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电子书库 >> 蛊术大全
    
  双击自动滚屏  
蛊术大全

发表日期:2009年7月12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4390 次



 放蛊是一种很可怕、很愚昧的害人举动,是由於古代民智未开而产生的恶习。本文对於古代发生过的放蛊故事、中蛊的人如何治疗、以及法律上处罚放蛊的人的规定,作一有系统的分析。

文字学上的蛊有多种涵义,主要的一种涵义作「腹中虫」解,从虫,从皿。皿是一种用器——盛饭的饭盒、饭碗或盛其他食物和饮料的用器都是;虫字象徵好几只虫。「腹中虫」就是人的肚子里侵入了很多虫,也就是中了「虫食 的毒」——一种自外入内的毒。众多的虫侵入人的肠胃发生了蠹蚀的作用就叫做蛊,又叫中蛊。

谷子储藏在仓库里太久,表皮谷壳会变成一种飞虫,这种古人也叫它为蛊。左传昭公元年说:「谷之飞,亦为蛊。」注:「谷久积,则变为飞蛊,名曰蛊。」从谷壳变成的飞虫与米糠不同:飞虫会飞,米糠不能飞。

※蛊的种类

  蛊是许多虫搅在一起造成的。本草纲目说:造蛊的人捉一百只虫,放入一个器皿中。这一百只虫大的吃小的,最後活在器皿中的一只大虫就叫做蛊。可知蛊本来是一种专门治毒疮的药。後来才被人利用来害人。

  有毒的蛊多在中国大陆南方各省养成,种类很多,有蜣蜋蛊、马蝗蛊、金蚕蛊、草蛊和挑生蛊等。放蛊的人趁他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蛊放入食物,吃了以後,就会染上蛊毒,染了蛊毒的人会染患一种慢性的病痛。以现代观点说,这是一种人为的,由许多原虫的毒引发出来的怪病。

※金蚕蛊最毒

  金蚕蛊是在四川省偏僻地区养成的,渐渐流传於湖南、福建、广东各省。这种蛊的表皮是蚕金色,每天喂它锦锻四寸,把它解出的粪便放在食物裏,吞服了的人就会生病死亡。

  传说这一种蛊会使养它的人暴富,也会使养它的人发生灾害,因而不能得罪它。如果无意继续供养它,要准备一只小箱子,放些金银锦绸,把金蚕蛊垫在裏面,然後把这只小箱子放在路旁,听凭别人把箱子携走,叫做嫁金蚕蛊。

  金蚕蛊对於人体的危害很大,它像人死後屍体上生的屍虫一样,侵入人的肚子後,会吃完人的肠胃。它的抵抗力很强,水淹不死,火烧不死,刀也砍不死(见本草纲目引用蔡攸丛话)。
金蚕的害人能使人中毒,胸腹搅痛,肿胀如瓮,七日流血而死。
※蛇蛊和蝨蛊

  大陆有些偏远地区的人专门养蛊谋财。这些人养的蛊,有的是蛇蛊,有的是蝨蛊。蛇蛊是在五月初五日放大、小蛇在瓦罈裏,蝨蛊是聚集多数的蝨虫制成的。这两种蛊毒都可以置人於死地,特别是蝨蛊如果侵入人腹,会把内脏吃光。

  放蛊的人看准了一家有钱人家,就计画将蛊放入。中蛊的人在没有医药可治的情形下就会死去,死人的财产随之移入蛊主的家裏。养蛊的主人养了这种杀人的蛊後必须用蛊连续杀人,每年一个,如果间隔三年不以蛊杀人,蛊主本人也会中蛊死去。

金蚕蛊制蛊法:
有些造蛊者强调必须在农历五月五日(端午日)聚置毒虫,这是受了五月五日毒气最盛的传统观念的影响。“蛊,多于端午日制之,乘阳气极盛时以制药,是以能致人于病、死。”又:“多用蛇、虫、蜈蚣之属来制,如果无法解救时,一触便可杀生。”

传说中养蛊的方法、与《通志》上一二载的相类似。《通志》中所记载的.要用一百种虫类,而夷人所要的只有十二种。在养蛊以前,要把正厅打扫得干乾净净,全家老少都要洗过澡,诚心诚意在祖宗神位前焚香点烛,对天地鬼神默默地祷告。然后在正厅的中央,挖一个大坑,埋藏一个大缸下去,缸要选择口小腹大的,才便于加盖。而且口越小,越看不见缸中的情形,人们越容易对缸中的东西发生恐怖,因恐怖而发生敬畏。缸的口须理得和土一样平。等到夏历五月五日(端阳),到田野里任意捉十二种爬虫回来问E端阳那天捉回来的爬虫养不成蛊),放在缸中,然后把盖子盖住。这些爬虫,通常是毒蛇、鳝鱼、蜈蚣、青蛙、蝎、蚯蚓、大绿毛虫、螳螂……总之会飞的生物一律不要,四脚会跑的生物也不要,只要一些有毒的爬虫。这十二种爬虫放入缸内以后,主人全家大小,于每夜入睡以后祷告一次,每日人未起床以前祷告一次。连续祷告一年,不可一日间断。而且养蛊和祷告的时候,绝不可让外人知道。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自己养的蛊就会被巫师用妖法收去,为巫师使用,主人就会全家死尽。即使不被巫师收去,成蛊以后,也会加害主人。
一年之中那些爬虫在缸中互相吞噬,毒多的吃毒少的,强大的吃弱小的,最后只乘下一个,这个爬虫吃了其他十一只以后,自己也就改变了形态和颜色。根据传说的种类很多。最主要的有两种:一种叫做“龙蛊”,形态与龙相似,大约是毒蛇、蜈蚣等长爬虫所变成的。一种叫做“麒麟蛊”,形态与&间相似,大约是青蛙、蜥蜴等短体爬虫所变成的。
一年之后蛊已养成,主人便把这个缸挖出来,另外放在一个不通空气、不透光线的秘密的屋子里去藏着。据说蛊喜欢吃的东西是猪油炒鸡蛋、米饭之类,饲养三四年后,蛊约有一丈多长,主人便择一个吉利的日子打开缸盖,让蛊自己飞出去。蛊离家以后,有时可以变成一团火球的样子,去山中树林上盘旋,有时可以变成一个黑影,在村中房屋间来往。蛊的魔力最大的时间是黄昏。每次蛊回家之后仍然住在缸中。吃到人的这天,主人就不必喂它东西了。据说养蛊的好处并非要蛊直接在外面像偷盗一样偷宝贝回来供主人使用,而是要借重蛊的灵气,使养蛊的人家做任何事情都很顺利。如果主人想要经商,借重蛊的灵气,可以一本万利。如果主人想要升官,借着蛊的灵气,可以直上青云。反过来说,如果偶一不慎,被受蛊害的人家知道了,去请专门的巫师来把蛊收掉,蛊的主人便会诸事不宜,全家死尽。
养蛊的人家,除了日常要虔诚服侍之外,到每年夏历六月二十四日,要对蛊作隆重的祭礼。这个祭礼延续三天,即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日,在这三天之内,主人要每天都用新鲜的猪一头、鸡一只、羊一头,煮熟以后,到晚上星宿齐观天空之时,全家把猪羊鸡搬入养蛊的秘室中去俯伏祷告,祷告完毕,将猪羊鸡砍碎,投入缸中。据说蛊的食量很大,魔力很高。祭扫的时候,外人不得参加,消息不可泄漏,否则又有身家性命的危险。除了聚虫互咬一法外,各种特殊的毒蛊又分别有特殊的制造方法。

++++++++++++++++++++++++++++++++++++

什么是金蚕蛊呢?民间的说法,是将多种毒虫,如毒蛇、蜈蚣、蜥
蜴、蚯蚓、蛤蟆等等,一起放在一个瓮缸中密封起来,让它们自相残杀,吃来吃
去,过那么一年,最后只剩下一只,形态颜色都变了,形状象蚕,皮肤金黄,便
是金蚕。也有的说,把十二种毒虫放在缸中,秘密埋在十字路口,经过七七四十
九日,再秘密取出放在香炉中,早晚用清茶、馨香供奉;这样获得的金蚕是无形
的,存在于香灰之中。放蛊时,取金蚕的粪便或者香灰下在食物中让过往客人食
用。

据说金蚕很爱干净,总是把养它的人家打扫得干干净净。如果你到一户人家,
见他家屋角清洁,没有蛛丝,就要当心他家有金蚕。你进门时用脚在门坎上踢一
下,踢出沙土,回头再一看,沙土忽然没了,那便可以确定这户人家养了金蚕了。
主人请你吃饭,如果见他用筷子敲碗,那是在放蛊,赶快向他点破,就可避免受
害。或者吃饭的时候把第一口饭吐到地上,或抓抓头皮,金蚕怕脏,也就吓跑了。
怎样知道自己中毒了呢?其辨认法是生嚼黄豆而不感到腥臭,便是中蛊,如果不
及时医治,便会感到胸腹搅痛、肿胀,最后七孔流血而死。死时口鼻之间会涌出
数百只虫,死者的尸体即使火化,心肝也还在,呈蜂窝状。

为什么要养金蚕?据说养金蚕的人家很少生病,养猪养牛容易养大,还有说
得更神的,说是把人下金蚕蛊害死后,可以驱使死者的魂魄为他干活,因此致富。
每年年底金蚕的主人要在门后跟它算账,骗它这一年亏本了,不能说今年得利,
否则就会有祸患。养金蚕的人,必须在“孤”、“贫”、“夭”三种结局中选一
样,法术才会灵验,所以养金蚕的人都没有好结果,闽南俗语叫做“金蚕食尾”。

主人如果不愿继续把金蚕养下去,可以把它放走,叫做“嫁金蚕”,嫁的时
候把一包金银和一包香灰〔即金蚕〕放一块扔在路旁,要养的人就可拿去。如果
路人误取金银,金蚕也会跟着去。金蚕喜欢睡在鼎〔铁锅〕中,闽南乡村人家煮
完饭后习惯在鼎中放些水,据说就是怕金蚕来睡。
※针蛊与羊毛疔

  针蛊是用毒虫的液精造成的。驱蛊录记载:有一人中蛊向医生求诊,医生叫他口含黑豆一粒,并服一种名叫归魂散的中药,结果他嘴裏吐出许多羊毛和烂纸,并有一粒黑子,这粒黑子就是蛊,它被羊毛围在裏面,并被长一寸的麻绳缚住,麻绳一头打结,一头散放,上面粘了无数小乾虫。另有一个中蛊的人求诊,经医生开方:用青布包雄黄末,加山甲末和皂角末,蘸热烧酒,擦遍全身,擦出了不少的羊毛,耳朵裏也有羊毛伸出来,医生叫这种蛊为羊毛疔。

  根据医宗金鉴记载:羊毛疔有的呈五色,有的长一丈。治疗的方法是:叫患者服五味消毒饮,也就是用青布包雄黄末、蘸热烧酒,用它擦前後心,先擦一个大圈,後擦一个小圈,擦前心时羊毛疔会移至後心,擦後心时羊毛疔会移至前心,要反覆擦来擦去,羊毛才会出现,取出的羊毛要挖一个深坑把它埋了 。

※植物蛊

  明崇祯十七年(西元一六四四年),广东省香山县发生一件植物蛊疑案。在香山县的山林裏,有一种草叫胡蔓草,叶子像蓴花,有黄色、有白色,叶子含有剧毒,放入人的口裏,人就会百孔出血;叶汁若吞进肚子裏,肠胃也会溃烂。当地的莠民常常利用胡蔓草做蛊害人。

崇祯时代某年春天,云南人罗明夔到香山县当县令,了解胡蔓草害人的情节以後,就下令:一般人向本县告官的,每人随缴胡蔓草五十枝。这道命令下了以後,胡蔓草也就砍光了。罗县令把收缴的毒草,亲自监督杂役焚烧,不久,这种毒草便在香山绝迹。

  当地的医生也订有治胡蔓草剧毒的药方:取母鸡孵的鸡蛋一个(没有长小鸡的),把它煮熟,研成细末,加一汤匙清油,中胡蔓草毒蛊的人每天服一次,就会吐出胡蔓草蛊。蛊在「上鬲」的,加用胆矾五分,放在热茶裏溶化後服用,就会吐出蛊来。蛊在「下鬲」的,用郁金水二钱放在菜汤裏服下,蛊也会吐出来(见广东香山县志,道光年修)。

※拍花是放蛊的一种

  古代社会的「拍花」,也是放蛊的一种方法。在中国大陆民间,有些逃荒 的妇人,头上裹一块蓝布,走到一处人家,与人寒暄的时候握著他的手,在他的手心拍几下,并说「好,好」。第二天,这个被她拍过手心的人就会忽然仆地,发起颠来。有一家人家就发生过这种情形,请中医治疗,诊断以後才发现这个人中了蛊,後来经由专门治蛊的人治疗,服药後他口中竟吐出几十个纸团,这种纸团就是蛊。

※以木偶和纸人作怪

  木偶也可用来害人,但利用木偶和用毒虫造蛊不同。後者是活生生的虫造成的蛊,木偶却是木头制造,不可能有毒。但巫人会利用木偶和纸人作怪,来扰乱别人的安宁。清人纪晓岚写的「阅微草堂笔记」,记载一个术士专造木人(即木偶)、纸虎(即纸人)作怪,打扰别人,当事人送钱给他,木人、纸虎会暂时停止作怪,隔一阵子又死灰复燃。聊斋志异也记过木偶和纸人作怪的故事。金章宗元妃李氏嫉妒皇帝,曾叫一个名为李定奴的女巫剪纸作纸木人,制成鸳鸯符作怪(见金史卷六十四)。

※避蛊的方法

  传说的避蛊方法很多。试验是否已经中金蚕蛊?可啃白矾或口嚼生黑豆。白矾的味道很苦,啃这两种东西的人,如果觉得白矾是甜的,生黑豆是香的,就是中了蛊,要用石榴皮煎成汁,服用以後,可以吐出金蚕蛊的蛊毒。(1)以生黄豆(黑豆也可以)食之,入口不闻腥臭,是中毒。(2)以灸甘草一寸嚼之,咽汁随之吐出的,是中毒。(3)插银针于一已熟的鸭蛋内,含入口内,一小时后取出视之,如蛋白俱黑者,是中毒。

蛊毒非常厉害,能使人惹病丧生,虽有方法医治,也不应轻易去尝试。据说预防之法有:(1)凡房屋整洁,无灰尘珠网的,是藏蛊之家,切勿与之往来。(2)凡食茶、水、菜、饭等物之先,须用筷子向杯碗上敲动的,是在施毒,急须向主人问道: “食内,莫非有毒吗?”一经问破,可免受毒。(3)携同大蒜头出行,每饭,先食大蒜头,有蛊必吐,不吐则死,主人怕受连累,当然不敢下蛊。(4)大荸荠,不拘多少,切片晒干为末,每早空心白滚汤送下(以二钱为度),纵入蛊家,也可免害。(5)蛊之由饭酒中毒的,分外难治,故出外宜以不饮酒为原则。

解除毒蛊的方法,最普通的,是用雄黄、蒜子、菖蒲三味用开水吞服,使之泻去恶毒。金蚕,最畏头嘴似鼠,身有刺毛似蚝猪箭的刺猬,故刺猬是专治金蚕蛊的特殊药品。其他如蜈蚣、蚯蚓,每每也可以治蛊。


  有旅行经验的人,进入蛊区要饮食的时候,会偷偷的用筷子拣第一块食物放在手裏,用餐完毕以後,随手将放在手裏的食物埋在人行道的十字路地下,蛊就回到放蛊的人家裏。有的人经过蛊区,遇到可疑的食物,先请主人下筷子拣吃,这样可以避免中蛊。

  有的人在蛊区就食,通常先问主人:「这碗菜、这碗面你们有没有下蛊?」一面拣出一块食物,放在一边,然後就食,蛊就不能为害了。

※治蛊的药草

  古代医药不发达,如有人染上了蛊毒,通常用两种方法治疗:一是服用草药,周礼称这种草药为嘉草(见庶氏注),一是祷告神明,请神明降下医药,史记就有「秦德公作伏祠,磔狗邑四门,以御蛊菑。」(见封禅书)的记载。

  後汉书说:在仲夏月,用一根米色的绳索,将荤菜和弥牟连在一起来扑灭蛊毒,在大门上挂一枝桃树以驱邪气(见礼仪志)。本草纲目引用古代疗治奇毒的药方,是在每年五月五日收取许多毒虫做蛊,这种蛊主治恶疮,不料後来 有人利用这种蛊来害人。民间在端午节当日午时也有「聚五毒」和饮雄黄酒、在脖子上搽雄黄酒的举动,其用意都在预防生疮。

※治蛊的药丸

  江苏省溧阳县的乡下,早年常有人中蛊。当地的竹林寺有一个会治无名种毒的和尚,制造一种药丸专门治疗蛊毒,一枚药丸的售价是绢一匹,治愈了不少中蛊的病患。在当地做「观察使」的韩晃,为了根绝蛊毒,在溧阳县温泉旁建造一座寺庙,请竹林寺那位懂药性的高僧主持,专门治疗民间发生的蛊毒,并请高僧把药方公开刻在石碑上。

  这份治蛊的药方是:在每年农历五月初取初生的桃子一个,把它的皮碾成细末,份量是二钱。另用盘蝥末一钱,先用麦麸炒熟,再用生大蕺末二钱,将这三味药用米汤和拌在一起,搓成如枣核一样大的丸子,中蛊的人祇要用米汤吞服这种药丸一个,就会药到毒除。

历史:
※长安汉宫的巫蛊事件

  汉武帝征和元年(西元前九二年),长安汉宫接连发生震惊当时的木偶巫蛊案件,这些事情是由一个名叫朱安世的京师大侠引起的,还牵连了朝中的宰相公孙贺父子,最後连武帝的太子——戾太子刘据也被冤诬死了。

  第一件巫蛊案是公孙贺本人引起的。公孙贺当时在朝做丞相,很得武帝信任,他的儿子公孙敬声也在朝做太仆,父子二人权倾一时。可惜公孙敬声的私生活不检点,私自挪用了军费一千九百多万钱,因而被关进长安诏狱。

  当时另有一件要案的主犯朱安世在逃,武帝下令必须逮捕到案。公孙贺爱子情殷,向武帝保证由他将朱安世逮捕到案,但要求释放他的儿子公孙敬声。他的要求得到了武帝的许可,却触怒了朱安世。朱安世归案後,反向汉武帝陈 诉公孙敬声和武帝的女儿阳石公主通奸,以及公孙敬声在庙裏诅咒武帝早死,并在武帝经常经过的驰道上埋木偶为巫蛊,以促武帝早死的事。这些事情都是莫须有的,当时正值武帝晚年,每天都在忧惧死亡,他信以为真,将丞相公孙贺父子和阳石公主都杀了。

  第二件巫蛊案,是由武帝的一个近臣江充引起的。江充在朝担任治安和警卫安全工作,很得武帝信任。他在宫裏处理警卫事件,连戾太子也不放在眼裏 ,因而得罪了太子,江充并不是没有私心的人,他顾虑太子一旦登上皇帝宝座不会放过他,恰巧宫中发生了公孙贺父子为蛊加害武帝的事件,江充就假藉这个机会,据说宫中蛊气很重,影响武帝生命安全,武帝信以为真,把这件事情 交给江充处理,江充果然在戾太子宫中的地道裏掘出一对木偶巫蛊,诬控太子 加害武帝,促武帝早点死去。太子为了自保,将江充杀死後出走,宫中的人就说太子想造反,杀死江充後他逃。後来太子也被迫自杀。

  古代社会放蛊的事是有的,但以上两件事却是假造出来的。以汉朝发生的 这两起巫蛊案来看,可知蛊毒害人在中国社会由来已久。

※隋宫的蛊乱

  隋朝宫廷也发生过一次无形的蛊乱。隋代大将军独孤迤的家裏,有一个名叫徐阿尼的丫头,有拜猫鬼的习惯,每天深夜子时,她偷偷的起床,备供品焚香向猫鬼祭拜,(子属鼠,子时拜猫,暗示以鼠祭猫),她越拜越灵,猫鬼常把别家的财物搬给她。

  独孤迤还没有做官的时候,在家闲居,有饮酒的嗜好,他的妻子不肯给钱买酒,独孤迤只得向徐阿尼讨酒。阿尼回答说:「没有钱买酒。」独孤迤说:「你为什麼不叫猫鬼到越公家取钱买酒?」阿尼只得暗中祈祷,不到一个时辰,买酒的钱就送到了,独孤迤就这样贪而无厌的不断叫阿尼向猫鬼取钱买酒。

  独孤迤因内戚关系做官以後,有一天他在花园裏向徐阿尼说:「你叫猫鬼 向独孤皇后(独孤迤同父异母的姊姊)说:我家没有钱,请皇后常常赐钱给我 。」阿尼就照他的话向猫鬼祈祷,猫鬼果然走到隋宫,向独孤皇后取物。

  徐阿尼有一次在宫中一间空房裏,安排一只桌子,桌上置放香粥一盆,汤匙一只,用汤匙敲响了粥盆说:「猫小姐,你快来吃粥。但是你不能住在宫裏 。」她一面叩头祈祷,口裏念念有词,没有多久,她的面色铁青,四肢像是有鬼在牵她,并说:「猫鬼到了。」

  这件事被人向隋文帝(西元五八九——六○四年)参了一本;文帝说:这是一种妖怪,下令把徐阿尼赶走,不久独孤迤被处死刑,他的弟弟向文帝哀求,才免官为庶人,猫鬼也消失了(见隋书独孤迤传)。

※宋代管制放蛊的人

  民间放蛊害人的事,也常在刑事案件中传到朝廷。宋仁宗庆历八年(西元一○四八年),仁宗一天翻看福建路(省)奏报朝廷的刑案,发现民间常有人 放蛊害人,仁宗非常难过。又一次在刑事案件中。叙明福州有一个叫林士元的医生用中药治疗蛊毒,很有效果,仁宗告知近官:可将林士元的治蛊药方交给宫中的太医审查,连同太医们蒐集的治蛊秘方,汇为一编,印成专书,颁发各路,转发各地民间使用(见续资治通鉴卷四十九)。

宋朝对於民间有过放蛊和养蛊前科的人,管理非常严格。太祖乾德二年(西元九六四年)下令将永州(湖南省零陵县)养蛊的人三百二十六家移往当地的穷乡僻壤,不准他们进城(同上书,卷四)。

※明朝发生的放蛊事件

  蛊除了种类不同外,还有一定的期限。中蛊的人在一定的期限裏,蛊毒就会发作,发作以後,有解药可以解除,如果超过一定的期限就无药可救。

  明英宗正统(西元一四三六——一四四九年)间,江苏省吴江县的商人周礼从小在外经商,有一年到广西省思恩府,无意中遇见了一位中年陈姓寡妇,经媒人说合後,周礼答应入赘陈家为赘夫,自此他就在当地落了籍,不久生下一个儿子,光阴荏苒,一晃就是二十多年,他的儿子也有十六岁了。

  人到中年以後,想起年轻时候的事,也会有落叶归根的念头,他的妻子劝止不住,只好由他去,并叫儿子跟他父亲一同回吴江老家瞧瞧,陈氏放了一个蛊给周礼,暗中告知儿子说:「你爸爸肯回来,就为他解蛊。」周礼父子回到吴江故乡,不到一年,周礼的蛊发作,每天要喝饮水一桶,肚子涨得像水桶大 ,他的儿子向老爸说:

  「爸!我们还是回广西吧!」

  「我也想念你的母亲,但是生了这个怪病,走不动啊!」

  「爸,你这个病我会治。」

  「你又不是医生,你怎麼会治病?」

  他的儿子照著他母亲教他的方法,将他老爸的蛊病治好,周礼的肚子裏吐了一条活的鲫鱼,这条鲫鱼就是他妻子放给他的蛊。

※清朝发生的蛊案

  江西省兴国县在清道光年间(西元一八二一年——一八五○年)发生过一件诉蛊的刑案。一户新迁入境的客家人——赵如瞻,被村民曾起周等五人控诉放蛊害人,这件案子的经过是这样的:

  赵如瞻从福建长汀迁到江西兴国县,就独资开一家油店,雇工人曾起周等五人搾油,除发给工资外,并供给他们午餐。曾起周等五人到工第一天中午用餐後,就觉得肚子很痛,立刻回家请了一个医生治疗。医生以为他们生的是普通的腹痛,开方服药,肚子依然痛得死去活来,身体也一天一天的消瘦下来。另有三位过路人经过赵家店门,向他家店伙买桃子吃,他们三人吃下後肚子也痛起来了。

  曾起周和赵家店裏的佣工吴老六有金钱往来,吴老六一天到曾家向他讨回借的钱,曾起周向吴老六说:「你把我的病治好,我就把借你的钱还给你,如果我的病治不好,甚至死了,你的钱就没人还了。」

  「你的病祇有杨老六会医。杨老六是老板(指赵如瞻)从长汀带来的,他有一种解药可治好你的病。」吴老六为了讨回借款,因而向曾起周说出了秘密,曾就拜托吴老六转请杨老六给药治病,并给他一笔钱,杨老六只得偷偷的将解药交给吴老六,曾起周五人服了解药,没有好久就将赵家下的蛊毒从大便裏解出来,解下的蛊长有半寸,白色,蛊的口像针一样,颜色是青的。

  曾起周的病稍有转机就迫不及待的向兴国县正堂控告赵如瞻放蛊害人,这件事情才公开出来。当地的医生陈锡卿并将曾起周等八人的蛊毒治好,他们八人肚裏的蛊并从大便解出。

  这件放蛊的案子真相大白以後,吴老六、杨老六二人并说出赵如瞻养的蛊,共有瓜蛊、蛇蛊和虫蛊等三种。瓜蛊就是瓜虫,形状像瓜,大小如一枚枣子。蛇蛊的形状像蛇。虫蛊比蛇小,数量很多。曾起周等八人中的蛊毒是赵家养的虫蛊,是从水草裏采来的一种草「鸡脊柴」造成的。

  星国县医生陈锡卿年轻时在福建长汀县中过蛊毒,是一个和尚为他治好的。陈锡卿将他本人用过的丹方治疗其他患蛊的人。曾起周等八人的蛊毒也是用这个丹方治好的。丹方的内容是:将白头翁、独脚莲、透骨硝三味用水酒和鸡煮。再把巴豆捣碎,以酒蒸熟制成药丸。服前一种药後,会腹痛如绞的晕过去,然後服用第二种药丸,蛊就被杀死在腹中而解了出来。
※旧律对蛊毒的处罚

  汉代的法律对於巫蛊的查禁,规定非常严格,如:

一、放蛊人及教令者,弃市。——见周礼秋官的庶氏注:郑司农引贼律。  

二、坐妻为巫蛊,族。——见汉书公孙敖传。   

三、後坐巫蛊,族。——见汉书赵破奴传。

  後魏也有巫蛊律。古弼传:「有怨谤之言,其家人告巫蛊,俱伏法」(後魏书)。

  隋书规定「厌蛊」为「不通」,隋书郑议传:「其婢奏郑议厌蛊左道,与母别居,为司所劾,由是除名。」

  隋书独孤皇后传:「独孤皇后异母弟独孤迤,以猫鬼巫蛊咒诅於后,坐当死。」

  隋炀帝时,「有人密告卫昭王杨集咒诅,宪司希旨成其狱,奏杨集恶道,坐当死,天子下公卿议其事,杨素等曰:杨集密怀左道,厌蛊君亲,公然咒诅,请论为律。」(卫昭王杨爽传)炀帝念他是至亲,把他免为庶人。

  唐律贼盗律有「造畜蛊毒」的条文:

  一、「造畜蛊毒(谓造合成蛊,堪以害人者)及教令者,绞。」

  律疏说:蛊有很多种,是左道旁门的事,无法尽知其中的详情。有的蛊是集结很多的虫,放在一个器具裏面,听由它们自相残食,把许多虫吃完以後,剩下的一个是蛇就是蛇蛊,是虫就是虫蛊。

  律文的造畜,是自造和传畜的意思,都是毒害别人,也就是自造蛊毒,或是传畜猫鬼,或教唆他人害人。

  二、「造蛊者虽会赦,并同居家口,及教令人亦流三千里。即以蛊毒同居者,被毒之人父母妻妾子孙,不知造蛊情者,不坐。」

  律疏说:有人问:被毒的人的父母不知情的,可否放免?假设一例,有一 家亲兄弟二人,大房造蛊害二房,二兄弟同属一个父母,不知他父母能否免罪?答覆是:虽是兄弟相毒,仍然是律文的「被毒之人父母妻妾子孙,不知造蛊情者,不坐。」所以父母不知情是「合原」的。

  明律、清律也有限制蛊毒杀人的律文:

  一、「置造、藏畜蛊毒,堪以杀人及教令造畜者,斩。」

  二、「造畜者,不问已未杀人,财产入官,及同居家口,虽不知情,并流二千里安置。」

  三、「若以蛊毒,毒同居人,其被毒之人父母、妻妾、子孙,不知造蛊者,不在流远之限。」

  四、「里长知而不举,各杖一百,不知者,不坐,造获者,官给赏银二十两。」

  根据清律辑注说:蛊毒的种类很多,以毒蛊合成的,有蛇蛊、鹅蛊、小儿蛊、金蚕蛊等种,以蛊毒人,到期必死,有的期限在数年以後。其中以金蚕蛊最毒,中了这种蛊的人,蛊病发作後就会死去。

恐怖的巫术--放蛊

蛊,相传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放蛊是我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过去,在中国的南方乡村中,曾经闹得非常厉害,谈虎色变,谁也不敢当它是假的。文人学士交相传述,笔之翰籍,也俨然以为煞有其事;一部分的医药家,也信以为真,于是,就想出许多治蛊的名堂.

蛊之种类有十一种

蛇蛊、金蚕蛊、蔑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神、疳蛊、肿蛊、癫蛊、阴蛇蛊、生蛇蛊。

过去,有些人专以制蛊来谋财害命。制蛊法:多于端午日制之,乘其阳气极盛时以制药,是以致人于病、死。又多用蛇、蛊、蜈蚣之属来制,一触便可杀生。其余有些特殊的,分说如下:

癫蛊:传说多是壮族所为,把蛇埋土中,取菌以害人。

疳蛊:又谓之 “放疳”、“放蜂”。据说,两粤的人,多善为此。方法是:端午日,取蜈蚣和小蛇,蚂蚁、蝉、蚯蚓、蚰蛊、头发等研末为粉,置于房内或箱内所刻的五瘟神像前,供奉久之,便成为毒药了。

泥鳅蛊:用竹叶和蛊药放水中浸之,即变有毒的泥鳅。

石头蛊:用随便的石头,施以蛊药而成的。

蔑片蛊:将竹片施以蛊药后便成。

金蚕蛊:据说这种蛊不畏火枪,最难除灭;而且金蚕蛊还能以金银等物嫁之别人。

《岭南卫生方》云:制蛊之法,是将百虫置器密封之,使它们自相残食,经年后,视其独存的,便可为蛊害人。

据说,蔑片蛊害人,是将竹蔑一片,长约四五寸,悄悄的把它放在路上,行人过之,蔑跳上行人脚腿,使人痛得很厉害。久而久之,蔑又跳入膝盖去,由是脚小如鹤膝,其人不出四五年,便会一命呜呼。

石头蛊的害人:将石头一块,放在路上,结茅标为记,但不要给他人知道。行人过之,石跳上人身或肚内,初则硬实,三四月后,更能够行动、鸣啼,人渐大便秘结而瘦弱,又能飞入两手两脚,不出三五年,其人必死。

泥鳅蛊的害人:煮泥鳅与客吃,食罢,肚内似有泥鳅三五个在走动,有时冲上喉头,有时走下肛门。如不知治,必死无疑。

中害神的害人:中毒后,额焦、口腥、神昏、性躁、目见邪鬼形,耳闻邪鬼声、如犯大罪、如遇恶敌,有时便会产生自尽的念头。

疳蛊的害人:将蛇虫末放肉、菜、酒、饭内,给人吃。亦有放在路上,踏着即入人身。入身后,药末粘在肠脏之上,弄出肚胀、叫、痛、欲泻、上下冲动的症状来。

肿蛊的害人:壮族旧俗谓之放 “肿“,中毒后,腹大、肚鸣、大便秘结,甚者,一耳常塞。

癫蛊的害人:取菌毒人后,人心昏、头眩、笑骂无常,饮酒时,药毒辄发,忿怒凶狠,俨如癫子。

阴蛇蛊的害人:中毒的,不出三十日,必死。初则吐泻,然则肚胀、减食、口腥、额热、面红。重的面上、耳、鼻、肚有蛊行动翻转作声,大便秘结。加上癫肿药,更是没有治好的希望。

生蛇蛊的害人:中毒的情况,与阴蛇蛊害人相似,但也有些异点。即肿起物,长二三寸,跳动,吃肉则止;蛊入则成形,或为蛇、或为肉鳖,在身内各处乱咬,头也很痛,夜间更甚;又有外蛇随风入毛孔来咬,内外交攻,真是无法求治。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