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文章连载 >> 二龙走天涯(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
    
  双击自动滚屏  
二龙走天涯(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

发表日期:2013年1月17日  出处:原 创  作者:江南一 飘  本页面已被访问 2209 次




二龙走天涯

(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

作者:江南一飘

编辑:心缘之恋

第二十一章

二龙坠入到爱河之中,心里充满了甜蜜。早晨陈海褒好汤,大龙已买好早点,陈海把粥褒好后早早的凉着,只等二龙回来就催他赶快吃。二龙吃好后就打好包带给丽琼。丽琼也在前台,她早早来了,已经把柜台擦得干干净净的,二龙把吃的放到丽琼的手中,丽琼微笑着吃了起来,有时间他俩就会在村头的大榕树下约会。陈海每天做好坚强的后盾,干活比一前也更买劲了。一年后,二龙的婚事提到日程大事表上。陈海早早把此事报告给媳妇,有爱在家里打扫房子,缝洗被褥请人为儿子缝了八床龙凤被。家事准备好专等儿子回来操办婚事。

八月初,陈海带着儿子,二龙带着丽琼并接了丽琼的父母一起回到了梨树沟。梨树沟正是玉米成熟的时候,公路旁,河两岸,山坡上一片一片的都是绿油油的玉米,玉米杆高出人头,每一个杆上都长着两个玉米棒。梨树沟的四面环山,山山翠色叠嶂,八月正是伏天,外面热的如若蒸笼,梨树沟仿佛有天然的空调,不仅景色宜人,更是那山清水秀,空气清新。就连中午太阳火辣辣的晒着,你坐在屋檐下刮来的风却凉凉的,你连蒲扇都不用扇。回到这里,丽琼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粉刷房间,置办被褥,前期的活有爱在家已经干的差不多了。陈海回来还是做了较大的改动。新房的屋顶是用石膏做了顶,窗户打掉老式的木格子的装上了铝合钢推拉的。挂上新式窗帘。家具是但从县城拉回来的钢化玻璃门门上是盛开的百合花。俩孩子在外做事新房一切从简,但样样是精品式样最潮流,梨树沟的人大开眼界,直夸陈海为儿舍得。陈海是独子这喜事也一定的办的风风光光的。早在三个月前就像亲朋好友打电话送喜帖做好了通知。婚礼还有一星期,远路的亲戚就开始陆陆续续的来到了。提前三天陈海就搭起了帐篷,摆上高桌子高凳子,大锅烧起来,大笼的馍蒸起来,杀猪宰鸡,晚上夜夜都是最新的大片播放,梨树沟有八年的时间没有放过电影了。梨树沟的人也最讲情义,接到陈海的电话无论打工的人走的再远也都赶了回来,至少一户要保证有一人。梨树沟像过大年一样,人人穿起新衣服,家家喜气洋洋的。最开心的人莫过于春生了,这么多年梨树沟缺的就是人气,打工的一走,整条街找不到几个人,每天梨树沟在寂静中迎来黎明,又在寂静中送走夕阳。看到吵杂的人群,灯火通明的街到,春生仿佛回到了当年唱戏的场景中,仿佛吃了兴奋剂浑身是劲,跑前面跑后忙的不亦乐乎。

婚礼终于到了,吃过早饭,梨树沟的人就气集体忙起来,挑水的、抱柴火的、烧火的,散烟的、发糖的、这是第一波打杂的总管春生在三天前就派好了人。现在各就岗位已经忙了起来。厨房里顺菜的,摆盘的,调汤料的,是打下手的,鸡鱼头天都过好了油,摆好了盘,两个主厨,一个主凉,一个主热。最忙的是厨房,最热闹的是新房。女孩是提前接到来,穿衣试装就在有爱的房间。梨树沟没有理发店,更没有专业的盘头化妆师,不过这不怕,细妹就是在理发店打工的,在外没有机会接这么大的活,今天可派上了用场。新娘的新装,一改梨树沟过去的大红袄是最新式的白色的婚纱,这是从县城的婚纱店租来的。十一点三十分张总管清点十六张饭桌上的拼盘全部上齐,就扯着嗓音叫,鸣炮婚礼开始:在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首先出场的是二老,之见陈海和有爱在大伙的簇拥下走了出来,他俩刚一露面,就引起大伙哄堂大笑,陈海被化装成七品芝麻官,头上还呆了一定扇耳挂的县官帽,有爱头发挽起来梳成了一个发髻身穿一间大红袍,二老被请上上座,接下来在一阵热烈的掌声出场的是一对新人:二龙雪白的衬衣衬着笔挺的西装,天堂饱满,五官端正帅气极了,丽琼肤色白皙身材窈窕一系白色的纱裙宛若天仙。梨树沟的人从未见过这样的装束,既觉得好看又感到不太舒服,梨树沟的喜事讲究的是大红,红衣红裤。二龙算是第一个打破梨树沟传统的人,老人虽说有点不适应,但电视上见过也还能接受,年青人更是狂喜,他们都曾有这样的梦想,却不敢去尝试,二龙真勇敢。新旧结合婚礼在一片热闹中结束了,鸣炮酒席开始了,新郎、新娘敬酒,双方的父母敬酒,猜拳,喝令热闹非凡。乡下有的是时间,婚宴只吃到和晚饭连起来。晚上要闹新房,这是年青的事。院子里坐满了看大片的人。

一天的热闹逐渐平息下来,春生在兴奋之余内心更多的是酸楚,二龙娶媳妇了,他的大龙呢?大龙曾经是他一生的希望,他给予了太多的梦想,可是这孩子像被咒了魔法处处与自己过意不去,现在的关系搞得这么僵,他不看想以后的日子再怎么去过。春生是要强但面对儿子他知道自己的强势给孩子带来的威慑,他不断的改正自己,但是每一次面对大龙的牛犟他都无法控制自己,每一次都把事搞得很糟糕。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他的心里一直很痛,也一直很窝火,想到难过之处春生的眼眶湿润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第二十二章

一场大病之后大龙的情况更加糟糕了,他有了一种怪癖,每次见到英子“黑嘿”笑两声把手伸到面前说:“给两个钱”英子赶快掏出腰包的钱放在大龙的手上,大龙“黑嘿”笑两声转身走了。英子浑身颤栗她看到大龙藏到身后的右手上握了一个大棒。英子把这事藏在心里,不敢对春生提起,她每次都给兜里放几块钱以便来应付大龙。英子已经无法跟大龙沟通了,她说啥大龙都默不作声完了说一句“黑嘿,都是骗子”,说的英子毛骨悚然。

正月过完农活就开始忙碌起来,英子想把地翻好到播种的时候请人也方便。田间忙碌起来,却不见大龙的影子,英子知道大龙躲在房间腾云驾雾的在抽烟,她知道,却不敢告诉春生,她忍着每天干完自己地里的活还要趁早或趁晚偷偷的给大龙翻地,英子用自己的容忍换的家里一时的平安。

二龙结婚办喜事,他没有忘记自己儿时的铁哥们大龙,寨子的人都说大龙精神失常了,人们不愿招惹他也都远远的避着他,大龙也不愿和人打交道,他看到河里嬉戏的鱼儿他会呵呵呵的笑个不停,他在地里干活他对停在树枝上的鸟儿说话。这些二龙不信,自从小学四年级跟大龙分开,为此他还生了一场病,儿时的友情他终身不忘,后来大龙发生了那么多的事,自己又一味的沉迷在网络游戏上,也没有更多的和他交流,知道自己大学肄业回家被发现后,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那是二龙想起了大龙,曾几个夜晚和母亲闹别扭离家每个出去,他都找到大龙,他俩挤在一起,谈笑的时候,谈现在,他俩谈的又说又哭,二龙内心压抑,他那时才知到大龙内心的痛苦,大龙曾经的美好梦想,他俩同病相连,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抽烟一起喝酒,大龙那时只要弄到好吃的都会等二龙来了才吃。二龙是幸运的,他走出自己的人生低谷,大龙却越陷越深。二龙亲自去请大龙来参加自己的喜宴,大龙高兴的不得了,灶前的干柴,缸里的水他都是他弄的。酒席上,二龙恭恭敬敬的为大龙敬了三杯酒,新娘子为大龙点上了烟。寨子的人们不得不承认这兄弟俩的情意。可是眼前的差异又不能不让人惋惜。

大龙学会了抽烟,学会了喝酒,他开始把自己内心的压抑向外排泄

一天英子从外边急匆匆的回来,想进厨房喝口水,她是又累又饿又渴。“咣当”一声刚推开厨房们“黑嘿,给钱。”门后边伸出一只手。“大龙,别闹了,妈刚从地里回来,兜里没钱”“咣赤”一声,一声闷棒敲在英子的头上,英子嘴里的钱子还没有吐出来直觉的头嗡的一下,失去平衡脚下两个窜窜她一把抓住门框,差一点摔倒,额头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流了下来,英子也不理会顺势坐到了地上,看到大龙默然转身的背影,英子的头嗡嗡的疼着,此时她的心更疼。她木讷的坐在地上,她不知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儿子如此的对自己。他老子不闻不问,两人连面都不见,大龙连小鸡,小狗都不伤害,唯独独对自己下黑手,英子是有苦说不出来。这个逆子成了自己的克星。

家是住不下去了,农田还没有翻好英子就催着春生赶快走,每次都是春生拖着英子走的,他娘的心都冷了,还有什么指望,春生嘴上乐和的说,我早都想走了,可心里的那个苦哇,只有他知道,这些天他愈加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心里堵得他透不过气。曾想让儿子出人头第,大扬他的祖宗,没想却生了个逆子,处处和自己作对,现在混的连一般人都不如,现在竟然连个媳妇都娶不下,他雄霸半辈子的人让儿子丢尽了。春生带着英子走了,把生活所需的用品也都带走,这次看来要在外边常住了。黑豆虽然学习成绩还不错,却不爱读书,初中刚毕业就把个车已进开得很顺溜了,这点春生并不知晓,高中读了半年就独自到新疆打工去了,挣得第一个月的工钱寄给春生时他才知道小儿子早已不读书了。让儿子像陈四爷家的孩子一样,做个读书人干些体面的事,这一梦想彻底破灭,看到儿子寄来的钱春生心里多少是个安慰:“臭小子,还知道孝敬他老爸”春生把钱摸了又摸,他仿佛摸在小黑黑瘦的脸上。他痛苦的蹲在地上,他把自己有的情感都给了大龙,却把父子关系搞得水火难溶,他不曾关照过小黑,又把一个孝顺的儿子给耽误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也不知也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竟要如此惩罚他。

内心的折磨是春生日渐消瘦,吃不下,睡不好,每日借酒度日,英子也只有偷偷的落泪。

春生的气色越来越差,有时连喝粥都觉得嗓子眼卡的难受还时常胸闷还伴有针刺似的疼痛,这种感觉他早都有了,只是他不愿说他把一起都悄悄的藏在心里,在外人看来,他豪爽,健谈,豁达。没有他扛不动的事,没有他翻不过的火焰山。其实他的内心一直都是沉甸甸的,他从未放下过。这天早上,春生喝了一小口粥,他还想吃一小口馍,没想到这半口馍噎的他差点没气了胸后骨一阵一阵的紧缩。英子强行把春生送到医院去做检查,这一查春生就出不了医院了,他已是食道癌的晚期了。在医院治疗了一个月,春生坚决要回家,英子流着泪护送着春生回到了梨树沟。病来如山倒,春生知道自己的病情才一个来月,可整个人都萎缩了,他静静的躺在炕上,寨子的人们陆陆续续的来看他,他没有言语,没有表情。人们看到昔日高大魁梧,健壮的春生如今瘦弱的没有原来的一半大,过去呼风唤雨,人人敬畏的能人,如此的沉寂。人们好生的难过。

春生在等,他回来已进十四天了,他一直在等待一个身影。

一阵剧烈的阵痛让春生痛不欲生,英子忙给他擦拭全身的汉,又重新把养气给他插好哄着春生慢慢的入睡。英子知道这会春生能睡一会,她的赶紧趁这个空去挑水,水缸里早就没有一滴水了。英子挑着水桶刚走,大龙就从楼上溜了下来,他知道英子每次离家时都要把家里搜寻一遍,生怕他在家里。大龙下了楼,轻手轻脚的来到春生的房间,一个瘦瘦瘪瘪的老头躺在那,一双犀利的眼睛此时无力的耷拉着,鼻子里插着氧气管,随着呼吸的起伏还吱吱的在响。大龙轻轻的,慢慢的逼近父亲,他的眼神是忧郁、暗喜、愤怒、压抑,如变换的魔灯不知那一面才是大龙的心绪,他伸出一双强大而有力的大手,锁向春生的喉管,咔嚓一下春生就会毙命,眼看这双魔手马上就要卡住春生的喉管了,大龙忽然双手向外画了个弧线,替父亲掖好了被子。大龙嘲弄的把父亲瞅了一眼,在炕边转了两个圈,他忽然又痛苦的蹲在地上“大,大……”听到响声大龙噌的溜了出去。“大,大……”春生忽然睁开眼,他看到逃去如飞的身影努力的挣扎着想抓住他……

春生入睡了,可他的脑子里混沌一片,他走在陡峭的悬崖边,忽然脚下一滑,把怀里正熟睡的大龙弹了出去,春生奋力的一跳他想抓住儿子,不知什么缠住了他的腿,眼看儿子抛下了悬崖春生真是痛不欲生……火车咣吃咣吃的飞奔着,春生从兜里掏出一个大大的棒棒递给大龙,大龙看到那个大大的熊猫棒棒糖高兴的蹦过来,大龙伸出的手几乎就要碰到了,忽然火车断成了两节,大龙瞬间被抛入到黑暗中……“大,大……”春生忽然睁开了眼,他看到了大龙逃走的身影,大叫一声,他想让大龙停下来,他多想看看大龙的脸庞,他有多少年没有看过儿子的脸庞了,他的脑海里定格的是大龙十岁前的模样。春生使出全身的劲张大了嘴,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他张大嘴眼睛睁的大大的,手指着门口,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英子一挑水挑回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她惊呆了,英子竭斯底里的哭了起来“大龙,你个天杀的,他是你父亲,我一挑水没挑回来,你就……你你这个天杀的”英子边哭便嚎。

雄霸一方的春生就这样走完了他的一生,出殡的那天,正像大龙出生的那天一样,大雪整整下了三天,梨树沟被大雪裹得严严实实的,天地一片白,春生没有活满一个甲子,老天爷也难过啊!

从春生咽气人们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大龙,有人说他彻底的疯了,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离开了梨树沟……

第二年春暖花开二龙就做了爸爸,有爱也被接到南方去了,听说二龙自己做了小老板,全家定居在南方了。

只是陈海还忘不了梨树沟。

二龙走天涯(第一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第七章)      (第八章)(第九章)
(第十章)(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

著名评论家夏墨彦访《二龙走天涯》的作者陈凤婷笔名江南一飘

江南一飘文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