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海缘梦 >> 电子书库 >> 2009“最牛官腔”大盘点
    
  双击自动滚屏  
2009“最牛官腔”大盘点

发表日期:2011年5月12日  出处:邱文权博客http://blog.sina.com.cn/pai8848  作者:邱文权  本页面已被访问 3112 次

官腔年年有,牛年特别

 “这个事情不好再说太细……”——1月,央视记者追问天津市政管理局规费处副处长刘某5年来贷款道路建设通行费款项的去处时,刘某面对镜头意味深长地说。

老权曰:说太细是要掉乌纱帽的。

 “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 2月18日,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为看病难和看病贵“把脉开方”,他认为,觉得看病贵是国人的价值观在作祟。

老权曰:可能曾副局长说这话的时候太紧张,忘了在中国后面补上官员二字吧,导致他得罪了全国的平民百姓。另外,正常情况下,一个卫生局的副局长有必要、有能力走遍全世界么?是公费旅游去了吧?

 “赔了都算我们的!”——3月,全国各地都在积极保增长、扩内需,廊坊也不例外,凭着处于京津间的地理优势,廊坊市市长王爱民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发布了他的招商口号:“房地产商来我市投资,赚了算他们的,赔了算我们的!”

  老权曰:因为赚的是你王市长个人的政绩,赔的是全体纳税人的银两。 

 “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3月,“两会”期间,《财经网》记者问某全国政协委员、省部级高官“你怎么看待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时得到的回应。

老权曰:因为老百姓的钱不是你给的,而你的钱是老百姓给的。

  “人民网算什么东西?那是电子垃圾,人民网记者都是混蛋!”——6月,河南某国土局长就“国土局截留挪用该市400余万元国拨土地复垦资金为职工买家属楼”问题对农民施工队放言:“你们找了新闻媒体又有什么了不起?以前来的几家不也让我们摆平了吗?《人民日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你们几个农民施工队还想告倒我们土地爷,真是笑话……人民网算什么东西?那是电子垃圾,人民网记者都是混蛋!”

老权曰:是的,人民网记者是混蛋,专门来砸死你们这帮混官的。

 “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6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就某经济适用房用地违规建别墅一事采访时任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的逯军时,被其劈头这么一问。

 老权曰: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已没资格再做一名党员了,所以记者无论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都不会替你说话。

 “有你好看!”“你敢叫我在新华网上曝光,我就叫它关闭!”——6月,济南天桥区某小学领导宴请官员。当地文化主管部门官员郝某借着酒劲拉倒女教师要求其陪酒,被女教师拒绝并扇了一个大嘴巴。郝某气急败坏地说:“你敢打我,你等着,我可是主管文化的干部,有你好看!”一样出语惊人的是济南市天桥区文化局局长,当有媒体记者前去采访此事时,该局长称:“我是管文化的,你敢叫我在新华网上曝光,我就叫它关闭!”

 老权曰:提供给中科院生物所一个绝佳研究课题:国家干部队伍基因突变,人皮之内竟藏异形禽兽。

 “准备抓两个网民,公开审理一下。”——网帖披露,6月23日下午,湖北南漳县委组织部召开网络问题吹风会,决定投入20万元成立南漳新闻中心,以应对近几个月南漳出现的网上负面新闻,并且“准备抓两个网民,公开审理一下,对别有用心的网民起到一个震摄作用。”

老权曰:时代进步了,社会文明了,《封神榜》中的炮烙变成新闻中心了,殊不知炮烙正是商纣自取灭亡的加速器。

 “你们中央台的记者管的也太多了吧,你问的事我一概不知道!”——7月,明令关闭的煤矿仍在非法开采,面对记者的采访时,陕西横山县委书记苏志中说。

老权曰:全国人民都希望你下台的事你不会不知吧?

 “法院是习惯性这么做的。”——7月,因“非法用摄像机录制法院的执行活动”而被拘15天的马耀军来到枣阳法院院长田玉斌的办公室讨说法,却被告知“我可以摄你,你不能摄我”,虽然没规定说拍摄执法可以拘留,但“法院是习惯性这么做的”。

老权曰:上级政府若有良知,当允许马耀军刮田玉斌15个大嘴巴,然后马对田说:我可以刮你,你不能刮我,我是习惯性这么做的。

 “已阅。”——8月,宁波网民向区长信箱反映居民出行难问题。过了6天,等来网上回复,就两个字:“已阅。”

老权曰:人民公仆太辛苦了,竟然还要阅读百姓信件。

 “球信息公开,这里没有什么信息可公开。”——27岁的王清向181个行政部门提交7项政府信息公开书面申请,在规定期限里,只有不足1/10的单位有回音,他却反被某些部门质疑为收集情报的间谍。8月,一个领导以此话“接待”了他。

老权曰:这个领导可谓得了鲁迅先生的真传,说了句反语,恰恰从反面说明了这里的信息都见不得人的道理——来呀,有请上级纪检部门拿下!

 “我们是有身份的人!”——10月6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某团长夫人于富琴在敦煌莫高窟旅游时,因不满触碰壁画遭阻,与随从人员扇了解说员两记耳光。当几名莫高窟的保安人员将于富琴带到办公室询问情况时,于富琴反诬讲解员打了她们,并想强行离开现场,当保安人员请她到旁边的办公室等待公安人员的到来时,不料想于富琴的丈夫说:“这里不就是一个景点吗?不就是一个小服务员吗?我们是有身份的人!几分钟的一个小事,你们不要把事情搞大了。”

老权曰:大家都知道,你们的身份是流氓兼人渣。

 “你哪个单位的?”——10月,十一届全运会赛前,网上“预测”了本届赛事跳水比赛所有金牌并全部应验。当记者就此采访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国家跳水队领队周继红时,她先后两次如此反问记者。

 老权曰:俺跟你爹一样,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

 “是不是拉屎也要告诉你?”——10月27日,广州媒体采访广州天河交警大队就封闭部分行车道是否应该征询市民意见的时候,新光快速路有限公司一位姓梁的经理突然发火,发出了雷人之语。

老权曰:拉屎就不必告诉了,但你被撤职的那天别忘了告诉大家呵。

 “你是不是党员?”——11月4日,郑州一都市报刊登一篇调查稿《“养犬办”被指只管收钱不管事》,文中记者质疑1200万元的养犬管理费的去向,并联系上预算外资金管理局城建处处长王冠旗。“你是不是党员?”王冠旗质问记者:“如果你要采访这笔费用的开支,就必须获得我们局党委和新闻发言人的批准!办公室让你直接采访我是违反规定的!”

 老权曰:你是不是人民公仆?你是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

 “我是党员和公务员,月薪20多万,赔个铁门有什么了不起!”——11月7日23时15分左右,广州市海珠区东晓南路晓南一街20号居民楼下,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小区的围墙和铁门被撞飞了!肇事的是一辆“粤O”车牌的轿车。出来查看的街坊发现,车上两人满身酒气,其中一中年男子态度嚣张,不断向街坊叫骂,并叫嚣:“我是党员和公务员,月薪20多万,赔个铁门有什么了不起!”

 老权曰:不愧是“O”字牌的,说个醉话都这么牛逼。只是你这月薪20多万怎么来的,干不干净?另一方面,就冲你这月薪20多万,一批又一批的志士必将满怀激情报考公务员,挤破头亦在所不辞。

 “本来就不是你的钱。”——11月12日,面对各方对“绩效工资”的质疑,广东省人事厅工资处负责人发出雷人回应:“(教师工资)本来就不是你(教师)的钱”、“绩效工资不意味着涨工资”。而就在两天前的11月10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王定华做客人民网,他的说法却是:“绩效工资从2009年1月1日起实行,体现的是涨工资的精神,就是每个人比以前的钱多了,更提高了广大教师投身教育教学的积极性。”

老权曰:依此类推,你的房子本来不是你的,你的车子本来不是你的,你老婆也本来不是你的……你这种水平的人都能混进省政府,教师们还能对广东教育抱啥希望?

 “你就是放屁!”——11月,山东日照一老人去东港区卫生局讨要本应属于他的养老钱,没想到卫生局丁明真局长(女)上来就一顿猛呛:“你不是很厉害吗,都去法院了。”老人回应:“是你们逼的。”没想到丁局长当即破口大骂:“放屁,我们没有逼你!”老人问:“你怎么骂人?”丁局长说:“你就是放屁!”老人说:“你这么骂人,你能坐好你的局长位子吗?”丁局长说:“我的位子很稳,不用你操心!”

老权曰:悄悄地告诉你,自从你放出这段屁话,你的位子已经不稳了,因为大把人想操。

 “这我还管不了,一楼二楼别去啊,要去就去(跳)五楼。”——11月5日下午,66岁的河北承德市下二道河子村民王秀珍来到牛圈子沟镇的政府办公楼,就政府野蛮拆迁问题向党委书记史国忠哭诉:“史书记,您别走,您这儿都不管了,我去找谁,要我去跳楼啊!”史国忠当即作出上述回应。

老权曰:该跳楼的绝对不是王秀珍。

 “你跟政府对抗,那肯定触犯了法律,那肯定要处理的。”——11月,上海闵行区领导就拆迁民房拟建大虹桥对一些不“配合”拆迁的居民“开导”,华漕镇副镇长高宝金如是说。

老权曰:老百姓识字少,就别对他们说得这么斯文啦,直接把政府法律换成得了。

 “在大草原上拉了一堆屎,有点臭,算不算污染?”——11月17日上午,《江西日报》记者就东乡县日久公司的污染问题采访一名姓艾的园区环保官员,该官员认为“污染应该不大,会有一点,外国的食品卫生标准订得比中国高,但咱中国的食品吃了也不会死人”,甚至口出雷人之语:“在大草原上拉了一堆屎,有点臭,算不算污染?”

老权曰:不算,但拉在你家电饭锅里要算。

 “这事你应该向着政府说话!”——因拖欠承包商200多万元工程款,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梨树镇政府办公楼竣工6年一直未能投入使用。承包商表示,政府不还钱,肯定不让其入驻新的办公楼。11月30日上午,在未按协议还清承包款的情况下,梨树镇政府工作人员和警察剪断了承包商设置的门锁,强行入驻办公楼。记者采访时,遭到梨树镇政府工作人员和警察的阻挠。一镇政府工作人员对记者称:“这事你应该向着政府说话!”

老权曰:一个以民为本、诚实守信的政府,我们可以为之说话,然而贵镇政府显然不合这个条件。

 “这点小事也找我?”——12月,安徽霍邱县临淮岗乡淮河大堤上,生活垃圾绵延至少400米,大冬天里也苍蝇乱飞,该县环保局长雷庆明在接受采访时如此呵斥记者。

 老权曰:那么什么是大事?只怕你心中的大事是见不得人说不出口的吧?先找你是给你面子,你若不要面子,我们只好找你的上级喽。

 “再不停止举报,就要查你,查你的亲戚,查得你们不得安宁!”——12月,继被爆购买百万豪车后,内蒙古贫困县阿荣旗检察院检察长刘丽洁再次被当地网友举报修建豪华办公楼,而检察院原办公楼才建两年。当地政法人士还告诉《新湘报》,刘对当地网友的批评很恼火,并警告一些她认定的“举报嫌疑人”如此说。

老权曰:你太笨了,说了此话,证明你害怕举报,而一个清正廉洁的官员会害怕举报吗?会吗?……中央纪委该给你颁一张勇于自我揭发的奖状了。

(以上事件资料来自全国各大报刊及网络)

老权科研室

200912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在此等候
发表人邮件:363033772@qq.com发表时间:2009-12-21 0:44:00
通篇看了这篇文章, 感觉这些人其实是最不会打官腔的。他们迟早会为自己的这些“豪言壮语”付出代价的。
发表人:水无痕
发表人邮件:609987484@qq.com发表时间:2009-12-18 12:41:00
中国如果多点像老权这样的人就好了。
发表人:Claire
发表人邮件:125262525@qq.com发表时间:2009-12-17 13:19:00
把这些人渣一个个枪毙掉!
发表人:月圆中秋
发表人邮件:470011648@qq.com发表时间:2009-12-16 22:44:00
很佩服作者的智慧,把这些最牛官腔收集在一起,并给出了最精彩的点评和最有力的回击。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缘之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人:“心缘之梦”作者群:QQ19246403
备案号:豫ICP备11003099号