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缘心曲 >> 婚恋家庭 >> 香椿掰了几茬[孙德胜]
    
  双击自动滚屏  
香椿掰了几茬[孙德胜]

发表日期:2009年4月28日  出处:原创  作者:孙德胜  本页面已被访问 3577 次

香椿掰了几茬

作者:孙德胜    编辑:珊瑚海

    老张从城里回来了!是老李在村口碰着的,老李上前搭讪:“老张,咋回来了?”老张不自然的笑笑:“住的不习惯,还是回来的好,自在一些。”

    其实,不说老张能谅解小张,就是老李也能谅解。不错,小张是在城里生活了那不少年,可小张早就下岗了。想当初,老张费尽心思将小张弄到城里化肥厂工作,可村里没有羡慕的,甚至同情老张。因为啥?因为老张有个女儿,女婿家境平常,女婿常年在外打工不回家,女儿还一身病:魔怔之后,又是高血压,又是肥胖病。女儿自魔怔之后就在老张家生活,饮食起居都要人照顾,而且和女儿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领养的外孙女,叫小翠,小翠不小心把腿摔断了,本来没多大事,可给一个庸医硬是治残废了,走路一瘸一瘸的,老张老伴每次看到,眼泪就哗哗的流:“唉,我女儿命怎么这么苦啊!”其实,苦的是她自己,为了女儿,她操碎了心,才五十多岁,就成了老太太的光景了。也不知从哪听说的三茬香椿头可治魔怔,每年春天,就挨家问别人的香椿掰了几茬。而小张进厂没两年,工厂就倒闭了,小张想搞运输,就把刚住进不久的新房卖了,买了一辆卡车,虽然可以维持生活了,可房没了。后来,城里房价一路飙升,想买也买不起了。于是,小张一家三口就住在租的两间房里,日子过的勉勉强强。这次老张过去,媳妇也并没有动不动就甩脸子,小两口也没有叽叽咕咕的。可老张就是感到不自在,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老张一狠心,孤单就孤单点吧!还是回去!可走的那天,小张哭了:“爸,你这样回家,乡亲们怎么看我啊!”

其实,老张去城里,也是乡亲们劝的,老张就住在一个孤庄子上。以前那庄上住了好几户人家,可近年,一户接一户的都搬到大路边去住了,就只剩老张一家了。本来还好,老张和他老伴.女儿在一个庄子上住,又宁静又宽敞,可老伴突然去世了,女儿也回婆家了,只剩老张一人就显得孤单了。乡亲们就劝老张到他儿子那里去,不要在庄子上住了,等村里也搞新农村建设时,将老庄基平了,在大路边盖几间小房住,可这指不定在猴年马月啊!

   “唉!”老张叹着气,回到那三间孤零零的砖瓦房,再次潸然泪下,“老伴啊,你---”老伴去世前,老张为了挣点钱,在附近做点零活,每天早出晚归,老伴把家收拾的井井有条。有一天晚上,老伴对老张说“买只鸡吧,挺想吃的。”老张愧歉的笑笑说:“行,自过年后就没吃过了,明天我去买。”第二天晚上却没有带鸡回来,不是忘了,也不是舍不得,也许是没空买吧,反正没买。就说第二天买,可第二天也没买。就这样一天又一天过去了,一直到老伴去世,老伴也没吃上鸡,但老张老伴从没责怪过,甚至没再提起过。在老伴突然去世后,老张哽咽了,后悔自己为什么没买只鸡?没钱吗?是舍不得吗?其实,老张家里有很多鸡,但那都是土鸡,最近几年来,农村家里的土鸡都舍不得吃,想吃就去买洋鸡,便宜!可现在老伴去世了,那些土鸡分的分了,卖的卖了,都没有了,老张更孤单了。

    老张老伴身体不好,老张知道,可一农村人哪有个不腰酸背痛的!老张也就没怎么在意。而老张老伴也硬是忍着,不让上医院去看,每次都说:“不碍事,休息休息就好了。”可忙碌的她从没停下来,临死之前,还砍了一房子的柴!其实说白了,还是舍不得钱,虽说这几年农村也搞医保,可那玩意太高级了,离农民还是太遥远了,不知该怎么用,也就不想麻烦,大病小病还是硬挺着。有人昧着良心说:“愚昧!”可是这些人永远不能明白老百姓关心庄稼要远大于关心福利!那天,老张去干活了,老张老伴疼的实在受不了,就打电话给离这最近的邻居小敏,小敏来一看,吓坏了,忙找医生来看,医生看了之后说要上医院去检查,可老张老伴坚持不去,让医生给打了点滴,医生打了点滴之后就走了,过了一会,老张老伴就冥然而逝了,临死之前,苦了一辈子的她流下两行苦涩的泪,她放不下女儿,放不下老张,躺在小敏怀里,还喃喃的说:“我女儿命苦啊,以后谁来照顾她啊,老伴怎办啊,他一个在这孤单啊---”至死,老张老伴也没有把眼闭上,不是舍不得离开,更不是因为没能吃上一只鸡而遗恨,她只是放不下女儿.老伴啊!老张老伴去世后,老张带着阴阳先生走遍了祖坟,也没找出快地,回来时,阴阳先生却指着汪家老庄上说:“舍不得走,就留下吧!就在这吧!”当时老汪抹不开面子,就答应了。可后来,汪家儿子从工地回来,坚决不同意,老张老伴就又改葬在女婿家的菜园子里。对这事,老张从没怪过汪家。改葬那天,侄媳妇突然痛哭道:“婶子是放不下三叔,可又放不下女儿啊!”可老张老伴没想到就在她离开人世的时候,女儿竟哭喊了一声:“妈!”疯病也就好了一大半了,后来被婆家接走了。其实,人生就是如此,只要活着,再大的困难也能走过来。就像有时自己感觉:哎呀,如果有一天自己失明了,那该怎么办啊?那日子就没法过了,还不如死了算了呢!可真到失明了,天也并没有塌下来,日子还是照样的过!老张就这样孤独的生活着。可乡亲们都看得出来,老张老伴的去世给老张的打击太大了,老张以前在村里活跃的很,他从没把自己当个老人看,毕竟才五十多岁嘛,拿他自己的话说是:“心雄!”可老伴去世后,老张仿佛一下子将世间的一切都看穿了,心冷了啊,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渐渐流露出那下世的光景来。

    老张搬把椅子,孤零零的坐在门口,感到从没有过的乏力。太阳渐渐西沉,余晖里,几棵刚栽的香椿在冷清的春风里俏皮的摇着刚发的嫩芽,泪眼模糊的老张蓦然听到:“这香椿掰了几茬了?”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思思
发表人邮件:123456@qq.com发表时间:2009-4-28 20:23:00
这种叙事的手法别具一格,不知算不算倒叙啊,哈哈,我不懂文学,但感觉这文章确实写得美啊
发表人:珊瑚海
发表人邮件:594718915@qq.com发表时间:2009-4-28 7:50:00
欣赏佳作,谢谢美文,祝你开心,祝你快乐!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