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情怀 >> 情感人生 >> 困惑
    
  双击自动滚屏  
困惑

发表日期:2019年12月27日  作者:浮云  本页面已被访问 389 次

困惑
——从新产品的下场中 产生的联想

某电光源发明家发明了一种新型灯具,不仅发光效率较常规的灯具提高到数十倍以上,而且寿命极长,却并不很贵,当然总体性价比很高。
可他去推销他发明的灯具的时候,却推销不出去。

他到电业部门时,一听到他的灯具可以比现行同功率的管灯省电很多的性能,电业部门立刻就拒绝了他的灯具。接待他的人说:我们这里是靠售电来获取利润的,如果大家都用了你的灯具,那就是说我们将有很多的照明用电销售不出去,那我们的收益也就要减少很多很多。这怎么能行?你不懂得需求才是发展的动力,需求少了,那不仅我们赚不到钱了,而且会影响到电企的发展。所以,我们不敢欣赏您的产品!

他到经营照明器材商店时,商店采购部一听到他的灯具可一次安装、只要不是用暴力破坏可长期不坏的性能之后,也很干脆地拒绝了他。采购员说:你的灯具坚固耐用,就算价格可比一般灯具高上几倍,可用户几十年不必再换新的,那就等于每个用户只要买一次就够了,那我们的买卖还能长期做下去吗?更何况你的灯具寿命可延长几十倍,但售价能提高几十倍吗?——事实上,价格不要说是提高到几十倍,就是几倍,那用户也是不买的。要知道,同样的款,一次付和分开多次付,对于用户来说那是不一样的。最简单的例子,房子分期付款,就有人买,一次结清,哪怕就是便宜很多,也很少有人过问。这道理很浅显,人们的工资,就是慢慢挣的,而不是几十年的工资能一次先付给你,这你让他拿什么来买这样高价的商品?所以您的大作我们这庙小,养活不了!……

科技发展了,资源的利用率得到了提高,产品性能也得到大幅的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应该能够得到提高,这本来是好事,可是商家却不买你的账,这是为什么?原来发明家和商家看问题的角度是截然不同的。发明家的着眼点是用新技术为人类造福,商家着眼点是赚钱。

在商家看来,商品的质量好坏,并不重要,用户的利益或对社会是不是造福,更不重要。重要的就是赚钱。这就要求商品更新换代要快,旧的坏了,才能买新的,顾客不断有买新的的需求,商家才能不断地销售出去商品,也才能不断地赚到钱。

商家的观点显然不具有什么科学发展观,或者有什么可持续性发展的长远打算,这不奇怪,因为商人不是政要,商人的本性就是唯利是图,他们讲的是实惠,是只管眼前利益的掠夺,不需要做什么口头上的承诺、不需要用来做市义的宣传或标榜,不需要对自己的功利做任何掩饰或包装。

事实上,这是一切以钱为信仰的人的通性,并不仅仅是商人的个案。商人只不过是在前台进行表演,真正在后台操纵或推波助澜的,是掌握政权的政要。现实中的许多现象,不都正是从不同的角度演绎着同样的或类似的事实吗?

粮食、肉类、蔬菜、水果、……都是新陈代谢快的、人们一日都不可或缺的食品。因为需要,那就可以不必考虑安全、后果和长远的影响,所以偷偷地引进了转基因食品,用防腐剂处理水果和蔬菜,为肉类注水,给奶加三聚氰铵,给肉用禽、畜注射大量的抗生素,和在饲料中添加大量的激素,……他们只要能弄来钱,可以不择手段、绞尽脑汁,管你什么食用者的安全不安全。这类事例曾经大量的在网络中被揭露出来,可是有哪些现在是得到了真正彻底解决了的?

房子、道路、桥梁、城市的排水、……都不必太坚固或太有实效,不必“百年大计,质量第一”,能对付几年或眼前能应付过去就行,就是豆腐渣工程也不必认真管,要不,若这些东西都像赵州桥一样,修一次就几百年不坏,那“鸡的屁”、建筑利润和税收还能增加吗?

最深谙此道的,要数房地产开发商和某些地方官了。他们最懂得不断的换新,就是不断地拆、建,这才是生财之道。对于地方官来说,建是“鸡的屁”的增长,拆也是“鸡的屁”的增长,这个增长就是政绩,就是升职的资本,同时也是最好的搂钱的机会,一招标、一发包,就是财神爷来了,——若不搞工程,那还能得到发包、竞标的外快吗?对于开发商来说,那当然拆是工程,建更是工程,有了工程,那何愁财源不滚滚来?

看看我们近10年来,盖了多少房子?这不必用统计资料来说明,就凭我们的真实感觉就能说明问题。我现在所居住的城市,已经扩大城区面积好几倍了,过去是山岗、丘陵、沼泽,现在都大片大片地被削坡、铲平、回填,盖成了房子,原来城郊的农村也和老城区连成了一片;老城区的七层以下的楼房,大都拆迁盖成了高层,20几层到30几层,比比皆是,30层以上的,也不鲜见 。原来好端端的山青水秀的自然景观、古往今来的风水宝地,一眨眼就变成了人造的大峡谷,江边的高层板楼鳞次栉比,成了新时代人造的悬崖峭壁,美丽的大江成了谷底的一条狭窄的小溪,风刮到了这里方向都不得不改变……

可是晚上你到这些新城区或那些高层看看,会发现灯光廖若晨星,竟然大部分房间都是黑的。白天你到仅有的几户入住的业主家,去体检一下这高层的居住感受,这在中低层的住户中,竟然会有如坐井观天的感觉,——买的时候,这高层是商家一再炫耀的最佳观景楼,可是,曾几何时,在靠江边的一侧,又矗立起一排又一排的同样的板楼,于是这里就成了“四面墙”,前后左右,目光所及,唯有楼壁,……

这里和全国各地的情况应该是一致的,据网上所载,现在够级的空城、鬼城就有40多个。

还有,看看大街上的马路,今天刚刚修完,灌上了柏油,可没过几天,又抠开修补、装光纤、天然气管道、……天天灰土扬场,日日油味刺鼻。近几年来,道路年年修,可是没走过几天的平平整整的道路,没过上几天的风和日丽、干干净净的日子。

曾经希望有一天能过上恬静舒心、平和安宁的正常家庭的生活,可是天天都是拆修的过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是修建的结束。真的好想念在偏僻山村时过的那份安静、空气清新的日子。可这是奢侈的,不太可能有了,我们回不去了!

原来总是修修补补,就是现代的街道的新常态,就像运动永远是绝对的;不拆不修只是暂时的,就像静止永远是相对的。

最近网上有文披露:院士(国际城市与区域规划师学会副主席、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石楠在09-21撰文说:“全国新城新区规划人口34亿 系严重失控”,又说“十三五期间,我国城市规划将面临着如何向更加适应自然规律、如何真正做到以人为本、政府管理体制如何适应社会矛盾的变化等方面进行转变”。

这话,从字里行间我们看到的“全国新城新区规划人口34亿”,这个应该不是专指“新城新区‘规划’人口”,即不是仅仅停留在规划的意义上,而是已经成为了事实。否则何谈“系严重失控”?又何必在“十三五期间,我国城市规划将面临着如何向更加适应自然规律、如何真正做到以人为本、政府管理体制如何适应社会矛盾的变化等方面‘进行转变’”?

这进一步表明,现在新城区的住房建设,已经远远超过了全部需求的2倍以上。

为什么会这样?

是因为房地产商要赚钱,只要是有钱可赚,他们不必管房子是不是已经过剩?不必管过剩的房子,就是一堆垃圾—一一种极其可怕的垃圾,占用的是耕地,消耗的是能源和建筑材料,那是些不能再生的能源和材料;房子已经改变了它的本身属性,它已经不再是用来给人住的,而是一种用来掠夺金钱的工具,一种用来“炒”的商品,就像炒股一样,作为赌的工具,……

为了这个,他们达到了疯狂的状态:“过去城市发展中强调的是经济发展压倒一切,要快上,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好房子也要拆,很多地区推行大规模、运动式整村拆迁,但被拆迁的农民住房,有相当部分是质量较好的房屋,而且有些房屋是农民花费多年积蓄才盖出来的新房子。——为什么要“赶农民上楼”?因为地方政府要“拿地换钱”……

商人或某些政要,是最现实的,他们“看破了”红尘、大彻大悟了。他们认为,国家,下一代,未来,什么都是空的,都和我无关,我今天死了,这个地球及其上面的一切一切,对于我来说,就都没了,所以活一天就奢糜一天,唯现实中的对物质的消费、对美女的肉欲的享乐,才是最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他们的信条是,“有权便使用,死了一场空”,所以疯狂地掠夺金钱、拼命地玩弄女人,他们觉得,“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要不我明天就死了,那不就太亏了吗?

有人曾经想求证一下是不是真是这样,他私下里问:你们疯狂地糟蹋、掠夺资源,引进转基因种子,叛国、卖国,……就不为你们的后代想一想?为什么没有一丁点的长远打算?

他毫不避讳地说:我已经早就把我的孩子老婆弄到美国去了,那是个有希望、可放心的国家,看看宜居国家的排名,你就什么都明白了,所以我的后代是不必有什么忧虑的;再者,我这么大岁数了,官是当不了多久了,所以在台上的时候,能抓,就得及时下手,抓一点是一点。若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我就什么都抓不到了,那金钱、享受,对于我来说,也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现在必须不择手段;为什么要有长远打算?——我操那么多的心干啥?往好了说,就算我有长远打算,如果大家都没有,那只我一个人有,又有什么用?你看山里人上山摘果木,都是带着锯的,他们如果看到了一棵树上的“糖粒子”“山里红”红了,就把这棵树锯倒摘果,摘完果再把树拽回家,放干了烧火。他为什么这样做?因为他不锯倒,别人也会锯倒,要知道,当大家都只顾自己的眼前利益而不管将来的时候,你个人有长远打算是没有意义的。往真了说,我还没那个“觉悟”或那么傻,我为什么要有长远打算?

你们还要知道这一点,就是我们的未来是什么样?后代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这都是他们的事情,他们“会有智慧”想法处理的,这些事儿就留给他们、让他们去解决吧!有些麻烦的事情我们能搁置就搁置嘛,拖一天是一天!当前,最现实的,就是能把我们自己这最后几年的利益最大化,这才是识时务的俊杰!……

这些,是发明家绝对想象不到的,发明家太天真了。他的思维太落后了,他已经在被时代渐渐抛弃!

——说到这儿,似乎终于可以想明白了,发明家发明的新灯具的遭遇是正常的,他太傻、他还在痴痴地为祖国、为未来着想,他们不懂得时代变了,观念也会跟着变了的道理。
现在的某些国人的信仰是什么?是钱,钱就是命、就是一切;现在的某些国人在追求什么?一些在混吃等死的人,他们的感觉是没有多少日子可混了,他们的追求是:抓紧最后这几天享乐,能拚命地享乐,是他们的硬道理。他们,不是想用科技来为人类造福的人,他们对别人的幸福或什么国家的富强根本没兴趣,他们关心的眼前的现得利,所以从来不曾有过什么长远打算……

可是,可是,让人困惑的是:做人就应该这么极端自私么(如说:“人生为己,天经地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私自利本来就是人的本性等)?如果不是,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大都是“精英阶层”的人,他们有权力、有地位、高智商,一直在对别人进行着“理想、道德和担当”的说教着,他们在实践中,却实实在在、堂而皇之地在以这个观点为人生的信条?发明家似乎是在践行着为社会造福、“让别人活得更美好”的信条,在口头上也一直“被认为”心灵是高尚的,可是他和他的发明创造,为什么却遭到了不仅是不被人理解、实际更是被鄙视的冷遇?


(完成于2013-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微信群yueyuanzhongqiu200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