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缘心曲 >> 流金岁月 >> 【短篇小说】山红
    
  双击自动滚屏  
【短篇小说】山红

发表日期:2014年5月16日  作者:露海  本页面已被访问 1514 次



 

山  红

 

作者:露海 //编辑:珊瑚海

  

   有一个村庄,村的南面大约十里地的地方,有一条河流。村里有不少的住户,民风却很淳朴,很多人都有颗善良的心,有一副热心肠,这个村叫柳河村。村里曾经有一位饱经风霜的苦命女人叫山红。
说起来山红,村里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还有人为她的痛苦人生流过不少的眼泪。


  山红娘家住在河的南面,大约离河有二百里的路。在她十八岁时,经人介绍嫁到了柳河村。她嫁过来的那一年,远处的山坡上的野花开得从来都没有那么艳丽,红彤彤的。远远向山上望去,那一片一片的红,就像飘落在山坡上的一朵朵晚霞,似乎还在轻轻地浮动。


  山红长的端庄秀丽,皮肤白皙,眉眼含春,人很水灵,大约一米六的身高,身材苗条,那眼眸慧黠地转动更是令人心醉。


  刘海是山红的男人,家里贫穷,命也很苦,很早就没有了父母。他娶到了山红这样漂亮的媳妇,邻里都说是他上辈子积的德,他听了后,嘿嘿地咧嘴一笑,心里乐开了花。


  简单的婚礼已过,山红就担当起了一个家庭主妇的任务,还把家中的一切事务承担下来。她还种地,挑水,砍柴,什么苦活累活都干,从来没有一句埋怨的话,只是一心想早日改变家里贫穷,过上一个舒心的日子。家里生活渐渐好起来了。喜鹊在村里飞来飞去,欢喜地叫着,那是山红的女儿出生了,漂亮的像山红一样。一家人沉浸在喜悦里,山红眼眶中噙满了幸福的泪光,泪花一闪一闪的。


  可那好日子太短暂了。男人突然得了病,为了治病,山红不断地卖掉家里值钱的东西。“别花钱治了,没有用了,我的好老婆,好妻子,往后你还要和孩子过日子,孩子就交给你了。”男人的眼角有点湿润,在病床上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心地善良的山红顿时痛苦至极,扑到丈夫的身上,紧紧地抓住自己男人的手,强忍着不使自己的泪水流出眼眶。


  “你知道,我很能吃苦啊!只要你在,就是我们一家人的希望,我会一直陪着你……”她断断续续地又有点哽咽地安慰自己的男人说。
    可后来,她的男人还是撇下她们娘俩走了。山红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抱着一岁多的女儿玉莹哭了一天一夜也没有吃一口饭!


  丈夫走后,山红知道不能天天靠流泪过日子,前面的路还得领着孩子往前走。她没有了往日的笑容,变的少言寡语,为了家里的生计,只是默默无言地苦干。


  现实是残酷的。就在她们娘俩在人生的道路上艰难地往前走的时候,村里几个头头却开了一个秘密会议,就是在这个会议上,某个头头想起了她曾经过过一段舒心的日子,就提了她的名,就这样把山红家定成了村里的地主成分,还在当夜就报到上面去了。


  山红知道了这件事后,委屈的泪水顺着眼角滚滚而出,可她一个弱女子又有什么办法呢?
    来到了丈夫的坟前,她一个人哭得很伤心,那整个天空都似乎飘荡着她凄惨的声音!


  玉莹渐渐地长大了,她知道自己妈妈的命很苦,知道妈妈即使低着头做人,还是一次次地躲不过受到的欺凌;她知道家里的情况,从来不向妈妈要新衣,不要求妈妈为自己做点好吃的,不给妈妈添麻烦,只是尽量做一些事,比别人多干一些活使自己家日子好点。为了减少妈妈的心里痛苦,她还说一些有趣的话,给这个清苦的家庭增添一点欢乐,每当山红听了,脸上才有了淡淡笑容。她们母女相依为命,只图个不饿肚子,只图个相安的日子,就不敢有其它太高的奢望了。


  哪有她们相安的日子呢?因为她们家是地主,因为她们两个是弱女人,常引来了一些欺负她们的人。山红过不了相安的日子,事事只有忍气吞声;山红的女儿在外面也经常受别人欺负。这不,有几个人无缘无故地就把玉莹打了。可怜的她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掉,单薄的身体也跟着颤抖。其实,那些人知道打了玉莹是没有事的,只是为了消遣而已。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可她还是把这件事瞒住,她是怕自己的母亲知道了伤心痛苦难受。


  到了晚上,她实在憋不住了,就跑出村外,面对远处山坡上爸爸的坟墓哭喊:“爸爸,天堂的路遥远吗?我想您了!您要是在,我娘俩就遭不了这么多的罪了啊!”那哭喊声催人泪下。


  玉莹回到家后,山红也知道女儿心里有很多委屈,强忍着不使自己泪水流出来,反而安慰说:“孩子,有妈妈在呢,挺一挺苦日子会过去的,咱们还是有奔头的啊!”玉莹轻轻地点了点头,清秀的脸上还露出了笑容。


  那天晚上,山红想起了生活的艰辛,那一幢幢的往事慢慢化成绵绵的泪,令她心痛得想大哭。
    那天晚上,在梦里玉莹哭了,哭得很伤心,早晨醒来,伸手摸摸,枕巾濡湿一片。过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山红和玉莹就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有人说,在一个城市里听到了那些地富反坏右份子、牛鬼蛇神们受酷刑时的叫声,那声音可凄惨了;有人说,看到了一批一批地把所谓的牛鬼蛇神游街示众,有的还作活靶子被别人拳打脚踢,肋骨被踢断两根;有人说,这些黑五类分子的女儿们都不好嫁人,即使长得很漂亮,也只好嫁给贫下中农家的傻子或者有残疾的男人。


  到了晚上家里就觉得寂寞、冷清、苍凉,这些消息都令山红和玉莹心惊肉颤。更令山红揪心的是她的女儿玉莹,女儿的路还长,今后她怎么活人呢?


  外面有了轻轻地敲门声,山红用手背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小心而手哆嗦着开了门,那是好心的王婶来了。


  山红见了王婶,眼眶里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说:“我倒没什么了,活一天算一天,可孩子……”山红说着说着哭的就泣不成声了。
    “玉莹她妈,你看这样好不好?我远处妹妹家有个孩子,年龄比咱玉莹大两岁,人老实能干,会体贴人,若是玉莹嫁过去……”就是在这个晚上,两个人敲定了一件大事。


  那边收到了信,很快就回信了。信上说,知道了玉莹是个好孩子,还看了玉莹的照片,一家人都喜欢的不得了,还说他的儿子发誓一辈子都对玉莹好,不让玉莹受一点苦。很快,那个小伙子就来求婚了。


  在王婶家里,玉莹开始低着头,后来眼睛却不听使唤地向对方瞟去,才看到对方原来是那么的年轻力壮,脸庞肉色是那么的白里透红。经过交谈,玉莹觉得对方诚实,人品、性格都不错,是可以把终身相托的人。就这样,玉莹整个人生的婚姻大事,不到两个小時,就尘埃落定了。


  玉莹心里明白,妈妈这样做都是为了自己好,怕自己在这里遭罪,还有那么多好心人劝说,她只有选择另嫁他乡了。


  本来说的好好的,玉莹到了婆家,安稳了,就接妈妈过去,一起过日子。可出嫁那天,玉莹的眼泪一下子从眼中滚了下来,想想相依为命十八年的母亲,就紧紧地抱着母亲,哭成了一个泪人,她是多么不愿意离开自己的母亲。山红泪眼婆娑,心就像用锥子戳,可她又有什么办法来保护自己的女儿呢?玉莹出嫁了,山红那颗揪着的心才平静了下来。


  大约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山红正在家里喝稀糊糊,吃窝窝头就咸菜疙瘩的时候,一群戴着红袖章的人突然闯进了她的家,砸破了家里唯一装衣服的箱子,强行给山红穿上了她出嫁时的衣服,还用绳索捆绑住了她的手,给牵走了。她那瘦骨嶙峋的身子被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在大街上,她头上顶一尺多高的高帽子,胸前挂个很大的黑牌子,穿着结婚时的衣服和鞋子,脸画的像黄世仁妈一样的恶地主婆,夹杂在一些所谓的地富反坏右份子中间游街示众。
    山红步履艰难,手里拿个锣,边走边敲边喊:“我是大地主!我欺压过穷人,我喝过穷人血!”那声音凄凉而揪人心。
    “她心地太善良了,是个好人啊!哪里欺压过穷人,喝过穷人血呀!一定是那些人逼着她喊的啊!”这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和她的一位老姐妹压低了声音述说着,眼泪还漫出了眼眶。


  她的老姐妹接了话,眼里也含满了泪花,小声地说:“是啊!这孩子命苦,刚嫁到咱们村时十根手指像嫩葱,不久就没有了丈夫,一个人带着孩子多不容易,为了生存活下去,饱受了那么多的心酸和磨难。看,她的手指像枯枝,像风雪天里颤微微发抖的枯树枝啊!”山红走的两腿发麻,眼睛恍惚,就突然重重地摔倒了。


  有一个戴红袖章满脸横肉的家伙,一边命令她爬起来,一边用脚狠狠地在她身上踢,“叔叔,叔叔,不要再打奶奶了,不要再打奶奶了,你们快把奶奶打死了!”这是在人群里一位大约三岁小男孩在哭着喊。


  另一个戴红袖章尖嘴猴腮的家伙,恶狠狠地走过来,就要打那个小男孩。他的母亲赶紧抱起自己的孩子,吓得拼命地跑着离开了人群。


  那拳打脚踢,还有那受酷刑时的惨叫声,让人听得毛骨悚然。悲哀呀!这究竟是什么世道呀?到了下午六点钟,山红回到了家里。她对活在这个世上彻底绝望了,想想自己如果再活下去,一定会拖累自己的女儿玉莹,也会连累……山红拿了一根绳子,一端栓在了门梁上,一端套住了自己的脖子,就这样含着眼泪……

  由于天气太热,玉莹几天也赶不回来的,王婶和好心的邻居,还有一些好心的人,就送走了山红,把她和远处山坡上的丈夫埋在了一起。那天还突然下起了大雨,山红太屈冤了,那是老天在为她而哭啊!

  山红走后没几天,玉莹和她的男人大林就来到了柳河村,那是特意来接他们的妈妈山红的。
    知道了山红的事后,大林顺手抓起一把砍柴的斧头,他发誓要劈死那几个打山红的家伙,他要拼命去了。

  王婶紧紧地抱住大林的腿,哭着说不要让他蛮干,那样你会白搭一条人命的,玉莹的命也会搭进去的。   就在这时,那天同情山红流泪的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还有她的老姐妹都来了,稍后又来了一大拨人。


  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声音颤抖而又凄凉地说:“孩子,是你救了玉莹的命啊,要是玉莹那天在村里,就……”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心中翻涌着曾经和山红在一起的往事,一个个的眼泪都从眼眶里滑落了,他们都知道山红是柳河村心地最善良的女人,最能吃苦的女人,最能忍气吞声的女人,心里都念她的好。


  玉莹泪流满面地扑倒在母亲的坟前,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一把掩埋母亲的黄土,另一只手拍打着大地,“妈妈啊,妈妈啊,你……”她撕心裂肺地哭啊,哭啊,那哭声令所有在场的人肝肠寸断,那哭声传的很远很远,那哭声响彻云霄……玉莹哭昏过去了,后来……

  过了很久,春风吹遍了大地,所有的地富反坏右的帽子都一风吹了,山红的女儿一家也过上了好日子,她的外孙也考上了大学。这一切的一切,不知道在天堂里的山红可否知道?想起了山红,就催人流泪,她被逼死的那一年,才四十出头啊!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露海
发表人邮件:qh.zxp@163.com发表时间:2014-5-22 16:46:00
来向春之霓虹、珊瑚海、温情无忌、月圆中秋文友问好来了。点评都仔细看了,感觉到了对所写的小说给予的肯定鼓励,在此说声谢谢!祝福文友生活愉快!
发表人:月圆中秋
发表人邮件:470011648@qq.com发表时间:2014-5-21 21:40:00
有些沉重的故事,却是那个时代真实的记录,愚昧有时候真的是一把屠刀,会指向无辜的人,但愿这样的事永远 不会重演。
发表人:温情无忌
发表人邮件:dahua8888888@163.com发表时间:2014-5-16 14:40:00
读了,有点难过。想想,离开法治,蔑视人权,是多么可恶。
发表人:珊瑚海
发表人邮件:123456@qq.com发表时间:2014-5-16 14:36:00
欣赏,问好朋友!
发表人:春之霓虹
发表人邮件:325823485@qq.com发表时间:2014-5-16 13:19:00
唉,山红是那个年代政治运动的牺牲品啊!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