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谈妙笔 >> 生活杂感 >> 骗局
    
  双击自动滚屏  
骗局

发表日期:2016年10月6日  出处:信手涂鸦  作者:安红斌  本页面已被访问 760 次

    骗局 

    解放南路的川丐火锅今天开业,这已经是转了三手的饭店了。开业的声势在喀什市来说也算颇为壮大的。请了歌舞团连唱了五天,中间还搞了抽奖节目,中奖的话则是免费到火锅城吃一次饭。至于价格来说,那确实是惊人的低,活动期间自助餐十八元一位。要知道旁边的重庆火锅城可是三十八元一位,而且还限时间。一时间喀什的吃货们便从四面八方的涌了过来,一波又一波,连绵不绝。把这个夏天搞的热烈非凡,其时夜市无人,此处拥挤。川丐火锅城的理念是做最便宜的又好吃的火锅,做一家能让乞丐吃的起的火锅。前面的一条大家心里都觉的值得商榷,而后一条带有疑问的却不多,现在的乞丐收入可能真比白领要多。
      其他饭店的老板因为生意冷淡便也悄悄的到这家新开的品尝味道。一进大厅看到基本还是以前老饭店装修的样子,不过找的服务员确实精神,两个个子高挑的美女穿着旗袍当作迎宾,一口一个欢迎光临,或者您慢走。看着和听着都让人舒坦。大厅和包厢座位是人满为患。别家饭店没有人,在这却要排着队儿等半天,不过即使是等也有人愿意。一副要把这饭店老板吃垮了的决心。因为傻瓜也算的出来,十八元一位怎么着都划算,饭量大的尽捡那肉和虾吃,随便都够本了,边吃边喝,不能喝的喝上两三瓶啤酒或饮料没有问题,能喝的放开肚皮晃悠着喝则能喝个十瓶八瓶。其实不说菜,喝上八瓶啤酒也够本了。如果不能喝酒,那就整饮料,朝猛了喝,怎么着也要喝上几瓶。吃火锅就讲究个味,一个汤浓,一个麻辣,这两个味道一吃的多,你不喝啤酒或饮料都不行。这样一算老板是铁定赔本。 
      隔壁的重庆火锅城老板心里可是有个账本,开火锅店这几年是挣了点钱,经验和成本是一目了然,做火锅店一个人平均开来怎么着也得吃上二十五元,再低那就是给他人打工。火锅店一般就冬天几个月好生意,夏天基本都是赔钱,能保本就倍儿棒了。而这家川丐火锅却选择7月开业,岂不是给自己找过不去。谁知道赔钱挣吆喝,这开业的势头也确实做的不错,人满为患啊。看来是没有淡季的思想,却要有旺季的行动。不过这生意好又有屁用,照这赔法,一天怎么着也得赔一千元,一星期就得七千元赔。这生意不做也罢。
      
饭店一开业,菜市场的老板们自然是高兴了不少。为挣这一个大主顾开始了明理去暗里来的勾心斗角 。开始谁都不认识老板,但是老板经过两次采购菜市场的商贩们就都熟悉了。老板个子不太高,大概一米七的样子,长的白白净净,带着付金丝眼镜,即文气又利索,一看就有老板范。而且是具有大老板派头的潜力股。他也不去生意最好的几家去,到市场上先自报了家门,接着就在卖青菜的老张家,卖豆腐的老王家,卖水产的老李家,卖皮肚的老朱家,卖调料的老严家,卖肉的老林家定了食材。定完食材也不问价格,也不慌让商贩们送货,让先算多少钱,一算三百五十六元,直接就放了三百六十元走了。多余的零头说什么都不让找,这下反而把一帮菜市场的老板弄的不好意思。一般饭店的老板或采购来结账,老板是能少给就少给,三百六十五元元能给三百五十元就是人品顶好的,现金则是没有门。不熟悉的货送到后第二天结账,熟悉的则是一星期一结账或者一个月一结账。不为别的,就为了能抢个生意。几天下来这川丐火锅城的老板就在菜市场那里赢的了交口称赞。

      一个星期的活动下来,川丐火锅积累了大量客户,虽然价格涨到了三十元一位,生意没有刚开始开业做活动的时候好了,但是也还相当不错。味道不赖,服务质量又好,价格也是这个城市最低的。爱吃的人们如果吃火锅仍然是首选这一家。
当川丐火锅的老板张总再到菜市场选购的时候菜市场的人就热情很多,尤其是没有供货的人会格外热情。各种竞争就慢慢出来了,张总再给现金的时候有的人就推着不要了。非要让签个字先走,嘴里说着,这天天给,多麻烦,您先签个子,等几天一起算。有还是收现金的就被别人让欠账的顶了生意过去,先是东家顶了西家的生意,接着是卖饮料的老刘通过关系请川丐火锅的张总吃了一顿饭,又送了一条烟,价格还比先前的那家一件便宜一元,更重要的是货款月结。这样一来其他家也都慢慢的成了月结,和火锅城店里的员工同一天结账,都统一到三号。能和川丐火锅城做上生意的是兴高采烈,没有做成生意的剩下都是满满的嫉妒了。
过了两个月张总提前给供货的打了个招呼,说老家有事,刚好又想开个分店考察一下。说要出去两个月,这两个月让他第弟来管着,看等来了再一起结账好不好。老板们虽然 内心一百个不愿意,但是语气上还不能漏出一星儿不高兴,怕丢了生意,又有前面结账的利索在那儿放着,就都同意了。
      一转眼到了十月三号,该结账的时候。大家去了一趟问说张总还没有了,内心就有点急,怕跑了账,这种情况每家店都遇到过。不过看看店里的生意那么好也就想着没有事情。刚回到家里就接到老板电话说过三天来立马结账,如果谁用钱就给个卡号,把钱先打过来。这下众人就有都放心了,只有老朱急用钱,给了个卡号,当时把三万的货款就打了过来。于是这张总的口碑就盖了帽的好。到六号晚上要收摊的时候,张总来了。挨家挨户的主动把货款送到家里,一边说着不好意思,等的时间长了,还一家一户带了一罐老家特产的茶叶。这下川丐火锅的张总那人品在菜市场是坐了实的好,都感动的,从来是自己给别人送礼,这收顾客的礼品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啊。私下一打听当天接的货款大概有三十万之多。
      这天冷了,火锅店的生意也到了旺季,虽然价格是低,但是从汤料到食材都是这个城市的火锅店当中最好的,价低料好,吃货们生活美妙。从中午一点多开始,一直忙到晚上两点,不停的上人。明显比夏天的生意好了一倍 。这受累的就是店里的厨师和服务员了,把胳膊腿都累的粗了一圈,不过工资也多加了一百元奖金。累,还是值得的!到了十月中旬,张总又给供应商谈了一下,说想在人民路那里再开一家更大的分店,因为投资太大,资金压力紧张,看能不能把结账周期再宽恕一个月,当然了,新店开业任然是你们这一帮老客户供货。如果中间谁急用钱可以照常结账。大家一算,这三个月一结帐不都到年底了吗?时间确实有点长,长没有关系,关键这生意好,拿的货又多,积累起来可不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做生意谁怕生意差啊,有怕狗咬腿的,没有人怕钱咬手。再想新店开业生意会更好,拿的货多了,挣的钱自然就更多,加上以前张总的为人和信誉就都犹豫着同意了。
    转眼间,就到了年底该结账的时候,张总事先都打了电话,让明天晚上统一结账。大家都赶快把账单合计了一下。就等着明天能结一大笔货款好过个安稳年了,要知道这一笔款子是大部分供货商一年都赚不到的利润,本金和利润全在明天等着结账呢。 到了第二天晚上,结账的人集合到火锅城,可是没有见到张总的人,问前台说不知道,下午五点的时候还收了营业款的。于是就有人按耐不住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醉酒说话的声音,说了一大串家乡话的张总大着舌头说明天中午吧,听说话的样子就知道醉的不轻。于是大家都回家了。
     第二天中午,当结账的人们到川丐火锅店的时候,仍然没有见到张总,问前台,说也没有见到。接着就有人按耐不住打了电话,然而那头却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的消息。不光是张总找不到了,平时管理账务的张总第弟也不见了踪影,电话也打不通。这一下供应商们就突然紧张了起来,难道是人跑了不成,可是看着这生意也不赖啊。众人都闹哄哄的,也没有心思再送当天的菜品了。都聚集到饭店里面等着,。这一下,不光供应商们紧张了,饭店的服务员和大厨也都紧张了起来,因为他们也还有两个月的工资没有结呢。一个又一个电话打向张总的电话,无一例外的传来都是关机的声音。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刹那间占据了供应商的心。然后仍然是焦急的等待,在等待的过程总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来吃饭的顾客,因为菜架上已经空空如一了。当等到晚上两点的时候,众人才彻底绝了望。
服务员们也都聚到一起着急起来,饿了肚子的服务员们就把冰箱里剩余的菜品拿了出来,支起火来破天荒的在自己工作的店里为自己准备了一次真正的自助餐。三张座子都满了人,包括要账的供应商们也都在一个桌上座了起来。菜品虽然所剩不多,但是加上酒水对付这三桌还是比较丰盛的。服务员们在一起喧哗着,讨论着,他们的工资,吃着吃着不知道谁先哭了一声,于是乎这哭声就传染了起来,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吃饱的人们任凭泪流满面的,任凭默默哭泣的,任凭低头不语的。突然有人在地下摔了一个啤酒瓶子,接着又一个响了开来,男男女女一起乒乒叉叉的摔起瓶子来,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因为欠了钱而无辜遭殃的啤酒瓶和地板砖是没有办法躲避的,就敞开了胸怀无辜的承受。还有的幻想着张总还会再来的则朵到一旁默默观看着。有人接着想起来吧台收钱的丽丽和老板的弟弟处对象,一下子围住她问道,你不是和老板弟弟好吗。你知道他去那了吗?他不是前一段时间还给你买了个金项链呢?你昨天不是还给他开宾馆来着。丽丽这下也是苦的给泪人是的,妈了个逼的,什么人啊,给我买的金项链他昨天说要拿走给我换个大的,这人不见了连个电话也不打一下。我日他妈呀!这一下啊众人就知道确实没有戏了。哭喊声一波高过一波,问候张总的话越来越脏,从他老婆,到他妈,到他丈母娘,祖先逐一问候个遍。
      那边一桌的供应商们听了服务员的这般言语饭而沉默了,有个别想的开的扯起大嘴使劲的吃,想着吃回一口是一口,大部分则动了几下筷子看着自己送的东西做出如此美味却没有动筷子的心思,扒拉了几下 又愁苦的放了下来。用基本同样的表情想着同意的事情。眉头都一个一个拧着个疙瘩,心里都在骂个不停,而骂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不过最起码可以宣泄下痛苦的情绪。有人打了110,110来了后登记个情况说不属于他们管,让明天去公安局刑侦科或者去法院起诉。这下等待的人们知道没有戏了,吃饱和没有吃饱的人们都相继回去了,只留下曾经繁忙的洁净的酒店里满地狼藉。这注定是让许多人心痛的难眠之夜啊。
     第二天人们闹哄哄的集中到公安局里,公安局里的工作人员先问了下情况,然后让大家登记下合计金额,统计了一下竟然有八十九万之多,其中还包括欠房东的三万元房租。然后让拿了欠条,结果看了下没有一个人有欠条的,都是送商品过去后厨在上面签了个字。于是让拿张总的身份证,结果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的,有人想起来到酒店里那营业执照来,上面有身份证号码。派人过去拿过来一看确实以服务员的名字登记的。让警察去追查这个张总,管事的警察却说了,第一是有诈骗的嫌疑但是又不明确,这要找到人才行。关键是人是哪里的叫什么身份证号码都没有,也不好侦查。现在年底又都没有时间,要查也得明年,最为关键的是公安局经费不足,要查这个案子需要报案人提供经费才行。这一说把众人仅有的一点希望也葬送了。大家才知道这是一个起先就设计好的阴谋。都无奈的回家去继续挣钱。
    这下隔壁的重庆火锅城老板开始说了,川丐火锅干的时候都没有按好心,因为他的价格怎么都挣不到钱,那有人会投资白打工。可是这时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处。中国人最擅长的就是马后炮与事后诸葛亮,当时却没有一个人发现或者有预感也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所有和川丐火锅后期的供货商都损失极大,有的人把两年的利润都赔了进去。包括笔者也少赔了一点。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于2001年的喀什市。而且这样的故事还会每天在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行业和方式所展现出来,只是写出来能让看到的人们在生活中多一份戒心。这个世界毕竟有他的阴暗面。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遥远的思念
发表人邮件:www.huisaw@163.con发表时间:2016-12-27 20:58:00
有不少人做事情就很喜欢跟风,看见别人做某个生意发了,也就立马跟着照做。还有不少人,宁可造假也不愿去创新。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