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文章连载 >> 二龙走天涯(第十九章)(第二十章)
    
  双击自动滚屏  
二龙走天涯(第十九章)(第二十章)

发表日期:2013年1月17日  出处:原 创  作者:江南一飘  本页面已被访问 2184 次




二龙走天涯

(第十九章)(第二十章)

作者:江南一飘

编辑:心缘之恋

第十九章

分家后,大龙分得了一间睡房,平地和坡地加起来有三亩地,他过起了刀耕火种的生活。最初英子背着春生每天还给大龙在锅里留着饭,后来看大龙每日睡到太阳升到竹杠高才起来也就不在替他留饭了。大龙起来找不到吃的,就烧一锅水,煮起玉米粥。没有菜,就把缸里的老酸菜捞一朵,切成块,撒点盐就着粥吃了起来。虽然农活大龙没有少要做,到论道做饭他还还是第一回,凭着自己平日看到的将就着做熟就行。吃了两碗,锅里还剩了半锅,大龙是个会过日子的人,把剩饭刮在盆里。锅里泡上水就下地了。他把平地的玉米茬一镢头一镢头的挖出来,打碎土把茬根扔到一起,再用火把它烧了。秋收完正是平地的时候,梨树过的人大部分的人家都用上了拖拉机犁地,坡地也用牛来耕。看到大龙半天也没挖出多少地来乡邻们不忍心,自报家门愿意帮大龙耕地,大龙就是不肯,只是低头挖地。乡邻们自知大龙的牛皮气也就不在惊动他任他劳作。两亩地大龙整整挖了一星期,开始还挖的快,后几天双手都打起来了血泡,虽有一身的力气,无奈双手一捏锄把双手疼的钻心,只好干干停停。大龙挖好地把地侍弄的平平展展的,中秋的那天他就把麦种撒在地里种上了小麦。梨树沟的人已有两三年的时间没人种麦子了,不是没收成,主要是麦子收割和脱粒都相当的麻烦,再说寨子里已经没有了打麦机了。英子劝过儿子两次大龙只是不说话,临末该咋干还是咋干。来年的春天大龙在坡地上种上了玉米,在玉米的行间还种上了黄豆。大龙不串门子,也很少和大伙说笑,整天都泡在地里,虽说是第一次种地,没有经验,单凭自己看到的,做起来也还像模像样的,有不会的,他就反复的琢磨。

到了麦子成熟的时候,玉米也有半人高了,在碧绿的海浪中镶嵌着一块金黄色的麦浪。大龙每日都揪下一穗用手搓开把麦粒放到嘴里去嚼感受麦子的成熟程度。又过了几日大龙选了个晴天大日开镰割麦了。他把麦扎成捆,摆了一地,割到中午时他便把几捆麦落在一起用绳子捆好背回家摆在院子里晾晒。天公作美晴天白云,大龙两天就割完了。院子他早就平整打扫干净了,早晨他把麦捆解开一层一层的铺好,隔一会他就翻一次让麦穗充分接受阳光的暴晒。下午时他不知从哪翻出一个连加就一下一下的打了起来,跟剁饺子馅似的一轮打完翻个面再打。梨树沟的人很诧异大龙这孩子能吃苦,这种最原始的打麦方法早都不用了,不仅费力气,更是效率很低。从打到装入麻袋大龙用了十天。可是要转入柜子里还得几道工序。打好的麦子还得晾晒,还得过风车,最后还要用簸箕才能麦子里的小麦壳小石子选干净。这样细的活,英子背过春生偷偷的帮大龙干了两天,大龙也不吱声扛了两袋麦子放到母亲的睡房就走了。大龙头年就获得了大丰收,把个麦柜装的满满的,梨树沟的人不由的竖起大拇指夸大龙能干。春生听到了也只是耸耸鼻子,在家不在破口大骂了,但从不和儿子打照面,也时常训着英子不让给大龙帮忙。他能看他能能个啥样,儿子打到老子的这口恶气春生闷在心里,心里常常作痛。他觉得自己几十年的风光全让儿子扫光了。在人面前春生也不爱乱谝了,寨子了很少再听到春生爽朗的笑声,高喉咙大嗓门的吆活声。

大龙凭着自己一身的力气,竟然把寨子已经废弃的石碾子搬回了家在家里推着碾子碾起麦面来,“轰隆,轰隆”碾子声吸引了一群孩子爬在窗户上看,大龙就用纸把窗户糊了。春生听到“轰隆”声既感到厌烦,又感到羞愧。什么年代了儿子还用碾子碾麦,真正是把人丢到家了。春生让英子去说过两次,要想磨面,把四轮车开去把麦子拉到镇上半天功夫就磨回来了。大龙不说话,只是低头推他的碾子。春生也拿他没法,这样的日子没法过秋收完,春生在城里找了一份事,领着英子打工去了。把一个家扔给大龙看他怎样折腾。圈里还有两头猪也留给了大龙。大龙整天泡在地里,没事时就蒙头睡大觉。想起来了就给猪喂三顿,想不起来就连一顿也不喂,可苦了这两头正在长膘的黑猪,饱一顿肌一顿,时常造大龙的反,把猪圈的门都拱坏了。不要说猪,就是大龙他自己也时常是饥一顿饱一顿。半大小伙又会做什么饭啊?时常能做熟就不错了。大龙完全过起封闭的生活,儿时的伙伴他一个也不理睬,寨子的人碰到大龙也是问一句答一句。慢慢的大龙喜欢上喂猪了,看着两头猪强着吃食他觉得很有意思,突然他觉得生活也还蛮有趣的。他给两头猪还起了名字,大一点的身上有花斑,起名叫大花,小一点的一身黑起名叫小黑。大花吃食好强常把小黑拱到一边自己先吃“不许你欺负人”大龙发怒了拿个长棍把大花赶到一边让小黑先吃嘴里还叨咕着;“我让你好强,想欺负别人我就让你吃不成,快说投降,否则让你吃不成”眼看猪食快让小黑吃完,大花急的嗷嗷直叫,乐的大龙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你急啥,吃的有的时”说着大龙又提出一桶猪食倒在猪槽里大花一个箭步冲上来吞吃起来,仿佛没有喉管一样,嘴没在猪食里两个大耳朵随着猪嘴大口大口的吞吃上下忽闪着,这猪食有那没好吃吗?看得大龙嘴唇子动起来,忍不住都想吃一口,小黑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吃呀,咋不吃了,刚才还逞强,现在又不吃了。黑嘿,我有办法了。”大龙转回身,窊了半瓢麦麸倒在猪槽里“啊呀,主人过年了”大花和小黑又拼着命吃了起来,直到两个肚子滚圆,爬在地上起不来,肚子撑的直哼哼。“哈哈”大龙笑的前仰后翻。大龙和大花小黑成了好朋友,连吃饭都在一起。大龙把猪食倒好,盛好饭就站在猪栏外看着大花小黑在里边吃,他端着饭碗在外边吃。吃到高兴就把碗里的饭拨一半给他俩吃,大花小黑也懂的情意,每一次都抬起头用长长的嘴亲昵的哼哼,大龙用手摸摸他们的长嘴,他们就满意的又吃了起来,大花也不在欺负小黑了他们三人相处的十分的友好。

冬天没有了青草,大龙就把楼上囤积的玉米棒拿下来喂给大花小黑吃,在大龙的精心照顾下,大花小黑长的膘肥体壮,毛发油亮油亮的。大龙变着法子照顾大花小黑,他把玉米棒抹下来在锅里炒熟,大花小黑嚼的嘎嘣嘎嘣香的大龙直流口水,他也抓一把嘎嘣嘎嘣的嚼了起来。“妈妈的就是好吃”大龙乐了,大花小黑更乐了,扇着耳朵,甩着小尾巴,嘎嘣嘎嘣吃的津津有味。吃饱了,大花小黑腿伸的长长的躺在窝里,肚子滚圆滚圆的,肥嘟嘟的可爱极了,半天没有动静大花哼了哼,小黑耐不住抬起头四下望了望。原来他俩在等大龙挠痒痒。这会大龙哪去了?大龙看天又起风了,赶快又抱了一捆麦草放进大花小黑的窝棚里。钻进窝棚一股热气扑来,大花小黑的窝都比大龙的窝暖和。大花小黑挨的拢拢的躺着互相取暖,他们肥大的身上热热的,大龙给大花挠几下样又给小黑挠几下痒,他俩舒舒服服的进入了梦乡。天空开始飘起雪花,大龙呆呆的看着睡熟的大花小黑坐在他们身旁不愿离起。他不想进自己的家门。三间房子空落落的 ,冷冰冰的,乱糟糟的和这猪圈没有两样。大龙除了给大花小黑煮食才烧火,他自己煮一顿几乎吃三天,冷锅冷饭吃的大龙心里更冷。睡觉的炕大龙也是想起来了就烧一次,大多他都睡在冷炕上。天一天冷起来,大龙还没有过冬的棉衣。饱一顿饥一顿,大龙廋了,头发也长长了,还打着自来卷,脸庞的轮廓更清晰了,一双大而黑的眼里充满了忧郁。爹妈走了半年了,弟弟上学从来不回家,他一天到晚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寨子的里大多数人都去打工了,小孩子们也都上学去了,就是在寨子转半天也难看到半个人,几乎家家关门闭户。大龙本身从不串门,就是在路上碰到人能躲过的他都尽量的回避。人们私下里说大龙有病了,有什么病呢?大龙他自己也不知道。此时的大龙真想躺在大花小黑的身旁和他们一起睡。

大龙和猪在一起睡觉的消息像炸雷一样在梨树沟传开了,以后看见大龙的人就会早早的避开。人们叹息这样俊俏的小伙就这样糟蹋了。

第二十章

春节将至 ,打工的人们陆陆续续的回到寨子,大龙动手打扫起房子,半年了他没扫过地,擦过桌子。家里的柴草都能把人埋了。经过两天的清理,总算桌子露出桌面,房间露出地面。他嘴上不说,心里却在期待。在大龙的期待中英子春生弟弟都回到家了。虽然分了家都在一个屋檐下。家里有了人气大龙心里了乐滋滋的。英子回到家赶快扫地抹桌子,天哪这家简直不是人住的,她不知大龙已经清理了两天。扫完地擦完桌凳,英子又烧了一锅开水,把个厨房清洗了一边。再烧一锅水把家里的水壶都灌满。又赶紧把两个炕烧起来。紧干慢干天快黑了,春生没进家门就串门子去了,小儿子也更着跑了,大龙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的看妈妈忙里又忙外的。英子把家里收拾的差不多了,提着猪食桶赶快去喂猪,走到猪圈看到两头大肥猪正睡的香。英子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大龙养的这么好。英子进了厨房炒好菜煮了好面,捞到碗里调好才喊:“大龙,来吃饭。”他知道那爷父老子俩不会回来吃了。大龙听到叫声磨磨叽叽的走出来,英子双手把饭递到儿子的手中,大龙迟疑了一下,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他半年了没有吃过一顿有味的饭菜。英子拍拍大龙的背轻声说:“慢慢吃,锅里还有。”英子不觉的喉咙发硬,眼眶湿润了。大龙还是个孩子,还是上学的年龄,他却遭受了这么多的罪,英子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一对父子成了冤家,她夹在中加也不知怎样去做。也只有偷偷的抹泪。

一家人相安无事忙着筹办过年的年货,大龙挑水劈柴也算勤快,每天做好饭大龙不大好意思上桌都是英子端到他房子吃。腊月天杀猪、宰羊,打扫扬尘梨树沟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年已挨近春生和英子商量杀猪的事大龙跳起来坚决反对。这犟驴平安的日子才过了几日他又跳出来无事生端,春生心里暗暗发恨,这次全让了他。在家看到大龙心里不呆,春生上楼寻绳准备上山拉柴火避着不见大龙的面,这一上楼春生着实吓了一跳,满满一楼板的玉米棒竟所剩无几了,英子上楼来一看,心里明白圈里肥胖的两头猪全靠一楼的玉米吃的,大龙把他们一年的口粮全喂了猪了,英子不免心里也生了气和春生商量这猪一定要杀,否则来年没有吃的就会掉膘,白白葬送了全家人一年的口粮。主义拿定大龙的工作就有英子来做,外出半年,英子也学会了曲折做事。一日英子把大龙叫过来说:“大龙你姨妈回来了,她想你,你去看看他。”听说姨妈从省城回来了,大龙高兴的直蹦,他从床底下拽出一麻袋木耳,这是大龙一朵一朵的挑出来的上好春木耳,他藏在床底下,专门是留给大姨妈英娘的。英子看到大龙扛出一麻袋木耳送大姨就说;“大龙,你你拿袋子给你姨妈多装一些,你扛一麻袋你姨妈又不做生意,再说她也不好拿”“我不管,这都是我给大姨妈准备的,我只管送给她。”英子无奈的摇摇头儿子越大越傻了,全没有了小时候的灵气了,只好随他。大龙扛起麻袋就走,还不忘回头说:“妈,不要杀大花和小黑。”“不会的,你去好好陪大姨妈玩两天。”大龙扛着麻袋走了,十五里地大龙一顿饭的功夫就打了,那边的英娘早早接到英子的电话,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只是哄着大龙多玩几天。看到大龙扛了一麻袋木耳大姨妈又是恼来又是喜“大龙,你扛那么多的木耳来,大姨妈也吃不完,大姨妈装一点剩下的留你,走时好带会”“不,大龙专门送给大姨妈的,谁也不给。”“好好,大姨妈全收下。”大龙从睡房搀出外公,大姨妈端出饭菜三人边吃边聊甚是开心。大龙的外公一人独居,平日的生活隔三差五的英子来洗洗涮涮,一段时间英子把老父亲接到自己的家里住春生的脾气大,又时常和大龙闹别扭,老人住不惯闹着走了。英娘嫁的较远很少回娘家,她一直牵挂自己的这个大侄子,常打听有去省城的乡邻好给大龙捎东西。大龙不会忘,这半年他过得日子不如自家圈里的两头猪,形影孤单,吃不饱穿不暖,兜里没有一分钱,曾经的好吃的他连闻一闻的份都没有,那天大姨妈捎来的烤鸭、麻辣小吃、饼干让大龙解了馋,大龙边吃边呜呜的哭,世上还有大姨妈记得他大龙。吃过饭,英娘又拿出新棉衣服让大龙穿上,大小刚合适,大龙乐的直笑。英娘又烧了一锅水,帮大龙洗了头和脖子。第二天大龙刚睁开眼,香喷喷的一桌饭已进准备好了。吃了饭,大姨妈给大龙修剪了发型,看到眼前俊拔的小伙大姨妈心里十分喜欢“大龙,看看镜子里的小伙多帅气,以后要勤洗头,勤理发,把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的,这么俊的小伙,恐怕小姑娘们争着追。”大龙说的红了脸只是“黑嘿”的笑。大姨妈拆洗被襦,大龙就挑水烧火劈柴。

这边英子等大龙一走就开始请人挑水,她烧起大锅,抬出杀猪的条凳,搬出烫猪的大缸,春生也忙里忙外的招呼人,可惜当年的一条大汉,能吃能背能驮,如今让烟酒泡的没得力气了。大火烧起来,一锅水滚起来,杀猪匠手拿铁钩走进猪圈,大花小黑正睡的香,两个钉耙飞出手双双抓住大花小黑的琐子骨,一声惨叫梦中惊醒,前面杀猪匠拽着钉耙往前拉,后边的大汉揪着尾巴往前提,号声大叫四蹄蹬地不肯往前,再上两个大汉揪住耳朵往上提,钉耙抓住的脖子鲜血如注往外喷,顷刻功夫大花小黑双双拿下,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两条凳子各摆一头大花小黑把命丢。汤毛、出缸、剌肉,不愧是纯粮食喂出来的肉,嫩的出水,肥的流油。辣面,花椒面,大料面备齐,一块一块肉抹匀腌一天一夜,再一块一块的挂在楼沿前终年烟熊火燎就变成了腊肉。

一切准备好,英子备好酒肉请父亲和英娘来团年。经过大姨妈的收拾大龙既精神又潇洒。大龙牵着外公的手和大姨妈有说有笑的回家。这三天大龙把三年的话都说出来了。进了家门,饭菜齐备,大家围上桌春生举杯大家应和喝了头杯酒就开席,你给我夹菜,我给你家夹肉,举家欢庆其乐融融。看到大盘的红烧肉,大龙惊呆了,抬头看到屋檐下,两排白森森的肉大龙心里直犯恶心,头发晕腾的站起来,指着英子和春生说“你们,把大花小黑给杀了,刽子手,骗子骗子”“小蹄子你今天又要撒野吗?自古以来猪喂来就是被杀来吃肉的”春生发怒的吼着。“我叫你们吃,我叫你们吃。”说着大龙把桌子掀翻了,春生顺手抄起一根木棍两棒就把大龙打翻在地,大龙翻身跃起一把抓住棍子的另一头“大龙,你不能回手,他是你的父亲”大姨妈一边叫着,一边扑上去护着大龙。大龙怒目圆睁,恼怒的脸色发紫,钢牙咬的咯咯响,扔下棍子夺门而出。英子气的嚎啕大哭,小弟弟吓得躲在一旁。春生气的差点背过气“天煞的,生出个孽障来,活活的要气死我。”老爷子在一旁默不作声。英娘一旁劝了姐姐,又劝姐夫。赶紧打扫满地的饭菜,碎碗盘碎。又把厨房清理。好好一顿饭就这样泡汤了,英娘烧好水下了面,每人成了点好说呆说劝大家吃了一点。半夜时还不见大龙回来,英娘心里着急要去找大龙,春生死活不让,孽障正真让春生寒心。英子虽然恼的很嘴上说不管他,但这黑漆漆的晚上不见大龙她心里还是放不下。看到炕头大龙的棉衣英子着了慌“这个天煞的没有穿棉衣就跑了, 腊七腊八冻死寒鸦外边这么冷还不冻死他”英娘也慌了神,她知道大龙特别爱护这身衣服,每次吃饭他怕弄脏都要脱下来。英娘英子出了家门外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山风呼呼的吹着,怪吓人的,只好又叫了寨子其它人去寻。英子知道大龙不会躲在别人的家里,他一定钻到山林了,找到大龙已是下半夜的事了。在石蛙里找到大龙他以冻得不会说话了,大龙回家就发起高烧,病好之后大龙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二龙走天涯(第一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第七章)      (第八章)(第九章)
(第十章)(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

著名评论家夏墨彦访《二龙走天涯》的作者陈凤婷笔名江南一飘

江南一飘文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