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天地 >> 教育叙事 >> 苹果花开的时候(江南一飘)
    
  双击自动滚屏  
苹果花开的时候(江南一飘)

发表日期:2012年10月18日  出处:原创  作者:江南一飘  本页面已被访问 2944 次


苹果花开的时候

作者:江南一飘

编辑:心缘之恋

苹果花开了,开满了河道,开满了路边,沿着公路粉白的花儿,蜿蜒了十几公里。车子仿佛在粉白色的云海里游行,清风拂过云海里泛起薄薄的粉色的烟雾……

这花海照亮了天空,淹没了村庄,一切彷佛在粉白色中融化了。

我的故事就在这美丽的五月开始了。

这是五一长假的第二天,李牛早早吃过饭就和父母一起下地了,站在田间李牛抬头望去:五月的乡下笼罩在粉白的苹果花之中,煞是美丽,不知为何李牛心里有一股掩不住的兴奋,这个还在上六年级的男孩以显示出青春少年的轮廓。今天他和父母一起来数苹果花的。过去果树结果完全是顺应天意,花开一树,果子结满一树,果子垂垂连连的,压弯了树枝,因为结的太多营养供给不足,受光不充足成熟的果子最大的也只有拳头大,大多长的像鸡蛋,半青半红。后来有人改进了技术:数果。春末夏出,苹果已长到鹌鹑蛋大,人就到田间把结的满满一树的果子一一来数,每个枝头只留下三到四个个大色泽光亮的其余的都得摘掉。此时苹果树的叶子长的以比铜钱大和着满树绿色的果子数果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正在生长的果子多么想把自己长大,如果不使劲很难把他们从数枝上揪下来。常常劲小了不行,劲大了就会把不该揪的果子带下来,也容易把留在枝头的果子根伤了。再后来技术再一次改进,从最根本做起数花。

李牛走到一棵苹果树下,抬头看到满树粉粉的花朵他有点不忍心把它们从枝头摘掉。看到父母已经开始工作了,他迟疑了一下拽下一枝他悄悄的多留下了一朵数好五朵把其余的一朵一朵摘掉。随着李牛爬高就低花儿在微风中飘飘洒洒落满一地。数过的虽然花儿疏落了,但留下的个个朵而大,色泽光艳。彷佛经历里一场殊死争夺才有幸得一生存,此时站在枝头的花儿格外的耀眼,彷佛感激人们手下留情,定要把自己一生的美丽都展现出来,在微风中战栗和着温暖的阳光,你细细的去看你会看到花儿脸上闪耀的光点原来是细细密密的泪点。飘落满地的花瓣儿离开了枝头,她们一瓣挨着一瓣静静的躺着,轻轻的一阵风都会让她们旋转起来,她不想就这么早早的化为尘埃混入泥土。哪怕结出一个酸酸的小果也是她们孕育了一个冬天的梦。

午间休息李牛坐在田坎他不想喝水不想吃东西,他愣愣的坐着看到满园飘香的花不知他在想什么?他傻愣愣的坐着心里忽然有一阵的悲凉。

下午同伴杨剑来帮忙。杨剑比李牛低一个头,十二岁了看上去长的虎头虎脑的十分可爱。李牛:“杨剑你家的花数完了”杨剑熟练的边干,一边回答;“我们家的果树不多,干的比较早,昨天咱班来了好几个来帮忙很快就数完了,班长说,你们家的果树最多把其他几家的干完就来给你帮忙。”“真的”李牛高兴的说。李牛有点腼腆在班上不爱言语,他时常发愁自己的学习,虽然自己很努力但成绩总是平平常常的。这次班里成立假日数花互帮队他压根就不知道。他没想到还会来帮自己。有了杨剑做伴李牛的话也多了,心情也疏朗了。“告诉你,咱们班花王丹认强做哥哥了。”“是吗?”李牛有点不信,漂亮的丹平日可看不起有点忸怩的强,“是真的,这事还是丹引起的,昨天我们去给丹她家帮忙,强去的最早,他爬上了一棵最大的树,整整干了一中午,平日强说话有点忸怩可干起活来可真麻利,就在最后下树时手没抓好滑了下来,把腿划伤了,可把丹吓坏了。强说没事还准备再上另一棵树,丹把他拉住死活不让,丹拿来了药箱,你没想到丹的护理水平可真称的上一流,强坐在田坎丹给他上好药,丹忽然说,要是有个哥该多好。你知道强平日嘴就不饶人,此时岂能放过,强一口抢过说,好啊,我就做你的哥。你别看丹平日有点傲,做了人家的妹嘴还挺甜的,左一个哥右一个哥叫的强越干越有劲,连腿疼都不知道了。可把个黎惹的下午就主动找芳也认了个妹妹。”杨剑的话也惹的李牛心里毛毛的,说道芳他心里不禁升起一团红云。芳坐在自己的前排,话不多时常笑眯眯的,她笑起来弯弯的双眼就像月牙,她爱穿粉色的衣服,读起课文声音脆脆的十分好听,让自己最佩服的是她门门功课都是优,尤其是自己惧怕的英语她既然回回都是满分。要是有这样的妹妹该多好啊。想到这李牛的心里扑腾扑腾的乱了。李牛赶快拿话来掩盖自己:“还有谁都认认了妹妹。”“鹏认的是萍……”“那你认得是谁啊?”“我嘛?”杨剑卖关子说;“我在班上月份最小,我可就惨啦没有妹妹可认,只有一大堆的姐姐罗。”俩个少年说笑着他们的笑声震动了花朵,震得晚霞落下了山坡。

晚上星星挤满了窗口,李牛望着深邃的夜空,心里暖暖的,以后自己也有个妹妹,有不会的题可以去问妹妹,别人还有什么话可说。英语单词不会读也可以去请教自己的妹妹。有个妹妹可真好啊。牛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有一种幸福的暖流流遍全身。忽然他觉得自己要当哥哥了,他好像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牛平日不大爱说话,也有点怕芳可是明天他要做哥哥了,他一定要有个哥哥的样。明天自己一定要主动啊!牛在心理为自己加油,还得庄重。牛把自己白衬衣拿出来放在床头。又赶着做了一份精美的礼品。是送给妹妹的见面礼。

五月的风拂过山梁,拂过柳丝的发梢,拂过你的面颊,香香的,甜甜的。一个美丽的早晨拨开云雾从霞光中精神抖擞的走了出来。李牛穿上雪白的衬衣,把袖子挽的高高的提着水壶来到田间。没有人的打扰,鸟儿叽叽喳喳的呼朋引伴的从这个枝头飞到那个枝头,蝴蝶成双成对的悠闲的飞到这停停,又飞到那留留,彷佛在散步,只有蜜蜂嗡嗡的赶早来采刚刚盛开的花蜜。

听到一阵说话声,李牛抬头望去,从一片花海中走过一群如花儿一般的少年。转眼来到田间“李牛早啊”“你们早”李牛热情的跟自己的同学打招呼,他一眼就看到了芳。她今天穿着粉色的衬衣和周围的气氛十分的融洽。李牛禁不住又多看了一眼。呵呵,一会你就是我的妹妹了。李牛激动起来不免也话多了,还没开工自己此时万万不可开口的。大家闲聊了一会班长萍说:“咱们开始吧。今天人多就两人一组,男生女生搭开,这要遇到大树和高树男生就可显手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不知水嚷了一句,大伙哄笑了。别看这才十二三的农家子女,干起农活可是一顶一的好手。

快响午的时候,李牛招呼大家坐休息一会,大伙围坐在田坎上,李牛边倒茶边把煮熟的鸡蛋发同学的手中,干了一起活,也有点饿了,他们边吃边说,这种轻松自在是在校园了找不到的。看着大伙吃的差不多了,李牛鼓了鼓劲走得到芳的面前说:“芳我想任你做妹妹。”

正在和萍说话的芳听到牛的话,转过脸笑着说:“可以,不过现在已经不行了。“为啥?”牛喃喃的说。:“我已经认黎做哥哥了,不能再认你做哥哥了,你说晚了”“牛那可是我的妹妹。同学之妹不可夺啊”黎一本正经的说。牛张了张嘴说:““那就算了”。他的手在衣兜里摸了摸没有把礼物拿出来。

认妹妹不过是一时兴起,都在一个村里住谁不认识谁,同在一个班天天都见面,不是什么大事新鲜事,也就没人把它正真的放在心里。下午村里又来一些大人李牛家的果园十分的热闹。牛的父母也准备丰盛晚餐招待乡邻。这一顿饭连吃带喝热闹半夜才安静下来。

忙碌了一天的牛此时却没有了睡意。就因为自己晚了半天一个可爱的妹妹就没有了,他很生自己的气。此时他更加的觉得芳的可爱,就连平日收作业小小的事现在看来都是一件美妙的事。此时他比昨天的想法更强烈。他对自己不满,他对黎忽然之间也不满。那么多人你为何偏偏要认芳做妹妹。哼,同学之妹不可夺,那同学之爱就可多吗?哎,自己又埋怨的是哪门子,人家相认在先,人家是向自己说明了的而自己心理默默的喜欢芳却是没有人知道的。到底怪谁呢?牛想不明白,一夜糊里糊涂的,似睡似醒折腾了一夜。第二天他整个人都蔫了。

七天长假过去了,孩子们又背着书包上学了,一切恢复了平静。走进教室看到的依然是阳光灿烂的笑脸,依然是浓浓的学风。过完五一还有一个多月他就要毕业了,孩子们很珍惜这最后的日子,无论上课,写作业他们都表现的十分的优秀。作为老师我感到十分的欣慰。

然而很快我还是在这平静之中嗅到了一丝不安的气息。是什么呢?我仔细的查看了他们的日记、作文。终于在这其中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假日有关认妹妹一事浮出了水面,有关此问题我召开了两次班会,分别和他们谈了话。其中李牛就是我谈话的重点。牛的学习差了点,其他方面都非常的不出错。这孩子自从收假以来似乎还没有和我正面讲过一句话,本来不太言语的他今日看起来更加的沉默了。人也憔悴了许多。我了解到牛认妹的经过,和他谈了两次话,他说自己已经放下此事了,让我放心。

我放了心,紧张的教学,紧张的学习我和孩子们一起努力,我陪着他们如数家宝的度过这最后的日子。

离毕业升学考试还有三天,雨就整整下了半个月,似乎给这即将离别的日子蒙上了无限的愁绪。早晨因下雨不用上操,早读也就早早的开始,数学早读我不用去教室,正准备备课的我突然见班长萍慌慌张张的跑来“老师李牛不见,他留下了一张纸条”我接过来“老师,对不起,我走了。”“他朝那个方向走的。”“好像是朝河坝方向去了。”“你赶快去他家,通知他的父母,我去追他。”说着我钻进了雨帘之中。“老师,伞”身后传来萍的喊声,我已走出很远了。越过马路,走过一段草地我来到河边,半个月的雨水把这平日瘦弱的小河蓄养的膘肥体长,此刻翻滚着浊浪,巨浪撞击着激流中的石块发出渗人的声音。我在雨雾中找寻,我看到,在一块很大的石块上站着李牛。他的脚下凶猛的河水张牙舞爪的飞过,飞跃的爪子随时都想把他拽下去吞没了。我僵住了,是从后面扑过去拦腰抱住他,不可他以比我高我是报不住他的。我知道此刻我开口说的第一句话至关重要,否则一场灾难就会降临。听到声音的牛转过头来,我看到满脸雨水和着泪水的他一双无助的眼神。“老师,你别过来,”他开了一把泪,拖着哭腔说。“好,老师不过来。牛你别激动,都是老师不好,老师没有打开你的心结,老师没有帮你解脱你内心的痛苦,这都是老师的错。今天你想跳河,老师不拦你。你是我的学生,要跳老师就陪你一起跳。”我边说边往前走,此刻我已近走进没膝的河流中,一个浪冲过来几乎把我打到。“老师……..”牛跳进水里,把我拽了出来。他靠在我的肩上嘤嘤的哭了起来。我抚摸着这个大男孩任期让他发泄内心的忧伤……

班长,牛的妈妈爷爷都来了:看到雨中的我俩,他的母亲哭着说“牛你想干啥,你看你把老师害的全身都淋湿了,快给老师把伞打上。”牛接过伞要过我打,我推开了。“没啥,我想看看河水涨的有多大,我让牛陪我一起来的。”班长疑惑的看着我,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说;“好了,河水也看了,我们回吧!”我转过身对牛说:“牛老师给你讲的这么话你都要记住啊!”牛流着泪,使劲的点着头。刚才发生的事只有我和他知道。我把牛交给他的母亲让他赶快回家换衣服,并叮嘱住不要忘了给他煮碗姜汤喝。

全身湿透的我回来后就发起了高烧,一下子就病倒了。我没能亲眼把他们送出校门。而我心中的大门永远为他们打开着。

暑假之后我就永远的离开了那个粉粉的苹果花笼罩的校园。后来牛来找过我,牛买了许多的水果。他没能见到我,只是把水果放在了新学校的传达室。这已是他工作以后的事了。

 

 
http://mp3.bimg.126.net/mu_l/ePQFX2sMKkIfb3kxXZUATw==/67553994410594596.mp3?f=blog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