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情怀 >> 感恩随笔 >> 月夜烛光(墨魅永恒)
    
  双击自动滚屏  
月夜烛光(墨魅永恒)

发表日期:2011年1月28日  出处:原创  作者:墨魅永恒  本页面已被访问 3027 次




 
 
 

月夜烛光

文/编  墨魅永恒
 

 

  拖着铅僵的双脚,踏着暖春的尘土,回到惜别的家,鸡儿鸭儿簇拥我进了房门,实在拿不出好吃的礼物打点这些久违的朋友,从书包里抠出一点点方便面的残渣,来个天女散花,洒落一地欢歌,我脱身进了里屋。

  月夜黄昏,奶奶拄着拐杖,(奶奶在伯父家住)来看我,操劳的背驼,深深的烙在了记忆里,久别重逢的泪水盈满了眼帘,奶奶送给我两枚袁大头的银币,让我结婚时候压柜子。银币的纹络里有些发黄,应该是很久很久的珍藏。奶奶叮嘱一番走了,我送奶奶出了门,奶奶的身影在月光里蹒跚了很久,最后消失在视线里。一轮圆月正东,银白的月光映亮了周遭,伴我入梦,那时候我十八岁,懵懂的年龄!

  时间好快,转眼我毕业了,结婚的时候,奶奶送我的袁大头硬币,早变成了几枚戒指,我戴了一枚,妻儿戴了一枚。再转眼儿子五六岁了,我们在外地一起回家过年,背包里一个沉甸甸的东西,那是我用了八九年的电熨斗。这是奶奶给我十五元钱买的,说哥哥姐姐(伯父家的孩子)们穿裤子都有笔直的裤线,奶奶七十多岁了,也许从来都没穿过有笔直裤线的裤子,每当我用这个电熨斗的时候,总有些许不安,那是一个七旬老人对孙儿的无私关爱!奶奶看到重孙子很高兴,我们一起吃了晚饭,我送奶奶回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月亮很亮,正南,那时候我二十八岁,知事的年龄!

  岁月沧桑,当我又一次回家的时候,正值初冬,微寒的冷风刺骨。得到奶奶病危的消息,心里阵阵伤痛。弥留之际的奶奶,已经认不清楚我了,只是喝点清水度日,看着奶奶翕动的嘴唇,这时候才后悔以前只是给奶奶一些钱,很少买些东西。也许那些钱还为我存放着,一点都没花。挨了两天,奶奶永远的闭上了眼睛。送行的清晨,月亮西斜,也许那些清幽的光线一起和奶奶长眠地下,永远照亮奶奶来看我的路。那时候我三十一岁,从此有了思念的年龄!

  又一年春节,妻小在外面过年,我一个人在家。漆黑的夜色,我站在窗前,再也寻不到伴我的月亮,抚慰我的月光。点燃一只红烛,视线中奶奶的身影悄然而至,我望着奶奶长眠的方向,仿佛月亮在慢慢的飘落,已经西斜到地平线,照亮奶奶天国的路。这一年我三十九岁,要不惑的年龄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梦永恒
发表人邮件:Ligiangq@qq.com发表时间:2012-3-5 20:40:00
感动.回味往日
发表人:雨丝
发表人邮件:815182175@qq.com发表时间:2011-3-7 21:24:00
一篇情深意长的文章,催人泪下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