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文章连载 >> 二龙走天涯(第十六章)(江南一飘)
    
  双击自动滚屏  
二龙走天涯(第十六章)(江南一飘)

发表日期:2013年1月17日  出处:原 创  作者:江南一飘  本页面已被访问 2249 次




二龙走天涯

(第十六章)

作者:江南一飘

编辑:心缘之恋

第十六章

大龙的游手好闲英子极大的包容了,春生却是无法忍受。只要一看到大龙他的情绪就波动开了,连说话的嗓门都不由的变大了。春生大多在外跑车很少在家吃饭,这次回家刚巧是星期五,春生回到家中问英子“黑豆回来没有。”“他回来还要一段时间,如果赶不上班车,他这会应该还在路上走。”“你做点好吃的,菜和肉我都买好了,在车上,你去拿下来,我去接他。”英子连声答应,心里热乎乎的。从前春生把自己的全部的爱和情感都给了大龙,黑豆的出生和成长他很少过问,他似乎已经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个又黑又瘦的儿子,每次回来卖给大龙吃的,喝的,都是她这个做娘的偷着留给黑豆。黑豆的长相完全遗传了他俩的不足,和大龙的英俊潇洒形成了天壤之别。黑豆不仅长的不招人喜爱,他的性格也与众不同。黑豆就是教也教不会。吃饱饭就不知跑到那个旮旯一个人玩去了,肚子不饿不回家。这个家也常常无视他的存在,走亲串友坐大席春生带的都是大龙。黑豆到了上学的年龄,英子不敢对他抱有太高的期望,把大龙的旧书包翻洗了一下就让他自己去报了名。小儿子读到几年级了春生都不知道,上到初中的黑豆显现出男孩特有的轮廓,一双小眼闪烁着灵气,书读的还不错,偶尔还能跑到班级前几名。春生很快把黑豆接回来了,英子把饭菜做好了,春生拉着黑豆已坐到饭桌前,该上最后一道红烧肉菜了,英子示意让大龙把菜端上桌。这道菜是大龙最爱吃的。大龙把菜放到自己的面前,拿起筷子准备夹菜,春生伸手把红烧肉放到了黑豆的面前,夹起一块肉说:“儿子快吃,这肉烧的真香。”说着又夹起一块放到黑豆的碗里。英子也不敢给大龙夹菜怕扫了春生的兴。大龙不做声默默的夹了一点青菜吃了起来,吃完饭。春生拿出一身新衣服让黑豆试大小,大龙默默的走出房间,坐在院边。他强烈的忍受着内心的失落。他几乎有一年的时间没和他老爹说过话了。大龙常常躲着他,春生也对他视而不见。

星期日是黑豆返校的时间,春生安排早早的吃过午饭“黑豆你这小子打扮起来也不难看啊。”春生看着小儿说。黑豆“嘿嘿”了两声他是不太善于言表。哥哥失宠之后,父亲逐渐的开始关注他,开始他还有点不习惯,现在他正在大大方方的享受着父爱。“上车,老爹去送你。”黑豆把手一伸,“还有生活费呢?。”“少不了你的。”说着,春生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数了几张十元给了黑豆。“老爹再给一张,我想卖支好笔。”“行。”说着春生又抽出一张十元的高高的拿在手上。黑豆跳起来一把从父亲手中扯过钱喜滋滋的装在兜里。大龙在里屋的窗前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大龙身上的衣服既小又旧,他有两年没有添置过衣服了。以前黑豆都是拣他穿过了的衣服,如今却不同了。说到钱,大龙身上干净的找不出一分。寨子里没有换钱的活,也没有挣钱的地。大龙除了田间地头的干活,就是独自一人瞎转悠。他这么大正是上学的年龄,寨里就找不到伙伴。上山伐料,他又太小。他也出去打过工。活倒是很好找,大龙干起活来不惜力气,主家是很高兴的。可就是他哪一家都干不长。东家十几天,西家二十几天。人家怎好给他算工钱。干了半年也就挣了个车费钱。

春生对大龙的失望转为更为激烈地虐待。他常常当着众人的面用最难听的话羞辱大龙,从不给他留颜面。如果大龙给他脸色,他上手就打。大龙喜欢帮忙。寨子里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都要去,也不用主家安排,自己大小找个活就干去了。而这种场合一定不能少了春生。一是他的为人;二是他的酒量。这些场合少了他一是没有气氛;二是缺少分量。春生喝高了酒看到大龙就会找他的茬挑衅,往往会大打出手。面对父子俩主家很不好劝场。大龙随着个子长高,年龄增大,脾气也就牛了起来。春生的大嗓门寨子里没有人不怕。以前躲着他老爹的大龙,慢慢的不怕他老子了。面对老子的强悍他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就是越是人多的地方他越爱往他老子面前晃。人们私下议着:“大龙不识相。这孩子越大越不如小的时候了。三岁看到老,这句老古话似乎不灵了。”

退耕还林之后,春生的黑车彻底跑不成了,呆在家里的春生很少下地干活。有空就拎这个酒瓶找福生喝酒去了。每次两人都是酩酊大醉。一睡就是三四天。两人的肝都喝出了问题,他们却从不在意。只要有酒就是人间的最大的快乐。福生的两个儿子最终不愿意呆在大山里回山西老家了。大儿子娶妻生子老婆便回老家伺候月婆子了。小三妞妞上中学住校,周末才回家。那福生也是一个纯老爷们,从来不上锅台。媳妇在家每顿饭菜都是端到手上才吃。媳妇走时,给他蒸了三天的馍,做好了腌咸菜。他每天吃馍喝酒就咸菜。家里的馍吃完他就让班车一次捎回五十个。菜地的黄瓜开花时福生的生活有了改变。干完活回家福生手里捏两个馍,拎着酒瓶,来到地里摘一根黄瓜在衣袖上蹭两下,咔嚓,一口黄瓜,一口酒,一口馍蹲在地头吃起来。有时寨子里也有人请他去吃饭,他吃的最多的还属春生家。媳妇在老家住了五十三天回来时,福生已是皮包骨头了。热活的饭菜也吃不了多少。媳妇督促他到县医院作了一次检查。检查的结果让人吃惊:福生已是肝癌的晚期了。他的肝已被酒精浸泡完了。福生在医院里住了两个月病情日渐加重,他有个心愿,就是死前能回到老家。春生作为好友和他媳妇一同把他送上了回家的火车。几经转车,福生的体质太弱了走走停停,福生赶在进村子的路口就咽了气,等在家中八十岁的老母最终没有听到儿子最后的一声呼叫。福生走了,只有五十三岁。这位满腹经纶,为了想要一个姑娘,因超生而丢了工作。为了生活从平原来到这大山之中,他还正值当年就这样走了,他走时他的小妞才十三岁,还正等着他的爱和供养。福生的生活方式,是一种洒脱,还是作践自己,没人细想,最终的原由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春生回来后控制了一段时间自己的酒量。

苦难和折磨都没有压住大龙的成长,十八岁的大龙个头猛地蹿了一节,个头高过了他的父亲,小时底子打的厚实,没有了零食一日三餐,生活有了规律,他长得很结实,也更帅气。这一点春生似乎没有发现,或者说没有在意。

一天早晨,起个大早的春生没事站在院边,英子正忙着做早饭,大龙还没有起来。春生打开鸡圈,拿了一个玉米棒摩下籽撒在地上喂了鸡,然后把鸡打到房后的山坡上。春生回到院子看见大龙刚起来,揉着眼上茅房去,他的无名火就涌了上来,指着大龙便骂了起来:“你这头懒猪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起来,你小的时候的灵气哪里去了?老子把钱顶在额头上供你读书,你偏不上。你真是狗肉上不了台面,你看看人家二龙,你在看看你的那副德行……”大龙上完茅房,提着裤子走到院子,一边听着父亲不堪入耳的骂声,一边认认真真的系着腰带。系好裤带,又把上衣捋摸整齐。春生见大龙来到院中,不想看他,转过身继续谩骂。英子在厨房听到丈夫的骂声她也只好叹气,心中暗自庆幸的是大龙从不跟他老子顶嘴,否则这个家可就乱套了。英子做好饭,把饭菜端上桌,站在堂屋刚要喊那一对冤家吃放。她看见大龙走到他老子的身后,反手一扭,一个扫退。她还没弄明白咋回事,就见春生高大的身影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大龙一手卡住春生的脖子,一手压住他的手,磕膝盖顶在春生的胸口。春生冷不丁遭了伏击,躺在地上使不上劲,翻身不起,也没法动弹。:“天杀的,那是你老子。”英子扑上来,连拽带打,大龙纹丝不动,眼看着春生被卡的脸涨的通红,翻起白眼了。英子大哭起来,大声的喊叫:“救命啊,救命,出人命了。”听到呼救声,左邻右舍赶来,拉走了大龙,扶起了春生。大龙甩手走了,春生起来一声不吭进了里屋关上了门,他心中的那个痛,那个羞辱,那个失望,使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把自己在家关了三天。

春生把大龙从家中分了出去,从此两人相见如同仇人。

二龙走天涯(第一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第七章)      (第八章)(第九章)
(第十章)(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

著名评论家夏墨彦访《二龙走天涯》的作者陈凤婷笔名江南一飘

江南一飘文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