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文章连载 >> 二龙走天涯(第十二章)(第十三章)(江南一飘)
    
  双击自动滚屏  
二龙走天涯(第十二章)(第十三章)(江南一飘)

发表日期:2013年1月17日  出处:原 创  作者:江南一飘  本页面已被访问 2149 次




二龙走天涯

(第十二章)(第十三章)

作者:江南一飘

编辑:心缘之恋

第十二章

大龙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家中静悄悄的,人都到地头干活去了,农忙时寨子里是没有闲人的。大龙来到厨房,揭开锅盖,锅里是米饭,还有两道菜,其中一道红烧肉是大龙最爱吃的,看来是母亲特意为大龙做的。大龙早就饥肠辘辘了,一阵风似的就把锅里的米饭和两盘菜卷进肚子里。大龙填饱了肚子仍然觉得浑身没劲,头脑发胀。他打开大门,坐在门槛上,太阳已经偏西,照在对面的山上,太阳光把山分成了两部分,光线的下半部绿的发暗,而上半部正罩在阳光里,绿的发亮,充满了活力。寨子里极其安静,没有说话声,没有狗咬声,也没有鸡叫声。一切仿佛在梦中。大龙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的打量过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寨子。此时一种激动让他的肠胃轻轻的蠕动,爱怜从他的眼角轻轻的划过。大龙静静的坐在门槛上,下午的风吹过,他的心里酥酥的,睡意又爬上了大龙的眼皮,大龙打了个呵欠,拖着沉重的双腿走进堆杂货的小屋,倒下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这一睡又是一夜一天。

此后大龙更加的沉默了,只是吃饭时打个照面,就看不到他的人影了,父亲也不再过问他,英子知道亏欠了大龙,就由着他的性子。夏忙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英子起早贪黑抢收成,从不叫大龙。她想自己苦点累点,给大龙多一点时间,多一点自在。大龙在无声中与他的父母越走越远了。

玉米开了天花,背了棒子长了胡须,秋天就要到了。秋天到了,成片成片的玉米地就是老哇的食场。只听“啊,啊”的两声老哇的叫声,就见十几只老哇如从天而降的直升机,落在玉米棒子上,尖锐的爪子一抓,一撕就露出黄亮亮,滚圆的玉米粒,“啊”好吃。黑而硬的尖嘴贪婪的啄了起来,就几下,一个个大的棒子就所剩无几了。老哇抖一下全身的羽毛,爽快地跃到另一株玉米杆上开吃起来毫无顾忌的。听到响声,扑啦啦,升起一片黑云瞬间散落在四周山坡的树枝上,悄无声息。老哇骚扰的小寨子不得安宁,人们较劲脑汁:有插小旗的,有做稻草人的,有画鬼脸谱的。起初确实见效,吓得老哇三四天蹲在山坡上不敢下手。风呼呼吹起在绿色的玉米地里飘起无数鲜红的小旗,田坎地头,一个个高大的稻草人威风凛凛,尤其是那鬼脸一双阴森森的冷眼只让老哇打颤。领头用心的观察了三天,发现吓哇的怪物从来都不移动,尤其是天晚的时候也不回家这和两条腿的人不一样,于是它决定闯一回关,首先它瞄准的是稻草人,只见它登开树枝,如离弦的箭,一个俯冲飞过稻草人的头顶,发现稻草人没有反映,它又折回来绕着稻草人飞了三圈,此时无风,稻草人呆若木鸡,手中的布条也顺溜的倒垂着,哈,索性领头哇突然落在了稻草人的头顶上。隐蔽在四周的老哇被头领震撼住了,不住发出啧啧的惊叹声,紧跟着,一场激战打响了,看到头领占据了巨人的头顶,其它老哇呼啦啦全部起飞,有的去啄小旗,有的去啄稻草人,有的去啄鬼脸,霎时,旗被啄成一条一条的,稻草人的头被啄的乱七八糟,手中的战刀也被啄掉了,鬼脸啄烂了,眼被啄成了大窟窿。继而开出杀戒,大饱一餐。今天可真是老哇的天下,梨树沟的人有了驱哇的绝招,没有留下一人照看玉米地,全部挖洋芋去了。天晴的好极了,瓦蓝瓦蓝的天空,无一丝云彩,更没有一丝风,任凭老哇践踏玉米地,一顿饭的功夫,种在小河沟两岸的玉米已经糟蹋的不像样了。正当老哇肆无忌惮的第二次挥霍享受大餐的时候,大龙恰好转过山丫,站在垭口小河两岸的玉米地尽在眼底,绿油油的如屏帐一样,一条如明带似的小河蜿蜒流向远方。大龙很爱这垭口,没事的时候总爱在这里呆一会儿。大龙刚过垭口听到一阵喧闹声,远远看到地头黑压压的一片,不等大龙多想,大龙边跑,边喊,边从地上抓起沙土、石块就打。听到响声老哇雾腾腾的一片四下逃飞。看到被糟蹋的七零八落的玉米,大龙再也不敢离开。他就这样寸步不离的守着这一大片玉米地。

天黑大龙回到家,爬到楼板上,翻箱倒柜的找出一杆木头枪。他知道父亲当年用的真枪都上交了,这只木枪是他三岁时父亲用了三天时间专门为他削出来的。简直和真枪一模一样。这杆枪陪大龙玩了好多年,直到他去河南学武,母亲替他收起来就再也没有玩过了。大龙把枪擦干净,重新换上带子。第二天吃过早饭,大龙扛着枪在丫河一带巡逻,专门整治老哇。这下可苦了老哇,眼看是一年美食大餐之季,大龙较起劲来真没的说,老哇们眼睛都瞅酸了,也不见大龙回家吃饭,即使内急钻进玉米地就地解决。见针插缝都没地门,人哇相持了三天,老哇们败下阵来,携儿带女迁徙了。偶有路过的老哇也不敢在此逗留。大龙找到了自己要干的事,茵子也不来打搅他。寨子的人们很感激大龙,他一人巡视的不仅是他家的玉米地,还有大伙的,可是眼见这么帅气的小伙每天都扛着个木头枪在玉米地里走动又觉得可惜忍不住要摆摆头。玉米地安静了,大龙也不用前后奔跑追赶老哇了,闲下来的大龙还是每天按时巡逻,但大多时候,他都是怀抱木枪在丫口找一背风的地坐在哪发呆这一坐就是大半天,有时还自言自语的说几句,有时又禁不住吃吃的笑起来。寨子干活的人碰到他,跟他打招呼,他也是搭理不理的。自顾自的说笑。人们私下悄悄的说起,大龙是否鬼魂缠身了。

第十三章

大龙每天坐的丫口和他正面相对的山脚下有三户人家掩映在浓密的玉米地里。中间一户是从梨树沟的老山林里搬出来的猎户,平日老两口与村民很少有来往以狩猎为生,从没收枪支以后他们用自己大半生的积蓄为有点老好的儿子在此盖了两间瓦房,现在老两口相继下世,只剩下老好的儿子和一个缺个弦的儿媳。下面一户是一个孤女现在已经成家生了一个女娃。据说这孤女的老宅院离此地不远,曾是梨树沟的大户人家,只因财旺人希三代单传,到他爹这辈赶上大集体一家人都出工下地干活出了,下午时分太阳刚过河,一只狼来到她家的院落五岁的哥哥在家看到了,说:“狗狗来了,我要喂狗”。抱着一个馒头跑出来,那狼是饿极了叼着孩子就跑了。有人喊:“狼吃孩子了”。大伙追来,寻遍了沟沟岔岔才找到孩子的尸骨,多年以后才有了孤女家人捧为掌上明珠,而孤女还未成人家人就相继弃她而去。最上面的那一户,最为气魄,三间大瓦房,宽敞的院落,红漆大门朝向丫口的最高峰。而此时最为显眼的是与家门口正对的两座坟墓就在院边,与那红漆大门极不协调。这是一个发达了的外姓人米家。米老凭借多少年的保管员的身份富足一寨,看上了这片风水宝地,为小儿子盖起这一院的房屋。把留在街面的茅屋翻成瓦房留给了大儿子米大。自己和小脚老伴搬过来和小儿子米二住在一起。小脚老伴身贵命好,终身不曾下地做活。每日把家里家外收拾的分外干净,一日三餐小菜煲汤,把一家人伺候的服服帖帖。自从包产到户米老就自动失职了,,米二娶媳妇后米老老俩口可就遭罪了。米二的媳妇秀英高挑的个儿,微挑的双眼,颧骨突出,比较明显的是嘴唇上的一条疤痕,据说是小时候受伤后留下的,但是不影响她翻动嘴皮子,说起话来,就像打机关枪,不仅语速快,而且杀伤力超强。俗话说得好,养儿方知疼娘,已是三个孩子的秀英刀子嘴越发的锐利。今儿米二做成一桩买卖,买回来不少好东西,秀英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庆贺。开饭时,秀英把各种菜夹了一碗端进婆婆的房间,说:“你儿子赚钱了,我们就有好吃好喝的,妈,这是特意为你端的,可别让外人吃了。”说着,秀英放下碗转身走了。待秀英一走,婆婆就拿来双筷子,招呼老伴过来夹菜吃。米老嘟囔着嘴坐在炕头不动。像哄孩子似的,老伴把筷子硬塞到米老的手里,见他不动手,就夹了一块肉,递到米老嘴边哄着说:“张嘴,吃吧,你看这肉烧的多好,红艳艳的,我们可有个把个月没有吃肉了。”米老怕老伴难过,凑过脸张嘴吃进那块肉。肉肥肥的油油的,烧的很烂。只是米老心里堵得慌,亲老子咋就成了外人。见米老有味的嚼了起来,老伴也就夹了一口菜吃了起来。只是心里的那个酸没法说。老两口恩爱了一辈子,从来没有说过红脸的话,当年逃难,米老一手拉着小脚的老伴,一肩挑着箩筐,前面坐着 老二,后面坐着老大。如今两人都抚养成人,娶妻生子了,分了家。米老分给了米大,老伴分给了米二。老伴不想和他分开,米大孩子多,房子小,老俩口商议都住在米二的家里,因此盖房时给米二多盖了一间。米大每月按时给父亲送上口粮,过节时也会把父亲接到家中但是毕竟米大和米二两家之间有一段路程,平常过小节,有个小的病痛还的依靠米二,这一点让米二的媳妇秀英心里非常不痛快,是不是的找点理由骂人,秀英骂人是出了名的,一气骂半天,不累、不喘、不重词,只把家人个个闹得心慌慌。哎,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吃了一辈子硬饭的米老,为了躲避儿媳的眼色,不得不放下身价下地干活了。米老大半辈子没有做过农活了,论手艺还真比不上他的儿媳。这点秀英很快就看出来了。又到了春耕种包谷的时候,房前一大片地都是米二家的,种包谷现的把地整平,再用耙子钩成一隆一隆的,然后用薄膜铺在上面,四周用土压上。铺好地膜就完成了一半。整块地铺好,抬头望去银光闪闪的,仿佛落了一场雪似的。该下籽了。秀英说:“爹,米二扎眼,你我下籽,本来这活是我妈的你愿意代劳,我没意见。院边的那两块块是你的,下面那两块是我的,我年轻近处的让你了,种完的回家吃上午饭。”半天功夫,秀英就将自己的两块地种完了,米二也将下种的眼扎完了。米二本想帮父亲干一会儿,秀英扯着嗓音喊道:“米二,吃饭了。饿死了,吃完饭,还有活要干。”米二向来怕老婆,迟疑了一下,把扎眼枪插在院边回家了。秀英吃完饭就端了条凳子坐在院边一边休息,一边祥端公公种地。小脚老伴,服侍完俩小的吃完,等了半天,还不见老伴回来吃饭,就拄着拐杖一走一晃的到院边看看,她一辈子贤惠怕事,说话声音大了都怕把别人吓着了。据说米二小的时候淘气,她拿了一个竹条要打米二,她用竹条在自己的身上抽了两下说,竹条打人还真疼,这怎么能打孩子,扔了竹条,另寻东西时,米二早跑的没影了。她来到院边一看,还早着了,老伴才种了一半,如不帮忙,他怕是要种到天黑了。她扔下拐杖,半爬半溜的溜下院边坎,下到地里,她一辈子没有下过地,如今三寸小脚踩在松软的地里,如同站在棉花上,颤颤巍巍的迈不出一步,她索性跪在地里,左手往扎好的眼里放两粒子,右手抓一把土盖在上面。向前爬两步又重复刚才的动作。米老看到老伴下地来帮自己,又羞愧,有气愤。不是他技不如人,也不是他偷懒,而的的确确是年岁不饶人啊。在地膜里种玉米,一人扎眼,一人下籽。米老抓一把子,弯腰往眼里丢两粒,再蜷腰抓一把土盖在上面,再下籽,再盖土。来回不到三次腰就疼的受不了了,就得直起腰来歇一会再干,这当然就费时间了。小脚老人干了一会觉得头有点晕,想站起来舒活一下筋骨休息一下,谁知她刚站起来,脚下没站稳,一个窜窜仰面倒在了铺好的薄膜上,慌乱中两手乱抓薄膜立刻被抓出一个大洞,见自己闯了,小脚老人更是慌了神,越是想尽快站起来可是两手无处可抓,小脚又缠在薄膜了,干扭动身子却是没法子,只是地膜的窟窿越来越大,秀英见状,跳下院坎,指着婆婆大骂她是个祸害精。米老见老伴来帮自己满是羞愧,只是低着头加紧干活,连腰疼也顾不得了,忽然听到媳妇刺耳地骂声,他寻声望去见可怜的老伴扭曲着身子,就是爬不起来,米老急了,三步并作两步,从地坎那头直奔而来,也顾不得脚下,被踩到的地膜立刻缩出一个大洞,秀英更是发疯似的乱骂。米老赶来伸手扶起老伴,把她扶到地边。转身一个反抽以迅耳不掩雷声的速度扇在秀英地里乱作一团的脸上,秀英杀猪似的嚎叫起来,米二赶来了,棍起人倒。

二龙走天涯(第一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第七章)     (第八章)(第九章)
(第十章)(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第十五章)

著名评论家夏墨彦访《二龙走天涯》的作者陈凤婷笔名江南一飘

江南一飘文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