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谈妙笔 >> 世相杂谈 >> 药殇
    
  双击自动滚屏  
药殇

发表日期:2016年10月6日  出处:信手涂鸦  作者:安红斌  本页面已被访问 652 次

药殇
 
    贾希望的第一个目标实现了。买一座在郑州属于自己的房子,而且是全款,两室一厅。
    自从小时因为家庭贫困,母亲身体不好,父亲借钱来供家用和给母亲看病。给人是说尽了好话,甚至他的老舅害怕还不起钱而拒绝了借钱的要求。到年关要账的人就一波接一波的过来,让他幼小的心灵过早的受到了自尊的伤害。从那以后他就决定要出人头地,并且不打算再欠别人一分钱。
    勉强的初中刚读完就辍学不上了,尽管学习还算可以。但是家庭已经交不起上高中的学费。先是在新乡的工地打了两年工,累死累活的挣的钱刚好够地理买化肥和给妈妈买药。待到十八时就决定改行。一是太累,第二感觉是很难出人头地 从母亲身体不好经常买药所受到的启发。便独自一个人到郑州的药材批发市场去打工。
工资虽然不是很高,甚至于没有工地挣的多,但是确确实实的学到了不少东西。里面的门道也慢慢摸了清楚,从那里进货,怎么销售,怎么讲价等一套做生意的方法心灵神会的时候已经二十八岁了。错过了结婚的好时机,家里也没有钱给他结婚。
    等贾希望稍有积蓄就在市场弄了个小门面。刚开始也不挣钱,熬了两年才好一点。然而存款还是不多。这年龄确是不等人的,再不结婚的话还没有享受青春的尾巴人就该老了。虽然也有人介绍了几个对象,但是女人一看他脸上一道细长的约俩公分的疤痕就先打了退堂鼓。就一个小摊位不说,房子也没有。所以相亲是见的快分的也快。
    说起这脸上的疤痕还是有故事的。这个教训也让他有了一个深刻的领会,就是别多管闲事,别做好人。
    那是一个即将傍晚的黄昏,他到郑州第二年,那年他二十岁。看到了一个扒手用镊子伸进了一个中年人的裤兜,然后掏出了一个厚厚的钱包,最为重要的岁打着瞌睡的钱包主人还不知道。看到的人应该不少,可是没有一个主动吭声的。他一下就冲过去抓住了钱包,把钱包还给了主人,并且差点给小偷打架,被偷钱包的人反而息事宁人的说“算了,算了,钱包又没有丟”。当他到站下车的时候那个小偷也下了车从他身边走过。他隐约看到小偷的手向他脸上一划,贾希望本能闪了一下,不过还是感觉脸上一麻,手赶紧捂住,血就从脸上流了下来。再看小偷已经跑的不见人影。路上的人也没有人注意这一切,即使注意了谁又会像自己一样多管闲事呢。他赶紧就到附近的诊所去看。医生说虽然伤势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因为伤到了真皮组织。脸上估计得永久的留下一条两公分的疤痕。
    这条疤痕在下颚上偏嘴角的地方。虽然不大,却绝对有碍原本的英俊形象。这疤痕就算一个永久的伤痛了。从那以后他就决定,再他妈多管闲事都不是人养的。有报道被小偷用刀扎死的民众,没有报道被民众打死的小偷。也有一个抢劫犯被整死的事例。一个人见义勇为的人用车撞停了骑摩托车抢劫的惯犯。因为摩托车跑的快,结果撞死了一个,撞伤一个。最后结果这个见义勇为的司机反而被判了刑并且赔款给死了和受伤的抢劫犯。而那个被抢的人则销声匿迹的没有出来过。这世界是好人不长寿,祸害一千年。少管一点事,多挣辛苦钱才对。
    然而老老实实的做生意来钱也太慢了,看着新来的老刘在市场才干一年就买了宝马开。那羡慕就不是几句话能表达的出来。通过多方打听,才知道老刘是做假药的,从中药到西药是样样都有。老刘因为在四川被严查才跑到郑州来的。是产销一条龙。于是就经常在老刘店里泡,帮忙。请老刘喝酒跳舞洗桑拿,一起去嫖娼。一起打过仗的不见得是哥们,一起嫖娼的则算的上是兄弟。这时间久了,感情自然深,老刘也不把他当外人看待。把他带入了卖假药的道。感情深归深,可是贾希望的假药还是要从他自己哪里购买。自然加了一点价在里面。
经过两年就买了房子,买过后就装修了一下,装修师傅很好的理解了自己的意图。即简单又不失典雅,那看那好。搬到新房的第一天晚上就高兴的睡不着觉了。脑子里又多了生意的许多规划。
    是到了该找媳妇的年龄。虽然经常的打个野炮找个公主。但这毕竟不是正常的生活。爸妈都有点等不及了。
人这一辈子成功不成功关键就在能力和运气。你徒有勤劳和努力是不行的。如果自己在农村也就是个庄稼汉,在城市也就是个打工者。这一是要自己有能力,二是在人生的关键时刻得遇到贵人提拔。这老刘对于他的前半生来说就是贵人。这生意一上道那挣钱就给割韭菜一样,一茬一茬的割了就又很快的生长出来。
    这不,再大半年贾希望就买了个心仪已久的本田CRV。买了车就回家相亲去了。这次不是别的姑娘挑他,而是他挑着选了一个比自己小六岁的美女。虽然家庭条件不好,可钱现在对他真不是个事。给丈母娘拿了十万的彩礼钱。姑娘看他人虽然年龄大了几岁,但是人还长的不赖,谈吐也很贴心。虽然脸上有那么点小缺点。但是在财富面前什么都是浮云。
婚礼在农村老家办得还算豪华,老刘也开着宝马车到场封了八千八百元的彩礼,讲究的是财源广进。可谓给足了自己的面子。爹妈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人逢喜事精神爽,整个儿年轻十岁。那些曾经瞧不起他们家的人也纷纷道喜。彩礼比别人家多收了三倍,村里没有人不羡慕的。这人呐,就是这样。落难无亲朋,富贵多兄弟。基本是颠覆不破的真理。
    结完婚媳妇就到郑州帮忙做生意,生意自然也就好了许多。这生意不比别的买卖。不能大大方方的明着做,全是暗地里的勾当。所以想要发展的大必须有贴心人来帮手。外人是能不用就不用的。媳妇也挺能干。关键家也有家的味道了,多个暖被窝的人气氛也温馨了许多。媳妇又漂亮,就再没有出去找过小姐。
    这时间一晃而过,更为高兴的是媳妇给生了个双胞胎。龙凤胎,那高兴劲就别提了。粉嘟嘟的特别可爱。第一次当爹,感觉全世界都没有这两个小家伙可爱。一有空就抱着亲个不停。等孩子睡觉了如果看着孩子就沉沉睡着,又害怕孩子会不会睡着死了过去。就担心的把耳朵凑到孩子的鼻子旁边,听到孩子的呼吸声才会安慰的休息。
    这段时间孩子就是他的世界,就是他的人生。生意自然就下降了一点。于是把丈母娘也接了过了帮忙照看孩子。自己的妈妈身体不是很好,偶然看下还行。
    住的人一多,两居室的房子就有点小了。又干了两年,买了个四室两厅的大房子。等装修好晾了一阵子才搬了进去。富丽堂皇的装修若的丈母娘都两眼放光。生活就是这样毫无顾忌的充满希望走向前方。
    一天他到老刘家去玩,看到老刘在一个卧室里供奉着一个佛像。于是就指了说道;“我说,哥,你还信这个啊”。老刘一看他手指佛像马上过来說“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这是阿弥陀佛的佛像,是不能用指的,知道不。”接着老刘就放了音响里的楞严咒来。给他讲了一些佛教的知识和信仰的心愿。“楞严咒那潜心一念所有的罪恶都能消除,知道不。”你回家也请个佛像来,也播了这个学着念咒吧。
    接着老刘把贾希望带到客厅给他说,“虽然咱卖的是假药,但是基本都是阿司匹林啊,安乃近啊,消炎药,六味地黄丸等调剂的中性药或者是无关紧要的保健品。药虽然是假牌子,但是里面也是按比例添了真东西的。虽然疗效不会特别的好,但是终究没有真药安全啊。吃死人不至于,但是延误病情不是没有可能,要赎罪呢。”这贾希望一听也真是这么回事。干了这么长时间就知道卖和挣钱,从来没有想过其中的关键。还是老刘的道行高啊。于是就和老刘一道去请了药师佛来供奉到家里。逢初一十五的必定上香,也天天早晚放了楞严咒来听。那抑扬顿挫的神咒也确实悦耳动听。让人心神平静。再想想这么几年自己顺风顺水的一路走了过来,娶了漂亮媳妇,添了宝贝似的双胞胎儿子。这肯定就是佛祖保佑的结果。于是就更加虔诚的拜佛了。
    有一天老刘给他打电话说有一批货要不要,搞的好一个月出手就能挣一百万。是一批过了期的狂犬病疫苗。虽然过期,但是疗效应该还是有的。自己消化不了那么多,要的话就给他均一半出来。他一听利润如此之高。朝着自己半年挣的了。就要了一半来。
    现在他们早不在批发市场里干了。贾希望又买了一套大三居。当做仓库。这批疫苗就放到房子里,怕坏的厉害就在卧室装了大功率的空调日夜不停的降温。一边紧赶慢赶的出手。为了挣更多的钱,自己也买了封口机,偷偷加工阿司匹林。在一楼的房里出货也非常方便。弟弟給自己照料也放心。等有钱就再给弟弟买一套房子住。这制假售假就如古代的绝门武功,是传内不传外。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样也安全。至于假药具体销售到哪里那就不能完全说的清楚。多半是些谈便宜的小诊所。
    孩子转眼就大了,就像春天里的青竹,一节节的拔高。转眼就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幼儿园放了暑假,四岁的孩子也正是调皮捣蛋的年龄。而现在制作假药需要人手,疫苗经过一个月的处理虽然差不多了但是还有二十万的货要出手。砸到手里就代表的挣的少了不是。于是就抽时间把儿子丫头送到老家给爸爸妈妈看一段时间。现在爸爸妈妈就在家享个清福。老家的房子盖的也是全村最好。看孩子当然就高兴的不得了。让贾希望安心的做自己的生意去。
    贾希望回到郑州就开始马不停蹄的生产销售。这钱啊!怎么挣也不感觉个够,当他自己有CRV的时候他盯着开宝马的,当有了宝马后又想买个捷豹。房子虽然有三套。但是还看着那六百平方的湖心别墅呢。贾希望充满信心的再干十年。这一切就都拥有了。其实欲望又怎么是个头呢。
    送孩子回家后的二十天左右的时间。突然接了爸妈打来的电话,让赶紧回家去,说有事情,孩子病了。这些贾希望的心就一下子沉到了心底,说马上就回家。估计病的应该不轻,要不然不会打电话这么着急。放下一切事情就马不停蹄的一个人回家去了。他一个人回去的。媳妇说要回家去,他想回家也帮不上什么忙,就让老婆看着生意好了,这样也可以多挣点钱。
    回到家里,问了才知道。儿子大宝十天前在村里玩被个小狗咬了脚脖子一下,虽然当时出了一点血,但是并不严重。孩子也没有怎么哭闹,然后还让邻居带他去乡里的诊所打了狂犬疫苗。这几天还和妹妹玩的好好的今天就突然发了低烧,怕声音和光照。
    贾希望一听心就紧了一下,好像一个钢针猛然扎进了心脏里去,撕裂般的痛。一边安慰自己说,不会的,孩子不会有事的,不会是狂犬病。还打了疫苗的。可是一想自己和老刘近两个月来销售出去的那么多狂犬疫苗,心就如沉入了冰冷的北冰洋一样,被冷冷的冻住了。他一边问医生情况,一边给孩子办理了转院手续。一边在孩子的小脸上亲了又亲,孩子一阵一阵的痉挛,对爸爸的话时而有些反应。时而就陷入了神志不清。医生说估计是狂犬病,如果真是的话那情况就很严重。
    他一边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边在心里不停的默念楞严咒。希望佛祖能保佑孩子过了这关,过了这关就立马停止卖假药了。 贾希望脸色惨白,眼泪就水流似的不停从眼眶里涌出。一路开着车狂奔到了医院。高速上不知道超了多少次速。 
    妈妈一个劲的在车上责备自己。爸爸抱着女儿默默的流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是心碎了的模样。马不停蹄的把孩子转到了河南最好的儿童医院。到医院后让爸爸先把女儿送回家去。然后就让妈妈走了,这一刻他不能看到妈妈,一看到儿子痉挛时痛苦的模样就有种掐死妈妈的冲动。让看个孩子都看不好,被狗咬了也不知道给自己打个电话,也不送到县人民医院去。图省气和省钱就草草的在小诊所打防疫针。省那二十块难道不知道这小诊所假药多吗?
    医生问了一下情况判断是因疫苗失效引起的狂犬病发作。并且含蓄的安慰了他一下,说会尽大努力来治疗的。按照贾希望的要求马上安排了特技病房和护理。当稍微闲下来的时候。贾希望打开手机在百度搜索里搜了下狂犬病的资料。知道这种病只能提前疫苗预防,一旦发作治愈的机率几乎为零时眼泪就又滑滑的流了下来。
老婆也来到病房里呆呆的看着孩子,泪似乎是流干了一样。虽然输着液也把孩子抱到身上,一会亲一口,一会就喊几声大宝。医生又安排他们家人全部打了狂犬疫苗。贾希望抗拒般的不打,但是还是在老婆和医生的劝说下打了,毕竟接触的过于亲密。而这是切实的生命危险。也许贾希望内心里都有种和大宝一起走的自责吧。
大宝在这几天中间或好了一点,喊着爸爸妈妈不哭,小手有时还摸着贾希望因为消瘦而满身胡茬的脸庞。或者就用小手夹住妈妈的乳头,偶然还露出微笑。不过还是昏迷的多了。两个人就在医院一刻也不离的看着大宝,生意也不做了,去他妈的钱财,只要大宝能好起来。哪怕是个穷光蛋也没有关系。
    这日子就如粘稠的岩浆一样缓慢的流淌着,火热无情的炙烤着夫妻俩的心脏。那火光中又带着坎坷不安的希望。又如臭水沟里里冰冻的恶汤,敲破一层又一层。见到总是黑臭的冰凉。又如无数条虫子呲牙在心脏上慢慢咀嚼,不一下子把他吃掉,就那样一点一点的让他带着痛苦的煎熬。折磨是这样的漫长。贾希望只有不停的祈祷,不停的听大悲咒,楞严咒。然后试图背会这神咒。不过总也背不会。希望佛祖大慈大悲的保佑。
    然而,经过九天的治疗。大宝还是在痛苦的痉挛中永远的闭上了期盼的双眼,这双曾经会说话的眼睛好奇的探索了他自己所能知道的世界,也带给爸爸妈妈无数的欢乐和希望,他说过长大要带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妹妹去坐飞机飞上天空翱翔,要开着游轮去大海里玩耍钓鱼的。还说要回家给妈妈包饺子吃呢。就这样闭上了。永久!
    当医生无奈的宣告治疗失败时,在拔输液管的那一刻。贾希望一下子就跪到了医生脚下,磕着头说。“行行好,医生。我给你磕头了,救救俺孩子,有什么好药用什么好药,要多少钱都成,我有钱,有的是钱。十万,一百万,一千万我都给你掏。求求那救救大宝吧。”那扑口而出的绝望带着沙哑,那声音好像是被抽取了灵魂的无助的呢喃。好像刀片一样划过了人的内心,好像末世般恐怖的呼喊。也许这一切都无法形容此时的凄惨。贾希望老婆就呆呆的坐在床上,眼光直直的盯着医生,紧紧的抱着渐渐冰凉的曾经可爱的孩子,害怕他们抢去了大宝。她不相信孩子走了。她说;“不要,医生,你再等几天,孩子是睡着了,他病的太累了,只是睡着了,等等他马上会醒来的,一定会的。我要抱着他,一直到大宝醒来。”
    一切的痛苦总是要有尽头的,一切的痛苦总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被稀释。也许痛苦只是埋在了心角不易被看到而已。那个伤口不能被人触摸,也不容自己去回想。
    半年后,贾希望的妈妈在愧疚中带着疾病去世了。他中间只见过一次,一直他妈妈死才回家,虽然家里看病的钱他一分不少的拿着。老家他也很少回了。总感觉有什么一直刺着他的内心。爸爸被他弟弟接到家里去,虽然很近,但是他几乎不去看望。弟弟的房子是他给买的。生意仍然继续。不过关乎人命的假药再也没有贩卖了。老婆肚子又大了,希望又是个双胞胎。家里小心翼翼的避开有关大宝的一切事情。然而又怎么能避开的了呢,小芳长的和大宝极像,她刚开始总是缠着问哥哥去那了,时间久了也就不说哥哥的事情。不过在一个人玩玩具的时候总是发呆,也许又在想哥哥了吧。贾希望夫妇就把所有的爱全部放到小芳身上。
    贾希望这次想了,等再买两套门面房就洗手不干。现在的一切都是给未来孩子的保障。媳妇没有事的时候就抚摸着肚子给没有出生孩子讲故事。他们永远不会让别人看孩子了。也许,他们的家庭又回去了过去的模样。贾希望更虔诚的拜佛了,他有时在梦里看到,大宝正在西方极乐世界里满载着吉祥。一切又都充满着希望,正如贾希望的名字一样。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遥远的思念
发表人邮件:www.huisaw@163.con发表时间:2016-12-27 21:11:00
人生就是这样,粗茶淡饭、俭衣素食、平淡无奇、细水长流。不求大富大贵,但愿平安幸福。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