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谈妙笔 >> 世相杂谈 >> 张佳睿的星期天
    
  双击自动滚屏  
张佳睿的星期天

发表日期:2016年10月6日  出处:信手涂鸦  作者:安红斌  本页面已被访问 700 次

张佳睿的星期天
 
    张佳睿休息时闲的无聊有时把自己封闭在那个租住的小卧室里。虽然她本可以趁着休息去逛下万达广场,来领略一下里面的美食。 
    其实更重要的是去看里面的时装。然而也只是看看而已。那些打着没有见过名字的外国品牌,在装修华丽的的店铺里一摆,就立马标上吓人的天价。一件看着普普通通的体恤或者裙子,无良的商家竟然敢标价五百八十八元,然后笑眯眯的给你打个七折。那服务员的微笑和虚伪的无微不至的服务,让你不买就感觉对不起她。她也只是试试,然后冒冒失失的看了一下标价,就自认为优雅的把衣服放到那里。她知道现在一定不能漏出来是嫌价格太贵买不起的神情。而是尽量轻轻说我再看下。其实这一点也不符合她的风格。不过人还是要随着环境来改变下自己的言行。而且她曾经也吃过这样鄙夷的神情。要说她不喜欢名牌那都是骗人的鬼话。她也有压箱底的行头,当那些名牌在换季前放血处理的时候,比方说三折两折的。这种情况就要抓住时机下狠手买两套。即满足靓丽的需要又节省了羞涩的钱包,而钱包是必须节省的。 
    自己毕业这两年,工作换了三个。工资到没有涨什么,而房租却一天比一天贵,住的环境却一天比一天紧凑,刚开始还能在城中村住个标间,一个标间六百元。虽然说大环境不怎么样。但是关了房门也自成一统。下班高兴了还可以在小电饭锅里做点菜,吃个自己喜欢的东西。洗完澡没有事时可以安静的躺到床上玩手机,聊下微信或者发下朋友圈。自有一番舒逸。 
    然而随着张寨的拆迁,连最后一个可以相对便宜的居住地也没有了。刚好新找的工作在航海路大学路附近。就找人合租了一个三室一厅。里面隔成了五间卧室,只能睡觉,不能做饭。而且居住的有男有女。就一个小点的卧室房租居然一千一百元。工资才二千九百元。一交房租然后吃饭就没有剩几个了。那些成了家的或者有朋友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人就不避讳的把欢爱的声音肆无忌惮的自然流露出来。而这不隔音的房间自然就把那声音隐约或者清晰的传到她的耳朵里。让她即难堪又心烦意乱,也许还带着一点无名小期待。这期待估计是大众都有的窥视心理。 
    虽然同居一处,但是说的话却很少,说不定为了早上去卫生间而排队心生芥蒂。最近的距离却隔着最为遥远的心。就如沙漠里的沙子,纵有亿万的紧紧挨着一起,却也难以创造盎然的绿意。
    工资所剩不多还要想办法省下一点钱来给妈妈打过去。想起妈妈她心中就生出一阵阵暖意,妈妈和爸爸是那样的娇着宠着自己和弟弟。想办法不让自己受一点委屈,而她自己却是那样的朴素,舍不得用好一点的化妆品。在农田里的辛苦的劳作和闲暇时的打工已然让她曾经细致的皮肤变得有几分憔悴。爸爸的希望则是让姊妹俩能考上大学,然后盖一座漂亮的楼房。如今自己虽然大专毕业,楼房也盖了起来。但是家里也欠了不少外债,弟弟也在上着大学,还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最为重要的是曾经爸爸挺直的身板已经有了一些驼背,因为年轻为了挣钱而腰肌劳损不能干太重的活。不过他还不愿意休息,有活还照样拼了命是的干,然而即使是到工地上做工的活也很少了。一年总有半年休息。这迫不得已的休息反而让她生出了一些高兴来,最起码爸爸可以休息一下了。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大专毕业后过春节回家,用节省下来的钱给爸妈弟弟各买了一套打折的波司登羽绒服。然后把省下的三千元交给爸爸。妈妈那穿到身上就得意的掩饰不住的神情流露出来,那神情分明满带着欣喜。穿到外面自然就有人问谁买的,而她总是高兴的说“我们佳睿给买的,这丫头乱花钱呢,太贵。”爸爸就把钱推了说“你留着,你留着,在外面还要花费”。张佳睿自然是不肯留下这钱的,只是说“还有,还有,够用呢”。其实银行卡里已所剩无几。
    这不算遥远的牵挂就经常用微信来和妈妈沟通。妈妈问起这边的情况总是报喜不报忧。 虽然离家不算很远,然而回家的日子却少的可怜。
    而平凡的日子就像郑州金水河的水一样,默默的流。在这个城市里没有谁会在意谁,也许就根本没有时间去在意。如果说梦想就如金水两个字一样光芒万丈,那现实就如金水河里发黑的臭水想要一夜变的清澈那样渺茫。带着这渺茫奔向未来,奔向远方。
    她也憧憬着在这城市里奋斗一番,能买上房子把爸妈接过来住。目标虽然遥远,但是还要脚踏实地的一步步走。去年的居住证到期后,今年重新续办。结果告知规则改动,要房东去房管局登记后拿着租房合同才可以办理。看到这规定就知道今年的居住证是没有戏了,房东不可能和每个人都签署合同,这不是让房东自找麻烦吗!那用满六年居住证来换取户口本的美好愿望就这样破裂了,破裂的让你哑口无言又无能为力。政府总是在一个美好的愿望面前,先给你划了一道鸿沟。冷漠的把许许多多的满怀梦想人拒之门外。就如那雾霾的天空,把无数闪烁的星光无情的掩埋。
    这一系列的思绪就如满街的车流一样,时而堵成一锅粥一样原地茫然的等待,时而就如泄洪的闸一样轰然而去。过后只留下茫然的街道。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逝去的只是淡漠的时间和发愣的状态。也许就是那么一小会的功夫便闪现出无数的念头。
    那便宜淘来的名牌衣服还在箱子里静静的等着她穿。这衣服搭配着穿到身上,正个人看着就像春天里正在发芽的青柳,苗条,柔顺又不娇羞。又如莲花在碧潭里优雅的高傲。这让她又有了许多自信。虽然不是特别漂亮的那种女孩,却总也散发着青春荡漾的气息。就如莲花花蕊里那迷人的初香,蓬勃着甜蜜蜜的希望。而她也确实是这样看待自己的。
    再出去逛街就会穿着这套心仪的衣服,到超市里买点小零食或者就在步行街里吃点米线,烩面,烤串。这日复一日的吃着外面的饭菜让她简直不知道吃什么好,总是那几样也吃不出花样。这不知道卫生如何的饭菜除了能填饱饥饿以外确实谈不上营养,还不如在大专院校里吃的学生餐好。于是每天多吃两粒维生素来保持身体简单的需要。大餐是潜藏到内心里平凡的渴望。待到公司偶然组织的聚会,便不顾及秀女的涵养。放开了矜持去海吃,然而缩小的胃又让她吃不了多少。这时的失望是他人看不见的遥想。
    美食街里价格合适的味道已经让她品尝了个遍。于是无聊的就在晚荫的街道里闲逛,风是恰如奇好的凉爽,恰对这闲逛的期望。
    在十字路口发房地产广告的人就挨着个个给了宣传广告。顺便看了一眼房价,心情一下就带了许多的迷茫。房价不知道什么时间就涨价到了一万一每平方,按照自己目前一年能存一万的速度,要五十年才能买套殷切的小小的希望。有时也想回家去,可是农村又能找到什么工作呢?县城的工资也不高。算下来和郑州差不多,还不如在郑州有偶然的机遇。
    也许,找一个郑州有房的男朋友最好,可是这样中意的男朋友却也凤毛麟角。自己的同学许多都结婚了,不过大部分是在老家。看她们结婚后的生活一下就变得那么现实和琐碎。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模样。可是这个年龄也该结婚了,妈妈也是催过了几次,而自己总是拖着微缈的希望。
    这时再看身边牵着手的秀着恩爱的情侣。徒然就平添了几丝妒忌与烦扰。还是不如回到所谓的那个家去吧。即使只是一间小小的卧室,但也是独处时静静的孤岛。
    回到家抽空冲了个澡,然后进到卧室里面泡了杯红茶。静静的看茶叶在热水总舒展,丰润,玻璃杯中便透出了迷人的茶红色来。接着把水倒进小茶碗里,轻轻的呵着气饮了下去,感觉是如此的美妙。 
把灯关了,手机插上充电器。然后在朋友圈发了个万达广场灯火辉煌的相片。微信里不怀好意的骚扰就把他们拉黑。接着看手机网络里的小说,写的总是让人入胜,一个又一个遇到总裁的故事总也看不完。也许看着看着就睡了。
    梦中,有着她的王子温柔的搂着她的肩膀。而她,正看着花窗含笑。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遥远的思念
发表人邮件:www.huisaw@163.con发表时间:2016-12-27 21:06:00
刚毕业,出来社会工作就是这样,眼高手低,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梦想,有时想入非非恍若好梦就在眼前。随着阅历的加深、接触的人和事多了,就会慢慢地体会到父母的艰辛、自己创业、就业、做好本职工作的不易。但只要认定了目标就要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