了现实生活,结出了丰硕的果实,看着你这些成绩,敬佩之余,更多鞭策。后天就是佩儿的生日了,五年了,我们始终没有忘怀彼此的祝福。今年于我们来说,更是重要的一年,已入不惑,愿我们都能更好地利用时间,在各自的天空一展鸿图。提前祝福佩儿生日快乐,今年太忙,不能做帖了,在此致歉。
发表人:明月几时有
发表人邮件:dbr200508@163.com发表时间:2010-9-2 9:10:00
看了姐姐的“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文章,在佩服姐姐勤奋刻苦不懈追求的同时,更感悟到一种哲理:只要不放弃自己的追求,成功自然会来,只不过是个时间的问题。我们更多的交流是在心缘之梦网站,尽管到网站的热爱不如从前,但对网站的情,网站的人,网站的事,可能今生今世也不会忘记了。如果时间会消磨一个人的青春让人苦恼的话,这不是它的过错,因为从另一方面它给了我记忆的永恒,我要感谢它。好久没有联系了,在此问好姐姐。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