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网海情缘 >> 落花(友缘)
    
  双击自动滚屏  
落花(友缘)

发表日期:2012年11月25日  出处:原创  作者:友缘  本页面已被访问 2999 次



落 花

作者:友缘

编辑:心缘之恋


六月的天气,骄阳似火。太阳像个大火球,高高地挂在天空。陕西宝鸡市的街道上,汽车鸣着笛在穿梭来往,上班的人流也都匆匆忙忙。宽阔的公路两边,风景树好像被太阳烤熟了似的,都耷拉着脑袋。它们,仿佛都在午睡……

此刻,市解放军三陆医院的内科九号病房里,却传出了令人撕心裂肺的哭声。随着一片凄惨的哭叫声,我的心碎了。我怎么也无法相信:我的爱妻向琼,随着一口鲜血的喷出,她竟然安然地倒在了我的怀里。任凭我拼命地摇晃,任凭一双儿女哭天喊地,她却永远地闭上了她那双美丽的眼睛……她,微笑着离开了我们,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她的鲜血伴着我的眼泪,滴答滴答地滚落在她慢慢僵硬的躯体上。我的心,随着她的离去被撕成了一片一片……我,像木头人一样静静地凝视着她那安详的脸庞...

这时,医院的医生轻轻地说了声:“她走了,节哀顺变吧!来,把她交给我们,送到殡仪馆去吧?”

“不!不!不!她…………她没有走!她不会走!她怎么会那么狠心地离开我们呢?她说过她要看到她的孙子,她要抱她的孙子啊!向琼,醒来啊!快醒来啊!不要装睡!不要吓我们!不要跟我们开玩笑!快睁开眼睛啊!咱们的孙子再过四个月就出生了,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走啊?……”我吼叫着,发疯地紧紧地抱着她。生怕一松手她就被谁夺走了似的……

“大姨!大姨!……”随着儿子的喊声,医生急忙把晕倒的大姐送进了急救室,一双儿女跪在妻子面前嗷嗷大哭。我紧抱着妻子的双手竟然不听使唤地颤抖了起来……一阵眩晕,我摊倒在了地上……只感觉我拉着妻子的手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哭声、喊声那般地模糊......那般地遥远……我带着妻子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嘤嘤”的啼哭声和“爸…………”的喊叫声惊醒。睁开朦胧的双眼,看见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在守护着我,女儿拉着我的手,在轻轻地呼唤着我。看着这一家子人,唯独没有了我的爱妻向琼。一股伤心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涌出了我的眼眶,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任眼泪随着吊瓶的点滴在默默地流淌……

不一会儿,门“咯吱”一声响了。我懒懒地闭着眼睛,不想睁眼再看这凄惨的世界……

“友缘,你要坚强起来。弟妹去了,你也尽心了。都怪她的命不好,得了这个要命的病。你要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这个家还要你来撑起来啊!弟妹的墓地都买好了,后事我替你张罗,你就安心把身体养好。参加弟妹后天的葬礼吧?唉!……”大哥唉声叹气地说道。

我抬起沉重的眼皮,对大哥嫂子轻轻点了点头:“谢谢大哥!嫂子……

“谢什么呀?都是一家人,这么大的事能不操心吗?唉,弟妹太可怜了,摊上这种病,就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她啊!可惜啊!才四十四岁。太年轻了…………”嫂子边说边抹着眼泪。

“好了!好了!你这个人,说好了来劝他们的,你倒好自个流起泪来了?唉!人死不能复生啊!再过二三十年我们还会见面的,要想开些才是。人生啊,去了的去了;来了的来了。来来去去,反反复复。想开了就这回事,关键是我们活着的人要好好地活着。相信我们的弟媳也不希望看到我们这样为她太伤心吧?坚强起来吧!兄弟!”哥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恍恍惚惚,两天过去了。伴着一声声凄惨的哀乐,我被儿子女儿搀扶着来到了市火炬路火葬场,亲戚朋友跟随着我们,来向我的爱妻做最后的告别。看着躺在透明冰柜里的妻子,我的心一阵绞痛,眼前模糊了……我,抚摸着妻子冰冷的脸庞,在心底里与她心语着:

琼,你走了?你真的走了吗?你真的忍心撇下我们一家子人走了吗?你怎么这么狠心?这样无情?你可知道?这个家因你的离去而沦陷?孩子们因你的离开而无助,我因你的离开而绝望…… 你,明明知道,一家人都习惯了你的唠叨,都喜欢吃你做的美味佳肴……这个家不能没有你,孩子们不能没有你,我不能没有你啊!可你,还是绝情地走了。你走了,你带走了那颗曾经很爱我的心,带走了那个我曾经要保护的人。我知道,我明白,你那多情的笑容,不愿为我停留,也不会再为我停留了……我伤心,我呐喊,你可感觉?你可听到?......

我,默默地告白着,苦苦地哀求着......最终,我泣不成声,瘫坐在了地上……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妻子终于被送进了火葬室……隆隆的烈火,焚烧了爱妻那高大的躯体,我浑身颤抖着,心如刀绞,眼泪像决裂的河堤,倾斜而出……看着袅袅炊烟,我看见了她的身影,她随着烟尘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她,去了天堂……去了天堂……去了她自己的安乐世界……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一个不知道日期的黎明。不知道怎么了?我竟然安静地躺在病房里。看着眼前四周洁白的墙壁和空旷的屋子,我的心也仿佛被掏空了。心,除过疼,还是疼……眼泪再次不由自主地涌出了眼眶,我的身体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

我,惊醒了趴在我床边的一对儿女:“爸……爸……你醒来了?你整整睡了一天一夜了,吓死我们了。你要保重自己啊!千万不要再伤心了,我们已经失去了妈妈,可再不能失去你了呀!”女儿抽噎着说道。

“是啊!爸,你一定要坚强起来啊!我们这个家还要靠你呢!相信妈妈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啊!这……这是妈妈留给你的信,还有我们的,都压在我的褥子底下。你看看,妈妈最……最担心的是你啊……”儿子双手把他妈妈的信郑重地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颤抖着双手接过妻子的信,感觉有千斤重。我紧紧地把它贴在胸前,我感受到了妻子的余温和她身上特有的味道……我,轻轻呼唤着她的名字:“向琼,向琼……”泪水顺着我憔悴的脸庞流下……

我,默默地打开信纸,轻轻地抚摸着……抚摸着……我,仿佛在抚摸着妻子柔软的双手,美丽的脸庞……我,擦干了眼泪,看着妻子那隽秀的笔迹——

我亲爱的丈夫: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离开你了。我不想离开你,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可我的病我清楚,即使我有万般的不舍,可我也不得不离开了。我知道我的离开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可给你却造成的是极大的伤害。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你千万不要因我的离去而伤心过度,去伤害自己的身体啊!

我的好丈夫,我离开了,这个家还要靠你来支撑啊!你千万不能倒下啊!你的身子本身就单薄,你要爱惜自己啊!你要知道爱惜你就是爱惜我呀!我的离开,是一种解脱。你知道我病疼的滋味,你还记得吗?我曾经求你给我去买安眠药,让我早点解脱,你却说什么也不愿意。现在好了,我感觉不到钻心地疼痛了。虽然你们瞒着我,可我早已知道我自己的病情。疼痛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现在我再也不需要忍受病痛的折磨了,要不是怕你们伤心的话,我早就自己了断了。那种疼痛我实在是难以忍受啊!我的离开,你就当我是到天堂去了,享福去了。你应该开心才是啊!千万不要为我伤心流泪了。

另外,老伴啊,咱们的宝贝外孙再过四个月就出生了。我多想抱抱咱们的孙子,多想亲亲他的小脸蛋啊!可惜我等不到那一天了,你一定要替我多抱抱孙子,多亲亲他啊。虽然,我不知道是男是女,但都是咱友家的后代啊。你是本科生,是国家公务员,可替我好好教育培养孙子啊!现在孩子少,但不能溺爱孩子,一定要把他培养成才啊!

奥,差点忘了。友缘,你的胃不好,要记得按时吃药。吃饭要吃软和一点的,要按点吃啊!不要为了工作忽视了吃饭。另外,你穿的衣服平日都是我给你搭配放好了你才穿的。可以后……唉!在你的衣柜里,你的几身高档西服。我都把衬衣领带给你和衣裤搭配好挂在一起了,你的会议多,正规场合千万不要搭配错了,你是国家干部,穿衣服还是要讲究的。唉!我走了,你不要过于悲伤。忘了我吧?我们结婚26年了,你虽然当上了国家干部,但你从来没有嫌弃过我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糟糠之妻。在当今这个社会上,有多少成功男士不是小蜜和情人陪伴左右啊?可你,从来没有过。当我开玩笑问你时,你说我是你同甘共苦的糟糠之妻,我给你养育了一对可爱的儿女,我是咱家的功程,你拥有我就足够了,你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听到这些话语,我激动地流泪了。我拥有你的爱这几十年了,我知足了。这辈子我遇到你,与你相识相恋,我没有白活啊……可今天我走了,我永远离开你了。可我最最放心不下的是你啊!你要心疼我,让我放心,就听我的话,另找一个疼你爱你的女人吧?只有这样,我在那边才安心啊!

唉!亲爱的老公,让我最后一次再说声我爱你!永远地爱你!带着对你的爱,我微笑着离开了……

别了!原谅我!原谅我!

保重!保重!

永别了!……

                                

 

                                     你的爱妻:琼

 

                                      2012.6.15绝笔

  

    看到这里,我已经泪流满面,眼泪浸湿了手中的信纸......我颤抖着双手,又打开了妻子写给孩子们的信——

 

我亲爱的孩子们: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妈妈已经离开你们了。我不想离开你们,我怎么舍得下你们呢?可我的病魔不放过我呀!唉!这对妈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啊!你们千万不要因我的离去而伤心过度,去伤害自己的身体啊!你们一定要坚强起来,你们的爸爸年纪大了,还需要你们来照顾啊!

孩子们,妈知道你们都是很孝顺的孩子。个个都是那样地上进有出息,妈妈因你们而骄傲。妈妈走了,很无奈很不情愿地离开你们了。我们这个家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全靠你爸爸的打拼才走到这一步来的,你们一定替妈妈照顾好你们的爸爸。你们都大了,都立业成家了。你们有你们的日子,有你们的事业。可你爸却是孤苦伶仃一个人啊!一年半载后,如果有合适的,心眼好的,一定要支持你爸爸另找一个疼他爱他的人啊!这样,我在九泉下也就安心了。

孩子们,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会走得这么快,给你们准备的小孩衣服也只有四身,那就给超儿莉儿的孩子一人两身吧。就当做我这个不称职的婆婆,姥姥的一点心意了。还有,我以前给咱家每人做的鞋垫还在柜子里放着,你们每人两双,就留个纪念吧……

唉!要说的话很多。我,还是搁笔吧……

我深爱的孩子们:多保重吧!我爱你们!记着妈妈的话,要快快乐乐地过好每一天啊!

再见了!永别了!……

 

妈妈:向琼

 2012.6.15绝笔

看着爱妻的绝笔信,我泣不成声,眼泪吧嗒吧嗒地滴在信纸上。字在眼泪的淋透下在渐渐放大,妻子的面容也在字里行间无限放大。我,又一次瘫倒在病床上……

浑浑噩噩地睡了几日,很快到了妻子的头七。我由孩子们和亲友相伴,第一次来到北坡幸福园的妻子墓前。看着墓碑上妻子开心的笑容,我似乎感觉她就在我的身边。她去旅游去了,她很快就会回到我的身边来的。可孩子们和亲友们的哀泣声,告诉我她走了,永远离开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我,轻轻抚摸着墓碑上那张灿烂的笑脸。眼泪再次不听使唤地喷涌而出……

这时,一只小鸟在我们头顶盘旋着,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我们不约而同地抬头追随着小鸟的身影,仿佛那小鸟就是妻子的化身。她在盘旋,她在唱歌……仿佛,妻子在告诉我们,她在那边过的很好,很快乐。也好像是她在告诫我,要带头快乐起来,要振作起来,要撑起这个家似的……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好了,大家还是不要难过了。她走了,走的安心。她在那边过的很好,我们放心吧!走,大家回家吧!……”

一伙人,都没说话。一路默默地向山下走去……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爱妻离开我们已经两个月了,七七情人节也到了。七七情人节,我想到了牛郎,想到了织女。更想到了我的爱妻。我在满屋子寻找着我的爱人,我唯一的情人。这原本空旷的屋子,此刻却到处都是她的身影。我的心好像被千万只蚂蚁啃食着,剧痛难忍……

我,拿起了笔,颤抖着双手给我的爱妻写起信来……一个小时过去了,我拿起写给爱妻的信,连滚带爬地向妻子的墓地赶去……

我,跪在爱妻的墓前,掏出我写给爱妻的信给她念了起来:

永恒的怀念

——怀念贤妻去世七七祭文

琼,你走了,你永远地走了。你可知道,你带走了那颗曾经很爱我的心,带走了那个我曾经要保护的人。我知道,你那多情的笑容,不会再为我停留。

你可知道?在这炎热的夜晚,我是多么地孤苦无助。我像一个被遗弃的孤儿,曲卷在路边。夜的宁静,快把我腐蚀,街灯在孤零零地亮着,和我一样孤单。琼,你告诉我:难道人生在经历片刻欢聚后真的只能剩下离散和凋零?

你可知道?你走了,在你转身的那一瞬间,我的眼眶里的泪正不断不断地落下?我以为,你一直都保持着一颗坚韧的心啊!可谁知道?我们最终的爱,竟痛到烈火焚身……看到远处那一片黑暗,因你的离开,我却再也融不进这一城的灯火……于是,在夜里,我只能闭上眼睛,假装看不到灯明。我,蜷曲着等待,等待风儿从夜色中将你的声音轻轻传送回来,等待你的笑颜在夜色中顷刻间闪现。难道?时光会很快过去?痛苦也会很快过去吗?琼,你告诉我:可是这痛苦的人生,何时才会换个主题?难道?你只能让我的茶余饭后,看那被风唤醒的柳条?看它们的身躯扭动?妩媚?……

我,正怀念着那极不可以再怀念的一切......我感觉到,每当我偷偷傻笑或哭泣的时候,总有一阵风将我的记忆唤醒,轻轻告诉我那只是梦......     

 有一次,我竟然强烈地觉得,我爱上了这种提醒,爱上了这种安抚。真的,我爱上了这股风。它若即若离,总有一种朦胧的距离,它时刻提醒着我,让我回到现实。琼,告诉我,告诉我:这股轻柔的风是你吗?这是一种多么强大的力量?它让我遗忘过去的爱,可我又是那样地力不从心。这又是一种多么强烈的诱惑,我竟为自己那种对过去念念不望的欲望无力自拔......孤单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有一股风在轻轻抱着我,轻轻地轻轻地......直到我趴在阳台上睡着。醒来时又万分恐惧,我想我的思想和灵魂都出了轨,飘到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我,爱上了这股风......

 满月的清晖散落夜空,泄撒在窗台,到处都弥漫着风的香气。风儿飞飞,窗帘迎合地无声地摆动,长发也飘飘零散在脸上,靠在它的肩头,轻抚它的脸,我想说:请不要走!可,心弦未动,一切又回到了原位。周围一片沉寂,我真佩服夜与月之间的默契。有些离去是暂时的,有些转身便成了永远。晨雾可以模糊眼睛,可以隐去背影,却永远也隐不去我如水的回忆。我,喜欢那种时刻,那种知道人生除了会有一段长远的等待和心绪不安之外,还有一种安静的思索及慎重的成长,就像那微风淡淡的清爽一样。人的一生中,要得到一点点想要的快乐,就必须付出很多很多的努力。所以,在我还可以努力的日子里,我就该格外珍惜,那怕是珍惜一片叶子,一朵花、或一缕清风……

 琼,你走了。你安然地走了,你固执地走了。任我怎么挽留,你也无怨无悔地走了……唉!你走吧!我又有什么本领留得住你呢?你走吧!反正你带不走我的幸福。没有你的日子,无论是白天,还是在夜晚,总有一个亲切的问候,总有一个宽敞的怀抱。那,是一缕温热的风,一朵飘逸的云……

牛郎织女今夜在天桥相会,每年他们还有一次见面的机会。可我们呢?琼,你告诉我:我们?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相会呢?

苍天呐!问苍茫世界,何为归期?

……

我,扑倒在这没人的山岭。抱着妻子冰冷的墓碑呼天喊地,可回答我的只有夏夜的风。八月,在这异常炎热的天气了。可我竟然像掉进了冰窖,浑身颤抖,感到异常寒冷……

恍惚中,我回到了二十八年前。那是1981年的事了,我刚高中毕业,也才20出头。由于姊妹多,父母体弱多病家境贫寒,我就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为了生活,我随当时的建筑队来到向琼的家乡——和平公社和平六队,给向琼家盖房子。对于一个刚毕业的愣头小子,我没有什么技术,只得干起了繁重的小工活。每天搬砖,拉土等的体力活,把我累得筋疲力尽。才干了不到半个月,我整个散了架。每天,我诅咒着太阳的升起,感恩着月亮的来临。

为了打发寂寥的时光,我习惯地每天看看书。突然有一天晚上,听见外面叽叽喳喳的叫骂声,我急忙放下手中的书赶到院子。

原来是房主向爷爷在骂人:“你们这帮不吃粮食的坏小子,你们是馋猫啊?核桃还没成熟,你们就去偷吃?你们看看,糟蹋了多少啊?剜出来的核桃还是清水水啊!核桃成熟了,不用你们说,我也会摘给你们吃的。简直是败家子,气死我了。”

“不行!爷爷,找他们头头,让他们赔钱!”一个尖细的声音从罗爷爷的身后闪了出来。

我们的目光被这个女孩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只见这个女孩扎着两个羊角辫,两只大眼睛炯炯有神。薄薄的嘴唇上下煽动着,就像两片小月牙。我不由得望着她“扑哧”一声笑了,没想到我的笑声却引来了横祸。她怒目圆瞪,竟然把同屋偷剜的核桃皮向我砸来。我淬不及防,核桃皮砸在了我本来上火爱流血的鼻子上了。顿时,我的鼻子流血不止。她吓坏了,急忙跑过来用她的花手绢捂住了我的鼻子。我怕把她的手绢弄脏,急忙往下扯,谁知慌乱中竟然抓起了她的手。她一下子羞红了脸,急忙转身跑出了院子。

“这个死妮子,小缘又没偷咱家的核桃。你砸人家干啥呢?看看,把人家的鼻子都打出血了……小缘,快随我去医疗站看看!这死妮子,气死我了。这么厉害,看长大了谁敢要她啊?……”向爷爷急得嘴里又糊骂开了……

人常说,坏事里面有好事。也许是吧!因核桃事件的发生,从此,我就认识了今年初中毕业,刚从大姨家逛回来的罗家二闺女——向琼。

看着被鼻血浸透了的花手绢,我竟然感到一丝温暖。当晚,我就爱惜地把手绢洗了不下十次。生怕我的鼻血污染了她余留的香味……    第二天,我把干了的手绢装在我的衬衫上衣兜里,可担心手绢被我的臭汗弄脏了。犹豫三刻,我把手绢偷偷放在我的枕头套子里。但又生怕弄丢了,我急得在屋里打转转……最终,我在一声声的催促声中来到了工地。我低头干着活,可不由自主地老抬头张望。我在寻找,我在渴望,渴望见到那个打伤我的女孩,那个第一个闯入我生活的漂亮女孩。可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我还是见不到她的身影。我想,也许她是内疚;也许,她在害羞。可她的老屋子离这儿也不过半里地,可怎么就见不着她呢?

我,慌恐不得终日。也责怪自己的多情,但最终我还是决定今晚吃完晚饭,去她家老屋找她还手绢。纵然她的家人都在,也没啥害怕的。事情已经决定了,我就盼望着傍晚的来临……

终于到了下午收工的时间,我匆匆忙忙扒拉了两口饭。急急忙忙洗漱修整了一番,特意换上我那身自认为最好看的衣服。怀里揣上那块被我洗了十多次的手绢,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匆匆向罗英家走去。刚走到房屋后面不远处,没注意就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我们俩不由自主地“哎呀”了一声......

“向琼,怎么是你?我这正要去找你......”

“啊?是你?……我……我也来......来找你……”

“什么?你找我?那怎么站在这里?”我问道。

“人家......人家不好意思嘛......给你......”向琼羞红了脸,给我塞给一包东西,转身就要走。

“别走!我找你有事!我们......我们走走好吗?”我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一把抓住了向琼的手。

她羞涩地急忙抽出了手,声音像蚊子一样低低地说:“我......我在村外大柳树下等你,我先走了,让人看见不好......”

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她已经急急忙忙向村外小跑着去了......

我一下子懵了,心里像踹了十五个兔子,在怦怦跳个不停:难道?这就叫做心灵感应?她竟然也来找我,也竟然答应了我的请求?天哪!难道老天这样眷顾我?丘比特的利箭就这样射中了我们吗?啊!太幸福了!我不由自主把手里抱的东西贴在了胸膛上......

“啊!这是什么?硬邦邦的?”我急忙打开袋子,是一包成核桃。

看着眼前的核桃,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她现在就在河边等我,我该送给她个礼物才对啊!买什么呢?买条红纱巾吧?......”我突然想起今中午看到刘大妈家的小卖部里挂着的红纱巾,我急忙向小卖部飞赶过去......

手捏着鲜艳的大红纱巾,我急忙又跑到卫生院的大门外,乘着人烟稀少,偷偷摘了一朵红玫瑰,急忙装进布包里,向河滩飞奔而去......

“对不起!向琼,我来晚了......我买东西去了......给你!看看,喜欢不?”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向琼接过纱巾,轻轻围在了脖子上。她的脸在夕阳的余晖下更加红润了,看着眼前美丽无比羞涩怡人的她。我,鼓足了勇气,颤抖着声音:“小琼,我......我喜欢你......我们......我们交朋友吧?”算说着我急忙掏出了布包里的玫瑰花,单腿跪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向她求起婚来。

“起来呀!干嘛呀?让人看见了......”向琼急忙拉我。

“怎么?你不答应我?你看不上我?你嫌我家穷吗?还是我家在山上?......”我结结巴巴地说道。心一下子凉透了,仿佛大冬天被人泼了一盆凉水,全身都在打着哆嗦。

“快起来呀!傻瓜,谁说不答应你了。人家害羞嘛......起来啊!让人看见。”向琼温柔地说道。

我一下子从地上弹起:“这么说,你答应我了?”我激动地一下子把她紧紧拥入怀里......

从此,我们正式恋爱了。我们偷偷地交往,因为当年她才十八岁,我也刚刚二十出头。我们见面的地点就在小河边的大柳树下,见面的时间是每天日落黄昏后。随着我们的交往,我多么渴望她能早日成为我的新娘。可目前我们家的条件,以及我这个状况,不用想她家也不会同意。

一天,我和她商量:“琼,我们以后还是一周见一次面吧?为了我们的将来,我不可能一辈子当小工吧?我要利用晚上的时间好好复习功课,现在社会上公开招公社八大员。我想要参加考试,等我考上了。那会儿再找人去你家里求亲,相信你家里才会同意我们的婚事。”

“我支持你!可你的身体怎么吃得消?要不然,我每天给你煮些鸡蛋,放在你们屋后的木头箱子里吧?我......我尽量不打扰你。”向琼喃喃地说着。

我深深地吻着她......此刻,用什么语言也无法表达我们彼此的依恋......

很快,我与向琼的交往也快一年了。在我的不懈努力下,七月份我顺利通过了公社八大员的考试。当我接到去西乡公社去报到的通知时,我的心沸腾了。下午我连饭都没顾上吃,等不急黄昏的到来,我就急忙向小河边的大柳树下赶去。不曾想,我远远看到小琼抱着一包东西,已经站在柳树下了。我向柳树的方向狂奔了起来:“琼,我考上了!我考上了......”

向琼向我奔来,我急忙把罗英抱了起来,在地上转起了圈,一圈、两圈......“咯咯”的笑声响彻了山谷......

“疯子,放我下来!我晕了。包子!包子!......”向琼大声喊道。

我放下了向琼,我们坐在碧绿的草地上。一起吃起香喷喷的包子来......

“琼,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给我带包子来?”我幸福地问道。

“臭美,我是给我带的。我也没吃,一起锅就偷了半锅。都怪你!让我做起了家贼,家贼难防啊!哼!......”向琼用手指戳着我的额头,伴着鬼脸说道。

“怪我!怪我!以后,我还你们家一百锅包子。要不行,就一千锅?行不行?”我眨着眼睛说道。

“去你的!开食堂啊?”向琼轻轻给了我一拳。

我轻轻地用额头碰了一下她的额头,急忙把包子掰成小块,一口一口地喂她。她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开心地吃着。吃完包子,我们手牵着手来到了山岗上,坐在碧绿的草地上,享受着夏夜的凉风,数着天上的星星......

我突然站起来,双手合成话筒朝着山谷大声喊了起来:“向琼,我爱你!嫁给我好吗?向琼,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向琼一下子从地上弹起来,用双手捂住我的嘴巴:“别喊了!别喊了!让人听见......”

我一把把她拉进怀里,用我火热的嘴堵住了她的红唇。我们热烈地亲吻着......星星分享着我们的幸福,明月见证着我们的爱情......此刻,我们的心离得更近了......我们,陶醉了......

第二天,我就去公社报到了。半年后,我把我和向琼的事告诉了父母。父母托了说媒的人,专门去向琼家去提亲。可向琼家说什么也不同意,原因是嫌我家姊妹多,家还在山上。另外,我家的房子大哥结婚占了,我还没有房子。再着,就是我不是正式工。每月工资也就几十块钱。我为此沮丧极了,闷闷不乐。我发奋努力复习,发誓一定要考取国家公务员以后再娶罗英。看到我痛苦不堪的样子,罗英心疼极了。扑在我怀里只掉眼泪,我只有唉声叹气的份......

每天除了上班外,我都在闷着头发奋复习功课。希望能早日通过明年的公务员招考,也能早日娶回我心爱的人。不知不觉中,我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向琼了。我很想她,可回过头想了想,也许是她故意不想打搅我复习吧?我摇摇头,叹口气。只能把相思埋在心里......

星期一的早晨,向琼突然推开了我的门,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缘,你还爱我吗?爱我,就马上跟我去登记。我们原先准备的双人照片和我家的户口本我都带来了。”

我惊异地问道:“你家同意了?”

“别问那么多,你要还爱我的话,就马上和我去登记。”

“爱啊!怎么会不爱呢?我时刻都想着这一天呢!我好兴奋......好幸福啊!我......”我激动地语无伦次地说着。

我急忙取出床头柜里的户口本,拉着向琼向公社婚姻登记办公室跑去。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已经领到了我们渴望了快两年的大红结婚证书。我们高举着结婚证,高高兴兴地拉着手从婚姻登记室来到了院子。

突然,一声霹雳,向琼的妈妈拿着笤帚大骂着赶来了:“你这个死妮子,你真是胆大包天啊!关了你一星期了居然没把你的心关住?......啊?这是什么?结婚证?你......你竟然偷了家里的户口本,与这个穷小子私奔来了?你......你给我回去!去换成离婚证去!......”

向琼一下子跪在了她妈妈的面前:“妈,求求你!求求你就成全我们吧!我们真心相爱,你就让我们在一起吧?”

“在一起?我让你们在一起?放在县城的有工作的小伙子你不要,你偏偏看中这个穷小子了?是你脑子进水了?还是他给你灌迷魂汤了?我今天把你打残了,我养你一辈子,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向琼的妈妈边说着边用笤帚抽打着向琼。

我急忙护着向琼,也跪在向琼妈妈的面前求着情:“妈,都怪我,你要打就打我吧?”

“谁是你妈?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把我闺女骗走了?你把我们老人当啥啊?你起来啊?我教训我闺女,要不然我连你一起打......”任向琼的妈妈轮着手里的笤帚,我低着头紧紧地护着向琼。不知道我的头上身上挨了多少打......

只听一声吼叫:“不许打人!没王法了?在公社院子里打人?快放手!”

我抬起头一看,是我们的政法书记刘建国,他怒目圆瞪着夺下了向琼妈妈手里的笤帚。向琼妈妈“扑通”一声坐在了公社院子里,拍着双腿嗷嗷大哭起来:“老天爷啊!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闺女白养了啊!我这老脸怎么见人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让我怎么活啊?苍天啊!你还是让我去死吧?......”

这时候,向琼的爸爸也赶来了:“不要嚎了!鬼嚎个啥?那死女子爱干啥就干啥去?就当我们没有生她,从此我们没有这个死女子。回家吧?别在这丢人了现眼了!”向琼的爸爸骂骂咧咧地把罗英的妈妈拉走了。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才知道了为什么向琼一个星期没来见我,为什么她慌慌张张地跑来和我急忙领结婚证。我,抱着向琼的双手颤抖了起来,我的心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起涌上了心头......眼泪,不听使唤地喷涌而出......

“好了小缘,别难过了。赶快扶你的新娘子起来,去洗漱洗漱。你们结婚是喜事,不要哭哭啼啼的。你拥有这么个真情真意的女子,是你小子的福气啊!现在提倡的是恋爱自由,婚姻自主。只要你们真心相爱就够了。至于他们父母那边,后面我们党委会出面做工作的,你放心好了。”刘书记安慰着我说道。

“刘书记,既然小缘的事都闹成这样了,我们作为他的领导和政府机关,该维护正义,主持公道才是。我有个提议,你看这样行不行?让小缘领着她媳妇赶快去县里给他们买身像样的衣服。我们下午公社全体人员在公社食堂摆上几桌,由我们为他们筹办婚礼。你看可以吗?”我们的党委书记王光明也赶来了说道。

“好啊!好啊!咱们想到一块去了,我正打算找你商量呢!我们政府出面大力支持他们,为此也用实际行动告诫老百姓,我们要破除包办婚姻,大力支持婚姻自由!赶快去!小子,不用怕。由我们做你坚强的后盾。买衣服的钱有吗?没有了,我这有。另外,赶快给你家里通知。让你父母前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你媳妇娘家由我们去做工作,尽量让他们参加。你们自由恋爱,法律保护你们的合法权益。快去!”刘书记督促着说道。

我和向琼破涕为笑,擦干了眼泪。急忙双双跪在他们面前,给他们磕头感谢着他们。

“赶快起来!我们都是党员干部,不兴这个。要感谢就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党的政策好啊!”刘书记和王书记急忙拉起了我们。

我们急忙起来,双双低头为在场的两位书记和围观的干部们深深鞠了一躬。

围观的人群沸腾了:“不要鞠躬了,下午要让你们鞠个够。哈哈哈......”

向琼拉着我的手,急忙向我的房子跑去......

中午两点,我和向琼从县城赶回来了。下午不到五点,我的房子里已经挤满了人,我的父母和大哥嫂子赶来了,他们给我们抱来了两床新大红被子和床上的其它用品。公社书记专门派人给我们换了张双人床,换上了大红新门帘,大红喜字贴在了门上和窗子上......

随着一阵震天动地的鞭炮声,我与向琼的婚礼在没有一个娘家人的情况下开始举行了。这是一个别开生面的婚礼,我的父母眉开眼笑地坐在高堂。公社党委秘书高小强为我们主持婚礼,刘书记和王书记讲了话。公社食堂的外面挤满了人......我和向琼急忙为书记,每一位公社干部敬酒......

我们的婚礼就这样在公社干部的大力支持下操办了。我,娶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姑娘。当我们双双进入洞房后,我高兴地让向琼掐掐我。我简直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可这一切就是真的,幸福就这样降临到了我的身上......

一场惊心动魄又隆重的婚礼结束了。第二天,我就带着向琼享受着半个月的婚假。去我们的老家河南度蜜月去了......

时间过的真快,结婚已经一年了。对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三喜临门:我们的宝贝儿子出生也满百天了;我和向琼在我父母和刘书记的陪同下,抱着儿子婚后第一次登上了向琼娘家的门,也第一次得到了向琼家里的认可;与此同时,我参加公务员的录取通知书也来了。这简直是喜从天降啊!我在饭馆里摆了两桌,庆祝这迟来的幸福。

虽然,我转正成了国家正式干部,但由于儿子的降生,我们的小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虽然日子过的清苦些,但不管怎么样,我们的小日子在向琼的安排下过得还是红红火火,甜甜蜜蜜的......

五年后,我们的宝贝女儿也出生了。由于日子的艰难,在女儿两岁后。向琼就把女儿寄养在我爸妈家里,外出做零工了。几年来她干过小工,做过饭店服务员,还做过医院保洁员,来添补家里的费用。可就这样,随着孩子的逐渐长大。家里的经济还是很拮据,没办法她又跟她娘家要了一些耕地来种,还承包了三个鱼塘,两块果园......

日子也就这样慢慢过去了。

    唉!反正向琼跟着我,没享过几天福啊......

转眼间,二十几年过去了。现在孩子也都大了,家里也有了上百万元的积蓄了,日子也好过了,孩子也都各自成家立业了,可你却得了这个病,撒手离开了我们......琼啊!你让我怎么活?怎么活啊!我不由得又一次老泪纵横......用双手捶打着向琼的墓碑。

一阵凉风吹过,只听到女儿和儿子的喊声:“爸!爸!爸......”

我,回过头来,瘫靠着妻子的墓碑,儿子和女儿气喘吁吁地打着手电向我奔来:“爸,回家吧?我们就担心你,去看你。你不在家,就知道你来看妈来了。回家吧?天都黑了,你啥时候来的?还没吃饭吧?” 女儿心疼地拉着我的手哽咽着说道。儿子也急忙搀起了我。  

抬头,看着明月和满天的星星。我给女儿和儿子说:“孩子们,现在当着你妈妈的面。我要和你们商量一件事,也是你妈妈临终的遗言。现在家里除过给你妈妈看病外,剩下的存款还有一百八十万。除过给你们一人十万,我十万的养老钱外,剩余的一百五十万。这笔钱爸想都捐给医院。让医院用这笔钱去救助那些患绝症而没钱救助的穷苦人。你们?同意吗?”

“同意!” 儿子和女儿异口同声地说。

“那就好,你妈的心愿了了,我的心也就放下了。唉!你妈这一辈子苦啊!她就像一朵凋谢的花儿,虽然花瓣落了。但最终还要化作泥土来护花呀!她希望用她的血汗换来的积蓄,来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啊!” 我叹着气说道。

夏夜的凉风温柔地抚摸着我的面容,两个乖巧的孩子搀扶着我。我们在繁华都市那璀璨的花灯的陪伴下,慢慢向山下走去......

很快2012年的国庆节来临了,我的爱妻也去世百日了。家里来了一大帮亲戚朋友,来到妻子的墓前吊唁。等他们一个个都离开了,我从怀里掏出了我对妻子的心语。我,轻声地在她的墓前诵读着:

 

永 远 的 怀 念

 

你宽广的胸怀,如大海般辽阔。有时,你沉默,那般深沉;有时,你恼怒,怒击那冲击在岸边的残渣污秽;有时,你慈祥,双眼闪动着蓝宝石般的温情。你,高雅、孤傲、淳朴、善良……你的心似蔚蓝色的天空,你的心似平静的港湾……仰望着你,我仿佛是一名精明的水手,可我知道——无论远航,无论我走多远。

我,始终——始终走不出你那宽广的胸膛……

你,执着而勇敢。有海纳百川的神韵;有哺育大地的胸怀;有奔流不息的气势。你如江河,浪涛汹涌磅礴;你美丽动人,如浪花般风情万种;你似鲜花,有曲折迂回的烂漫……

我,迷恋——迷恋你的风情万种……

你,小溪般缠绵。那涓涓细流,清澈见底。我,看见溪中的鱼儿和小虾。你,养育着山野,滋润着果园……候鸟在你身旁栖息,大雁飞回到你的怀里,草虫都在吮吸着她香甜的乳汁……你,如千年雪山,流淌着自己的血液,滋润着万物大地。

我,依恋你——我的人生怎能没有你……

你,湖泊般明静。那淡蓝色的湖波,在轻轻荡漾。你,心静如水,淡泊名利,甘于奉献。你,积小川溪流于一体;你,养育方圆千亩稻花麦田,恩泽花鸟鱼虫;你,是一方之母,是人类的慈母。

我,爱你——我干涸的生活怎能没有你……

你,清泉般甘甜。你,跳动着脉搏,涌动出液汁——汇聚成涓涓小溪,形成爱的溪流,奔赴大海。这是你的灵魂和血液,是你的乳汁。你——人类的生命在她胸膛里孕育,从你的柔唇上你咿呀学语,你拭去你最初的泪滴,当生命摆脱羁绊,当弥留尘世之际,往往也是在你面前,你倾吐出临终的叹息。

世人依赖她——依赖她甘甜的乳汁。

你就是这样要了解也要开解

你要道歉也要道谢

你要认错也要改错

你要体贴也要体谅

你是接受而不是忍受

你要宽容而不是纵容

你是支持而不是支配

你是慰问而不是质问

你是倾诉而不是控诉

你是难忘而不是遗忘

你是彼此交流而不是凡事交待

你是为对方默默祈求而不是向对方诸多要求

你可以浪漫,但不是浪费,你不随便牵手,更不随便的给予

这就是你,这就是爱。

你是我心中永远不凋谢的花儿......

你是我永远的诗行: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琼啊!

如此的你才是我终生的追求!永远的怀念!

   

                                     你的丈夫:友缘

                                          2012.10.30.22

2012年118日清晨,阳光明媚。蔚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天气格外晴朗。

今天是十八大召开的日子,是个喜庆的日子,我在一双儿女的陪伴下,来到了宝鸡市第三医院。我们来到了院长办公室,把我妻子的遗愿——一个存有一百五十万元的存折,郑重地交到了院长的手上......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花青素
发表人邮件:858744846@QQ.COM发表时间:2012-11-26 20:02:00
音乐的引导看完了作者的文章,只有一个字就是“情”人世间真情感动过多少文人墨客,也使 我想起了古禅诗一首: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真情在无法实现的情况下选择清净珍惜,更是很高的境界了也是禅啊 !
发表人:花青素
发表人邮件:858744846@QQ.COM发表时间:2012-11-26 19:58:00
音乐的引导看完了作者的文章,只有一个字就是“情”人世间真情感动过多少文人墨客,也使 我想起了古禅诗一首: 手把青秧插满田, 低头便古禅诗一首见水中天。 心地清净方为道, 退步原来是向前。 真情在无法实现的情况下选择清净珍惜,更是很高的境界了也是禅啊
发表人:紫气东来
发表人邮件:610832123@qq.com发表时间:2012-11-26 15:23:00
好文章,字里行间充满了真情,现在的人有又几个有又如此的境界啊!我看了非常的感动!也在此祝福作者快乐每一天,为她在天之灵祈祷!
发表人:星月
发表人邮件:332986483@QQ.COM发表时间:2012-11-26 12:06:00
深厚的感情,深情的爱让人感动!这种爱只有在电视上看过,在现实生活中真的少有,好感动呀!!
发表人:星月
发表人邮件:332986483@QQ.COM发表时间:2012-11-26 12:05:00
深厚的感情,深情的爱让人感动!这种爱只有在电视上看过,在现实生活中真的少有,好感动呀!!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