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情怀 >> 情感随想 >> 紫微宫与人参[宋月航]
    
  双击自动滚屏  
紫微宫与人参[宋月航]

发表日期:2015年5月21日  出处:原创  作者:宋月航  本页面已被访问 1655 次

紫微宫与人参

作者:宋月航//编辑:珊瑚海


  在新开河流域的板岔岭上曾经有一座“关帝庙”。当地居民称之谓“老岭庙”、“老爷岭庙”,又叫“紫微宫”。

“紫微宫”于光绪三年(1907年)竣工落成,庙宇气势宏伟,分钟楼和鼓楼,堪称为东北第一庙宇。道观中有一口刻着“光绪年外岔沟通兴炉制造”的大钟,说明道观于1907年落成。 

 “紫微宫”共建有三座大殿,殿与殿之间,用三寸厚,四米宽的红松木板天桥相连。前为马殿,内有两匹泥塑骏马,红、白色各一匹。马高两米,身长丈余,腰粗两抱,昂首屹立,威武雄壮。中殿为老爷殿,内供关公、关平、周昌、赵蕾、袁蒲等塑像,左侧有香坛殿,内道旁有山神庙三间,并供有“二十八宿”神像。九间东厢房是老道的住宅和伙房;后殿为娘娘殿,殿中供有“三宵女”、“灵霄女”、“琼宵女”“碧霄女”、“送子娘娘”、“沙豆娘娘”的塑像,“四不全”、“侯巴老爷”的塑像肃立在店门的两侧。庙内共有两个伙房,一个为素食,一个为荤食。

  庙中共有郑学士老道、刘俊星老道、蔡老道、孙老道等7位知名老道,庙内还有十几名伙计。庙中的总管家叫胡学庆,专门负责耕种180亩地,管理新开河人参200余帘。另在柳河、四平等有耕地千余亩,年收地租300余担。当时,庙中还住有“闯关东”的山东人到本地打工的单身汉20余人,冬季到庙里过冬,给庙里打柴,清扫岭上积雪,干些零活,庙里不用给他们工钱,但也不收饭钱和宿费。这些人也是由胡管家兼管。

  当时,由于交通不便,现在通化地区、白山地区的客商,卖粮的、卖山货的必经此岭去外岔沟的水路码头乘船才能到安东、营口等地做生意。因民间没有机动车辆,当时的交通工具全是马车,凡属经过此岭的行人都争先恐后地去庙里烧香祈祷,保佑一路平安。虽然岭路坡陡弯急,但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车翻人亡事故发生。

 那时候,板岔岭那嘎达只有十几户人家,家家都用柞树、曲柳、黄花松劈成的大拌子夹的杖子,用锯截的一般高,挟上后刷齐。但是,由于居住的分散,各家各户互相间往来得少些。

 可是,每逢四月十八赶庙会,到“紫微宫” 求签卜卦、求财求福、求子嗣仕途,烧纸焚香时,南来北往的人络绎不绝,热闹非凡。庙会开始前,首先敲钟,钟楼的大钟有两抱多粗,人头多高,钟声宏伟能传出三里以外。方圆百里远的群众都汇集到庙中,大车小辆,人山人海,香火鼎盛。“紫微宫”真可谓是生意兴隆通四海。

 有一天,一名中年妇女满头大汗地背着一个小孩急匆匆地来到紫微宫,跪在道长面前,请求道长为他的孩子看病。不看还好,这一看可坏了:孩子双目紧闭,面色蜡黄,只往外吐气,不往里吸气,眼见得是气息奄奄,危在旦夕了。

 道士们大都得懂得一些医道,一看便知道了八、九。告诉那妇女说:“这孩子是患上一种要命的病,叫够呛了。”

“什么病啊?”那妇女急切地问。

“窝子病。”

“那这孩子还有救吗?”

“我们尽力抢救吧!”

“窝子病”一词,属于方言,又叫伤寒病。现在的学名叫“克山病”。因在农村多数家庭有大人、孩子同一被窝睡觉的习惯,一般情况下家中一人发现患病,常会传染全家,其他人十有八九都会被该病感染,所以农村把这种病形容为“窝里病”,故称“窝子病”。这种病不得则已,一得就是一家,弄不好就绝户。

“紫微宫”里的郑学士老道、刘俊星老道、蔡老道、孙老道等道士们齐心尽力,又是灌药,又是针灸,又是掐人中,还有在边上祈祷的,折腾了半天还是不见效。他们告诉那位妇女说:“看来孩子是没有救了,找个地方埋了吧。”

中年妇女眼见孩子不行了,便向道士道声:“谢谢你们啦!”然后,她流着眼泪把孩子抱出了庙门,放在东边的小树林里的一块石板上,满面泪水掩袖而去。

 这悲惨凄凉的情景被庙里一名叫辛可善的伙计看见了,他便偷偷地把孩子又抱了回来,藏在大殿的雕像后面。实际孩子并没有死,而是一时出现了“假死”现象。

 辛可善,原来是杨靖宇率领的抗联部队的一名战士,是杨靖宇将军秘密派到“紫微宫”的抗联地下联络员,专门负责传递情报的。

 到了晚上,辛可善急得睡不着觉,左思右想的还是没办法,半夜时又悄悄地起来去看了看小孩。孩子虽然没有死,但却不能睁眼说话,只是迷迷糊糊地昏睡。

 这一折腾就是多半夜,快天亮时,辛可善静坐在孩子身边,握着孩子的小手,迷迷登登地打起了盹。

 朦胧中,他看见“紫微宫”东边的山沟里,有一个大姑娘在向他招手。这姑娘身穿红袄绿裤,头顶上扎着一朵通红通红的的小红花。姑娘对他说:“哥哥,过来呀!我这里有一棵百年老山参,能治好这个孩子的病,你快来挖去吧,救人要紧哪!”辛可善正要问个明白,一着急头磕到雕像的底座上,睁眼一看,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辛可善为人心地善良,救孩子心切,也顾不得寻思这梦灵不灵,趁着天刚放亮,又加梦里的情景还没忘,撒腿便往山沟里跑去。

  他依照梦里的样子,钻进了庙东边的一条小山沟,一气跑了十多里地,气喘吁吁地来到了一座悬崖下,抬头一看,呵!石崖上通红一片人参,长得正旺呢!棵棵水灵灵的。

  辛可善乐了,都说辑安新开河流域的“老爷岭”是老棒槌营子,竟出大山货,可谁也没有遇到这么多成片的野山参啊。辛可善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多的野山参。可是,挖哪棵好呢?哪棵是能治孩子病的百年参王呢?

 辛可善一时愣住了,低头细看,有一棵略高的山参正微微晃着头,似有点头暗示之意,头上顶着一串参籽,茎杆上有六片叶子,比别的人参多。辛可善便把这棵大山参小心翼翼地挖了出来。呵!这人参的根茎是个“八字形”的,满身都是疙瘩,纹络像螺旋似的一圈一圈的。辛可善抠块青苔藓包好了山参,又扒了一整块黄菠萝皮打上包,然后一溜烟跑了下山来。

  回到庙里后,辛可善急忙用水洗净了山参,放在砂锅上文火煎好,找个小木匙一口一口地,小心翼翼地喂进这个要死去的小孩的嘴里。说来也怪,一小碗参汤才喂了多半碗,就发觉孩子双目圆睁,炯炯有神,面色由黄变白,由白变红,不一会儿,就自己坐了起来。这孩子还真是懂事,看到在给自己喂参汤的辛可善,立时泪如泉涌,跪地叩头拜谢。

 “快起来!快起来!”这可把辛可善东乐坏了!“神了!神了!”他大声嚷了起来。喊声惊动了庙内的众道士,大家聚拢过来,问明了原由后,都替孩子高兴。

  吃完午饭后,辛可善向道长请了假,护送孩子下山回家。见了家人才知道,这孩子是抗联战士的遗孤,是抗联部队秘密托付给了当地一家老百姓抚养的,没曾想,孩子突然得了疾病死去。幸亏辛可善及时发现给抱了回去,又用山参汤救活了他的命,家人见了孩子自然又是欢喜高兴一番。

  从此以后,凡有病人来庙上求医治病的,道长便吩咐辛可善去山上挖一棵人参,配上其他中草药,包治百病,参到病除。这件事越传越神,越传越远,这条山沟便也由此得名“老爷岭棒槌沟”。

  这棒槌沟虽说出了人参,但还有个说法,除了庙里的辛可善,其它人谁也别想挖到山参,即使告诉了你详细地点,你去了也是挖不到人参的。多少年过去了,不信的也信了。

  1937年,驻扎在外岔沟日本宪兵队听奸细密报说老岭“紫微宫”是抗联的联络站,常年支助抗联部队粮食、衣物,还救过抗联战士的遗孤,于是就决定出兵进山围剿。

  一天,三十多名日本兵和一名翻译官,在一名日本军指挥官的带领下,乘坐着二辆汽车,来到新开河片匪区(日本人将抗联称为匪)进行剿匪。到老岭“紫微宫”后,又发现有几间屋里地面上铺了一层搧房草,日本鬼子又怀疑“紫微宫”里留宿了抗联部队过夜,威逼他们说出抗联藏匿的地点。日本鬼子最终还是白来一趟,没有得到任何收获,于是便气急败坏地杀死了抗联战士辛可善和几名道士,侥幸的是部分在外干活的伙计躲过一劫。

  接着就要放火烧掉紫微宫,翻译官对指挥官低声地说:“此庙会显灵的,不能烧啊!”“八嘎!”结果翻译官被日本军指挥官“啪!啪!”打了两耳光。“统统地烧掉!”日本军官把指挥刀一挥,还是下令放火把“紫微宫”烧了。

 恶有恶报,在日本鬼子返回的途中,路经通天岭上一个拐弯处二辆汽车全部翻了车,除翻译官外,剩余的日本鬼子非死即伤。事后,日本人为了赎罪,在外岔沟后山修建了一座纪念碑,可惜文革时被造反派给扒毁了。

  郑学士老道眼睁睁地看见日本鬼子把寺庙烧光,因气愤及至盘腿坐死,死后人们用坐棺将他埋葬在庙后山坡上,为他修建了陵园。伪康德四年又被日军烧毁。庙址现在仅存部分建筑石、墙、残瓦等遗物,原址已变成耕地。

  天可见怜,时值2011年3月应吉林省集安市市委书记及各级领导邀请,中国第一家道文化研究会、海城市道家协会会长李嗣航感天地神明所召,在集安市老岭村主持修建道观--紫微宫,并且担任监院。2011年3月29日,恢复建设集安市紫微宫项项目得到了吉林省宗教局同意建设的批复。

  同年,在集安市有关部门指导下,李嗣航道长开始投资在原址上重新建设紫微宫。新建的紫薇宫占地面积为8400平方米,建筑面积为5730平方米。建成后的紫薇宫,气势宏伟,堪称东北第一大庙宇,将为广大道教信众提供固定活动场所,同时将成为集安市新的旅游景点。

  金秋送爽,仙乐飘;龙凤呈祥,神仙到。历时三载有余,在各级领导支持,顺各方群众响应,合十方大德捐助和支持下,集安市紫微宫大殿在原有紫微宫遗址上基本复建并扩建落成,20113年9月20日(农历八月十六日)举行了紫微宫大殿开光庆典法会。

  紫微宫的落成不仅是深入挖掘和传承地方历史文化资源的潜能,更是丰富集安市“文化朔市”经济战略内涵,加快形成集安--老虎哨--榆林溶洞--三家子水库区环形旅游路线,同时也将全面促进辖区台上镇“做大旅游业”经济战略的蓬勃发展。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遥远的思念
发表人邮件:www.huisaw@163.con发表时间:2015-5-20 9:37:00
看到朋友描述的“窝子病”症状,不禁让我想起了另一种可怕的病“非典”,类似这样的病太可怕了。辛可善真乃好人啊!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政府大力支持不仅在昔日的“紫微宫”的原址上,重新修建了新的“紫微宫”,而且还形成了集安——老虎哨——榆林溶洞——三家子水库区环形旅游线路。如此仙乐飘、神仙道的好地方,有机会本人可要亲自去游览一番哦!谢谢作者的倾情奉献!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