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文章连载 >> 二龙走天涯(第八章)(第九章)(江南一飘)
    
  双击自动滚屏  
二龙走天涯(第八章)(第九章)(江南一飘)

发表日期:2013年1月17日  出处:原创  作者:江南一飘  本页面已被访问 2197 次




二龙走天涯

(第八章)(第九章)

作者:江南一飘

编辑:心缘之恋

第八章

二龙上了中学,有爱既高兴又难过。儿子离开了自己,心里空落落的,每天都担心着儿子。看到儿子那么有出息心里着实的高兴。隔一段时间有爱就会准备一些好吃的专程去学校看儿子,有爱的礼物总是备的很足,有二龙同学的,有二龙老师的。有爱总想和善对待每一位和二龙接近的人,也总想在自己不在的时候,他们能倾其所能帮助二龙。

上了中学二龙的眼界开了,交的朋友也多了。日子在变与不变之中快乐的进行着。

人生的第一次痛苦打击使大龙在肉体和精神上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眼看着昔日的同学都背着书包离家上中学了他的自尊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有一段日子大龙很少说话,他努力地集中自己的精力,去听老师的讲课,努力地去完成老师布置的每一道题。英子除了忙家务,也把更多的关爱给了大龙。只是无奈,春生常年在外,家里的里里外外都靠她一人,实在是给孩子的太少了。张老老师很是疼爱和同情大龙的遭遇,也常常给他开小灶,只是学生在校的时间是很少的,张老师是种地的老师上完课之后每天都得赶在田间去干活。好在大龙的确很聪敏只要肯努力一年的努力大龙已不错的成绩考上中学。全寨子都松了一口气。

大龙二龙都是中学生了,历史翻到了新的一页。

第九章

二龙上初二的那年,他的学校所在的那一条街发生了很大的変化。街道里办起了舞厅,还开了两家游戏厅。街上出现穿花裙子,描眉涂嘴唇的。这无不在学生引起小小的震动。上晚自习时,总有人头疼,肚子疼要请假。可是下了晚自习,也没见到请假的同学。二龙很好奇,问他们。他们也只是笑却不回答。追问的久了也有同学说了:“二龙,不是我们不够意思,只是你的确是学习的料子,我们不想影响到你,再说你妈对我们那么好,我们也不好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好意。你就别问了。”越是不说,二龙的好奇心也就越强。经不住二龙的纠缠,他的同学说出了实情。一谈到游戏他们几个可有了话题。看到他们说的那么有劲,二龙也准备光顾一次游戏厅。

从此游戏厅里就常有了二龙的身影。

大龙进入中学,一切都很顺利,期中考试还进入了班级前十名。这让英子十分的高兴。春生又找到了自己的干劲,儿子无非是留了一级,这也没有什么。按他现在的努力以后还是大有出息的。

期中试之后,天一天天的冷了起来,那是十一月初的一个夜晚,大龙半夜肚子疼,想起来上茅厕。他刚睁开眼,忽然看到一个黑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惊的想大叫,那黑影望着他笑了笑,露出了惨白的牙齿。摆了摆手,就不见了。大龙吓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大龙摸到灯绳拉开灯,宿舍是分成上下两层的大通铺。上下两层共住了五十人,现在也不知是几点,其他人真睡得香,有打呼噜的,有磨牙的,还有说梦话。要是换了别人可就抓住了同学的笑柄。可就是他大龙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当初大龙住进时发现这是一座古庙时心里就格外不舒坦,可是他刚来又能说什么,又怎么说。只好硬着头皮住下来。大龙搞不清,自己住在上铺,刚才的影子怎么还会在自己的面前,是自己做梦,还是幻觉,埋在大龙心底的火山开始复活了,那是一种痛苦,大龙费了多大的劲才把他压下去,现在他要喷发了,大龙恐惧了浑身战栗起来。三年前,父亲逼迫把大龙送到河南学武,他们哪知道,在大龙英俊的躯体里有一颗细腻多情的心,恋家的大龙流着泪离开了家,泪一直从陕西流到河南,无情的父亲不为大龙着想,而是让自己来为他朋友作陪,这点大龙永远都无法原谅父亲,以后发生的事就让大龙开始怀恨起父亲来。

那是大龙来到武术学校的第一个冬天,那个冬天冷的出奇,每到周末同宿舍的就回家了,即使有一两个不回家的也就去找同乡了,只是他大龙离家最远,同来的倪松却常常去找他们山西老乡,周末的宿舍里时常只留下大龙一人,没人的宿舍一到晚上就显得更冷清了,有时冷的受不了,大龙就把同学的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挨过一个个凄苦的夜晚。又是一个难熬的周末来到了,大龙早早的吃过饭,打好水,回到宿舍,插好门,因为无聊,无趣他就早早的爬上床睡起觉来。躺在床上,望着十五瓦灯泡发出昏暗的光,大龙心里好生的难过,在家此时睡在暖暖的被窝里闻着家的味道那日子该多好啊!此时自己独自一人孤苦零仃,谁人知冷,谁人知疼。大龙尽量不去回想过去,想起过去他就无法入睡,大龙压抑着自己,还是禁不住嘤嘤的哭出了声。哭了一会,大龙就这样希里糊涂的睡着了。刺啦,刺啦……是什么声音,声音不大,在这寂静的夜晚却是清晰,刺骨的。大龙被惊醒了,本来憋着的一泡尿,现在也不敢去撒了。大龙转过头朝窗户瞥了一眼,他看到一个毛茸茸,黑乎乎,大大的影子爬在窗户上,大龙毛骨悚然,头发都竖起来了。“刺啦,刺啦,”声,那是坚硬的指甲划在窗户的钢砂上发出的。“刺啦,刺啦”声音极轻却听的让人惊心动魄,魂飞魄散。大龙躺在床上,一身一身的出着冷汗,他在想那黑影是人,是怪物,是妖魔……所有的想象都冒出来了,大龙越想越怕,紧张的连气都呼不出气来,外面没有风声,没有人声,连一点动静都没有,没有什么比寂静更可怕了,只有那“刺啦,刺啦”声,划破夜空,透人心肺。 黑夜里的时间放佛冻住了,大龙咬紧牙关使自己不弄出声响来,可是不挣气的上下牙齿竟咯咯的抖起来,大龙赶快用手捂住嘴,他撇了一眼窗户,那黑乎乎的影子似乎还动了一下,天啦他到底是什么?他想干什么?他到底什么时间才走?一行泪顺着面颊滑落下来,泪水仿佛开了闸门像小溪一样哗哗的流着,大龙被黑夜,被恐惧紧紧的包裹着,一小时。二小时。三小时。过去了,不知又过了多久,“刺啦”声依旧不紧不慢的响着,黑乎乎的影子把窗户贴得更紧了,大龙的眼睛大大的睁着,已经没有泪水了,那憋着的一泡尿,也不知什么时间悄悄的溜了出来,顺着腿爬上脊背,起初是热呼呼的,接着就变凉了,而且越来越冰,和着汗水,褥子、被子都浸透了,上下裹在身上,大龙的身子都冻的僵硬了,头脑里一片空白。爸爸、妈妈、老师、同学,像电影一样在大龙的眼前晃过,可是没一人停下来和他打招呼,就这样扛着,熬着,整整一个夜晚,大龙张大眼睛,无思无绪,仿佛把一辈子的光阴都用完了。

日高三杆的时候,大龙才从床上爬起来,他头脑发胀,浑身发软,整个人像一堆烂泥一样。大龙不敢撒懒,他得趁同学来校前把被子晒干,湿漉漉的被褥晾在铁丝上,太阳面色苍白,仿佛昨晚也被吓着了,有气无力的吐着热气,大龙顾不上自己的身子,他用小手把那汗水和着的尿液用力的拧,再用干的毛巾去擦,太阳和大龙打了个照面,就回家睡觉去了,天阴冷起来,还刮起了风,大龙嘤嘤的哭了起来,此时大龙的恐惧不亚于昨晚,一床床湿漉漉的被子,他怎样向同学交代,昨晚的黑影他更不敢向同学提起,否则以后谁还敢陪他度周末。

可想而知,大龙当晚的遭遇。从此大龙怕黑,在同学面前威严扫地,抬不起头。第二日,大龙就发起高烧,烧糊涂的时候就满嘴的乱叫,乱说。清醒时却一字都不讲。大龙整整的病了一个星期。病好了之后,大龙就常常莫名其妙的满脑子的幻想,时常在课堂上走神,练武也提不起精神。老师只对他摇头。

这样的恐惧,这样的羞辱一直压在一个九岁的孩子的心里,不能释放,不敢讲出来,那是一种多大的痛苦,多大的折磨阿!

想到过去,大龙痛苦的闭上了双眼。难道是那个黑影从河南追到陕西了。当年的宿舍是一座破庙,现在的宿舍也是一座破庙,当年的破庙里死过人,不知现在的破庙里是否死过人啊!向谁述说,谁有能给大龙一个解释?平静的心,凝聚的神又被打散了,大龙忽然厌倦了这里的环境,这里的生活。他要离开。第二日大龙逃学了。逃学的理由是荒唐的,是说不出口的。这也更增加了大龙的痛苦,老师的无奈,父亲的憎恨。

 春生发怒了,完全失去了理智。头天晚上,就五花大绑大的把大龙捆起来,第二日,天没亮,班车就开到了他家门口,春生把大龙扔在车上,亲自押往学校。赶在早晨第一节课,把大龙交到班主任手里。春生压住自己的怒火,心想老子压不住你小子,就不是你老子了。出了校门春生就上街找老哥么喝酒解闷去啦。

日头偏西,春生回到了家,进家门春生惊呆了,堂屋中间站着儿子大龙。这个天杀的,早晨自己亲自押往学校,现在却赶在自己的前头跑回了。大龙站在堂屋的中间,等待着自己的父亲,等待着一顿暴打。大龙觉得肉体上的疼痛远比精神上的折磨容易让他接受。

  大龙真真的失学了,为了让他饱尝农民的艰辛,春生每日早早的就整起大龙和自己一起上山砍柴火,中午就在山上就着山泉喝几口,再啃几口梆硬的馒头。天不黑春生不收工。十几天过去了,差不多一年的柴火砍够了,大龙白嫩的脸吹红了,细白的手变得粗糙了,每日跟着父亲早出晚归,每日没有多余的话,春生期待的那句:我受不了了,我要读书的话,至此他都没有听到。再苦再累大龙紧闭着双唇一声不吭,看到这个倔强的家伙春生无望。

二龙走天涯(第一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第七章)     (第八章)(第九章)
(第十章)(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第十五章)

著名评论家夏墨彦访《二龙走天涯》的作者陈凤婷笔名江南一飘

江南一飘文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